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訊第11日】指三次巡地盤提剪鋼筋遭港鐵質疑 潘焯鴻:禮頓曾口頭承諾中科免責

2018/11/5 — 19:56

沙中綫紅磡站擴建工程調查委員會繼續聆訊,由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潘焯鴻繼續作供。他指在 2015 年 9 月曾經見到時任港鐵沙中綫項目總經理胡宏利 3 次,明確向他指出紅磡站有人剪鋼筋。港鐵代表英國御用大律師 Philip Boulding 質疑,據禮頓的出勤文件紀錄,2015 年 9 月共有四個星期一,但潘焯鴻只有 2 個星期一在場,不明白潘焯鴻如何三度在工程現場見過胡宏利。Boulding 又引述胡宏利的證供指,直至去年 1 月才獲潘焯鴻知會,紅磡站地盤有剪鋼筋。

潘焯鴻回應事實並非如此,認為港鐵的紀錄不可靠,並稱會有文件證明禮頓的紀錄不真確。Boulding 質疑,任何與潘焯鴻有矛盾的紀錄都被他指為不可信,形容潘焯鴻要像鬼魂般出入工地,才符合他的說法。

潘焯鴻與港鐵胡宏利證供有矛盾

廣告

Boulding 又引述胡宏利的書面供詞,胡宏利只是間中見到潘焯鴻,亦無聽聞過鋼筋工程有問題,胡宏利指潘焯鴻只提及工程安全、質素及資源問題。Boulding 指胡宏利的書面供詞沒有提及鋼筋工程,認為潘焯鴻在 2017 年前沒有提及,潘焯鴻不同意,稱胡宏利有主動問及鋼筋工程是否有問題。

潘焯鴻又指在2016年10月禮頓代表態度突然改變,變得不合作,而之前一直希望和禮頓解決剪鋼筋問題。他在2016年10月後決定通知港鐵,直接通知時任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Boulding 指剪鋼筋屬嚴重不當行為,即使中科與港鐵沒有直接商業關係,中科都應該及早通知港鐵。他又引述黃唯銘的書面證供指,與潘焯鴻的對話只涉及總承建商禮頓拖延中科的薪金,無人提及剪鋼筋,Boulding 指如果出現剪鋼筋如此嚴重事件,黃唯銘一定會在證供提及。

廣告

Boulding 又指如果有人剪鋼筋,潘焯鴻必定會在每周定期的項目會議中,向港鐵代表提出,他質疑潘焯鴻從來沒有提及事件。潘焯鴻回應,指自己於 2016 年 10 月才參與項目會議,當時工程進度有壓力,加上中科只是列席會議,沒有發言權,而且會上只有高級工程師,而他當時已一直向港鐵高層工程人員反映,認為毋須在會議上向較低級工程人員交代。

潘焯鴻指南北走廊連續牆有問題

聆訊又提及紅磡站擴建月台東面連續牆結構安排,潘焯鴻指連續牆以及與鋼筋佈置圖相比,有很大轉變,又指連續牆頂部被禮頓人員削尖後,連續牆不符原設計的高度水平。他指連續牆頂部削尖,沒有露出鋼筋,但在落石屎前情況亦沒有改善。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此時關注中科落石屎的工序,是否滿意當時情況。

潘焯鴻表示不滿情況,曾要求禮頓解釋,禮頓當時回應指是按修改後圖則施工。潘焯鴻又披露,雖然傳媒及聆訊至今都認為只涉及東西走廊的結構,但中科同時發現南北走廊連續牆的螺絲帽亦有問題。禮頓的法律代表質疑,潘焯鴻展示有關問題螺絲帽的相片令人混亂,又指有關相片的反映的情況已在不合格報告反映。

潘焯鴻又提及中科與禮頓簽署的保密協議中,禮頓曾口頭答應為中科加入免責條款,禮頓會修復所有工程不足。潘焯鴻指禮頓當時稱紅磡站工程錄得赤字,口頭向中科承諾會在「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中,補償中科在紅磡站的損失。潘焯鴻承認當時仍然決定簽署保密協議,因為雙方氣氛好轉,他認為禮頓可信,而且禮頓高層知悉工程問題,甚至親眼目賭現場剪鋼筋情況,他承認自己當時相信禮頓不會反口。

他憶及在 2016 年 10 月,禮頓已經開始拖欠中科在紅磡站約 1700 多萬元款項,雙方其後簽訂協議,但禮頓卻沒有依時付款,中科最後決定停工。

雙方其後再度會面,潘焯鴻指禮頓當時表明已經準備好款項,要求中科復工,而且不再提及剪鋼筋事件,同時要求中科在「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的致命工業意外中合作,包括控制中科駐蓮塘口岸工程員工的口供內容。潘焯鴻承認中科計劃上市,堅持要找出致命意外的真相,以免影響上市,所以拒絕禮頓要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