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訊第十日】潘焯鴻:剪鋼筋港鐵早知情 禮頓監督人員港鐵巡視時才出現

2018/11/2 — 14:48

潘焯鴻

潘焯鴻

調查沙中綫紅磡站結構問題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今天繼續研訊。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盤問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時指,潘焯鴻早前供稱,其下屬於2015年7月發現有人剪鋼筋後已向港鐵匯報一事,並未在今年施工醜聞被揭發後,於中科發出的新聞稿中提及,亦無其他中科文件可佐證,質疑港鐵當時根本不知情。

Boulding又認為,如果港鐵當時已得悉有剪鋼筋如此嚴重的事件,他們不可能沒有和禮頓跟進。

不過潘焯鴻堅稱,港鐵當時已得悉有人剪鋼筋一事,並指在港鐵於今年6月15日向政府提交的報告當中,亦有引述港鐵前線人員承認,曾收到工程人員反映有工人剪短鋼筋,強調自己所作的證供一切屬實。

廣告

至於Boulding又問及,為何潘焯鴻在2015年8月從下屬口中得知,在7月時看見有穿著禮頓制服的工人剪鋼筋時,他不是即時向禮頓報告,而是叫下屬直接向港鐵報告。潘焯鴻則解釋,那是因為工程的驗收工序是由港鐵進行的,「當時我仲好依賴同尊重港鐵的驗收制度。」

潘焯鴻又指,雖然禮頓有派監督人員在地盤駐守,但禮頓的員工不會依照規矩全程監督扭螺絲帽的工序,「他們會坐在科文房,他們會出去飲茶,除了港鐵來的時候,他們不會出現的。」潘又指,如果他當時看見有分判商泛迅的工人剪鋼筋,他會選擇向禮頓匯報,但如果看見是禮頓員工剪鋼筋,他則認為應該直接向港鐵、即負責做驗收的人匯報,才能做好把關。

廣告

潘焯鴻:泛迅管工一度阻拍照

至於Boudling質疑,為何潘焯鴻沒有親自向港鐵匯報,而是吩咐下屬匯報,潘焯鴻則表示,那是因為他並非親眼目睹2015年8月那次剪鋼筋事件的人,他亦不清楚在那一次具體有多少鋼筋被剪。潘焯鴻又指,他在同年9月亦有將事件向禮頓的監督人員蘇耀華及Khyle Rodgers匯報,當時二人承諾會阻止類似事情再發生,但他自己之後亦有再目睹剪鋼筋事件。

潘焯鴻作供時又提及,他自己在2015年8月巡查地盤時亦目睹有工人剪短鋼筋的螺絲頭,並有拍照記錄,他當時憑對方身上的禮頓制服,認為對方是禮頓工人,但他後來才得知泛迅工人有時也會穿禮頓制服,因此現時無法確定對方是禮頓還是泛迅聘請的工人。潘承認,他當時沒有上前查問對方身份,也沒有問題他們為何剪鋼筋。潘又供稱,當他想拍攝記錄剪鋼筋的工人時,有一名名為Joe Cheung的泛迅管工一度嘗試阻止他拍照。

不過代表泛迅的大律師莊君如質疑,為何潘焯鴻沒有搞清楚是誰在進行犯法行為,就走去投訴,潘焯鴻則表示:「如果是中科員工,我一腳踢落去添!但這個是其他公司工人,我唔會干涉。」

莊君如又指,根據潘焯鴻的供詞,剪短一條鋼筋需時約一分半至兩分鐘,但根據泛迅人員的證供,將一條鋼筋扭進螺絲帽內只需大約30秒,質疑泛迅有何誘因剪短鋼筋。潘焯鴻則指,這是因為如果有人代替泛迅工人進行剪鋼筋的工序,但泛迅仍可根據原本分判合約獲得報酬的話,泛迅就可以省下聘請人手的成本。

潘焯鴻今日亦再次提出,紅磡站剪螺絲頭的問題涉及有人貪污,但他正協助廉政公署調查,不能就案情多作披露。但莊君如指,潘焯鴻受《調查委員會條例》保障,不會因其證供遭到起訴,潘焯鴻則表示,自己有法律碩士學位,不同意莊君如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