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碼頭工潮的回憶

2016/4/2 — 14:10

資料圖片:2013年碼頭罷工,圖:職工盟(HKCTU)

資料圖片:2013年碼頭罷工,圖:職工盟(HKCTU)

我之所以比較走在社會參與的前綫,起點可從三年前葵涌貨櫃碼頭的這場工潮說起。當時跟着我的學生到碼頭探訪工友,赫然發現在今日所謂先進的社會,竟有人的聘任條件這麼差,而處身同一社會的人竟然亳不知情!

而我亦第一次發覺「剝削」、「欺壓」等術語亳不足以形容眼前的荒謬,腦袋中只浮起「賣血」、「賣命」等更淒慘的字詞。訪問工友後心裡很震撼,回家後寫了這篇感想,也讓我第一次見識到面書的威力。

其後我真心覺得只要能幫工友的都應該盡量幫忙,於是便冒着雨跑去舊生們在旺角的街站幫手派傳單。那是我第一次派傳單,感受很深,也加深了我對這些學生所做的事的一些理解。

廣告

猶記得開頭把傳單遞到途人跟前時,反應很差。很少人接不在話下,途人更往往投來一臉鄙夷的神色,彷彿我滿身病菌似的。回憶起來我好像從未試過在別人臉上反照出這樣的反應。那些平日對我恭敬有禮的年輕人,現在顯得趾高氣揚,那些和顏悅色的家長,現在對我則好像見鬼似的。

廣告

然後我看看我的舊生們,卻一個個業績標柄,傳單銷量奇佳。「你要用誠意而堅定的目光望着對方微笑,令他感到不收你的傳單的話你不會罷休,並說一兩句客氣而能帶出重點的話。」我向她們請教心得時一位舊生如是說。

我學着學着,開始上手,終於體悟甚麼叫做離地。平日課室內上課,無論我教得再好,學生之所以耐着性子聽課,很大程度是源自課室內的權力關係。當這重權力關係一瓦解,現在街站隨便一位太太聽我講一句悉心構思的說話,仍會對我鄙夷萬分。原來許多說話,是因着權威我們才會聽得入耳,失去了這層光環,要把事情說得合理,短時間內令人認同,是非常考功夫。

派傳單的工作竟是這樣考意志考智慧也考體力,帶着點嬉戲的心態,我覺得頗有趣味。然後我再看我這群把這些工序做得這樣嫻熟的學生們,想到他們平日因為做這些事情所承受的目光,和一句句「廢青」的指責,想到他們如何把自己修練得更加好去做好這件卑微的事,我心裡卻不再覺得好玩,而對他們多了一份了解與敬意。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