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碼頭罷工兩周年 —「罷工好有用!」

2015/3/27 — 14:46

圖:資料圖片

圖:資料圖片

2013年春天,李嘉誠的和黃集團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的外判工人,不滿自1997年來薪酬有減無增,且多年來工作環境惡劣,終於忍無可忍,發起工業行動。在濕冷的3月28日上午8時許,貨如輪轉的葵涌貨櫃碼頭內,約百五名工人率先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展開歷時40日的罷工。

罷工結束後,有工人已經轉換崗位,有人離開碼頭轉行,有人則繼續在同一個海上搏鬥。

兩年過去,工人的薪金累計增加19.9%,但有工人認為仍然未追得上多年以來的通帳,強調仍有上調空間;工時仍然長,工作空間硬件雖稍有改善,但工人依舊辛勞。不過,他們同聲肯定,當初的罷工行動是有用的。

廣告

*     *     *

這天早上甫見Ken哥時,架起眼鏡穿著整齊的他正在沖泡一杯特濃咖啡,禮貌周周地表示剛剛工作完12個小時,還未休息。談到碼頭的最新狀況,駕駛「麻鷹機」(貨櫃推高機)的他指出,雖然罷工之後,待遇和工作環境硬件稍有改善,例如休息室增加床舖、浴室熱水設施、流動廁所等,但他認為只是小恩小惠,「畀少少出嚟,改變少少,美化圖畫,實質冇改變過」。

廣告

他指,工人的生活在罷工後其實沒有太大改變,因為工時仍是十分長,只是薪金較高,「只係用時間買錢」。尤其在吊機手方面,他們身體很多都出現勞損,頸和腰椎都有問題,例如椎間盤突出,壓到神經線,令工人疼痛難當,有些甚至要做手術。

對工人因長期工作和姿勢而產生的勞損問題,勞工處卻不肯作出深入調查,只稱可以安排工友看職業治療診所,還搪塞說平時生活上也有很多因素影響腰背勞損,Ken哥認為這根本是逃避責任。在職業安全方面,勞工處稱會定期做檢查,卻只是檢查安全帽、安全鞋、反光衣等設施,卻沒有針對性地檢查工作環境和姿勢。

Ken哥指,碼頭內的工傷死亡事故依然多,去年在碼頭中因工作意外去世事故有4宗,而撞車等工業意外,依然每日都有發生。前者他認為部分是管理層的錯,即有管理層員工給錯指令,令意外發生;其餘大部份車禍相信是開工時間太長、碼頭內流量太密集之故,「好彩嘅就淨係部車有事,如果唔係就個人有事,一日兩三單有咩咁奇」。

HIT設獎金制 加大「驢子面前的紅蘿蔔」

他認為,工會未來爭取縮短機手工作時間,和改善工作姿勢,以減少工傷和勞損。

HIT在罷工後,由高壓政策轉而採軟性策略,以增加工人的「工作效率」。當中包括推出獎金制度(前線員工績效計劃),以及揀選少部分外判工人轉做HIT直屬員工。不過,Ken哥形容這只是加大吊在盧子面前的「紅蘿蔔」。

Ken哥示範碼頭機手工作時的姿勢,並稱這姿勢往往需要維持12小時,令很多機手都有腰頸勞損等問題。

Ken哥示範碼頭機手工作時的姿勢,並稱這姿勢往往需要維持12小時,令很多機手都有腰頸勞損等問題。

罷工後,工人在2013年加薪9.8%,去年則加「6+4.1」,意即底薪加6%,然後有獎金4.1%。雖然Ken哥指獎金很容易拿得到,卻難以計算,同時亦令公司更加理所當然地以「多勞多得」的理由,不斷催促工人做多點、做快點,「喂有獎金喎,催你都唔會咁多聲出」。

其次是HIT會挑選一些年輕、工作效率高的員工,尤其是機手,轉做「公司工」,令外判工十分渴望,「有比賽心理、比較心理,有推動力,會令啲人更落力做,我聽過有人12個鐘做200粒(貨櫃),平均1個鐘頭做18粒,好誇張!」

轉為「公司工」有何吸引之處呢?Ken哥解釋,雖然外判工的薪金表面上較「公司工」高,但平均工時長很多,大多要連續工作12小時,只有很少機會工作8小時,而且完全沒有福利,「公司工福利很好,有飯堂、有勞工假、有公司車接、睇醫生唔使錢,但外判工就『百無』」。

「有獎金,又有機會可以轉做『公司工』,咪更加大個利誘,舊紅蘿蔔更大舊,成塊面都係紅蘿蔔(吊在驢子前面、用來引誘牠不斷工作的紅蘿蔔)!」但Ken哥不禁質疑,為何大家不著眼於一同爭取與公司直屬員工同等的福利與待遇呢?

腰背勞損嚴重 「揸機做12個鐘,好大鑊」

那麼當初的罷工是否有用?Ken哥肯肯地說,「罷工一定有用」,最少令HIT開始聆聽他們的訴求,公司和工人之間有溝通,「雖然大多沒有正面回應我哋,但我哋都會書信畀佢,佢最少會回覆,有反應,好過以前咁黑箱,唔睬你」。

他又認為,工人在罷工期間或之後,雖然很多仍然害怕失去工作而不敢加入工會,但已經學懂反映意見和訴求,例如在Facebook或Whatsapp群組表達工作上的意見,或需要改善的地方,亦學會需要爭取自己的福利。他希望工人可以堅持到底,支持自己,「你唔改變自己嘅生活狀態,咪繼續做鵪鶉囉,冇辦法架喎!」

Ken哥相信,工人知道自己可以發聲,從大勢看來,工人的知識較以前提高了,更了解自己權益,並漸漸洗脫了從前那種「出聲就會畀人炒」的思想,「夠膽講嘢咗,敢講咗,(表達意見)恆常咗......雖然碼頭話唔畀影相,但大家都係照影,放上網,有圖有真相」。

他又指,公司經常會做很多「小動作」,但經歷罷工一役後,工人之間的溝通和聯繫有所增加,因此可以互通消息,對大家不同公司的福利有何分別都會知道,「而家正所謂,碼頭冇秘密!邊度發生咩事,大家都知,個景象好咗好多」。

*     *     *

阿四曾經站在罷工前線,罷工後,由橋邊理貨員轉做驗箱員,毋須再長時間日曬雨淋,但工作時間仍然長,一開工就24小時,返8點放8點,然後休息兩天,已經不如從前那麼辛苦。

他透露,罷工後HIT成立了支援小組,跟進工人情況,「成日落嚟跟下啲嘢,問下你,開下會,(講下)待遇呀咁」,同時這兩年臨近加薪時期,都會派一些嶺南大學的學生到碼頭,逐一跟工人做問卷調查;公司又稱,兩年後會興建工人宿舍,讓工人可以休息。不過,他認為這些都只是表面工夫,「一定係做個樣囉」。

對目前的他來說,與控制塔公司直屬員工溝通是最大的困難,「捽數捽得好勁... 但要快唔一定要嘈先快架嘛」。此外,由於HIT出現退休潮,很多新近聘請回來的管理或行政人員都很年輕,經驗不足,與碼頭工人在溝通上產生很多麻煩,「大家諗嘢方法都唔同,佢哋就為公司,因為HIT有花紅分架嘛。」

曾闖頒獎台申訴 工友:工人要多溝通

因應工種的轉變,阿四的工作環境亦有所改善,但他知道「揸機」的工友仍然工作得十分辛苦,原因是需要長時間維持不正確的姿勢,「其實揸機最多只可以做8個鐘頭,唔可以做12個鐘頭,(否則)好大鑊!冇辦法,判頭就係咁」。

對於去年開始實施的獎金制度,阿四坦言很多工友都認為很難計算,「(獎金)可收可減架嘛... 其實我唔知佢點計」,很多工友都不清楚自己的薪金實質應該是多少,甚至有聽聞過有外判工友被藉口扣起獎金。

經歷過罷工的碼頭工人阿四認為,碼頭內的工人太少坐下來溝通,要團結,一定要多點互相溝通。

經歷過罷工的碼頭工人阿四認為,碼頭內的工人太少坐下來溝通,要團結,一定要多點互相溝通。

2014年4月25日的「2012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禮」上,年輕導演盧鎮業(小野)邀請阿四,在其獲頒藝術新秀獎時一同上台,向台下高官和建制派議員講出當時罷工工友心聲,並高呼「希望大家可以團結,香港工人可以團結」。

如果再來一次,阿四表示,還是會上台講話,但他不認為這樣做有作用,「政府都做唔到嘢,(香港)整個工作環境都愈來愈差」。反之,他跟Ken哥一樣,認為罷工在爭取權益方面非常有用。

但罷工能增加工人爭取權益的自主性和自覺性嗎?阿四顯得較悲觀,指很多工人擔心被秋後算帳,因此不會加入工會再抗爭,「有秋後算帳架嘛!畀人玩到謝咗,轉工又冇人請...... 表面風光,其實好黑暗」。因此,他寄語工人一定要團結,「要多啲出嚟溝通多啲,一定要溝通。」

兩年前,阿四曾在年輕導演盧鎮業(小野)邀請下,闖上香港藝術發展獎的頒獎台上,向台下高官和建制派議員講出當時罷工工友心聲,並高呼「希望大家可以團結,香港工人可以團結」。(圖:網上片段截圖)

兩年前,阿四曾在年輕導演盧鎮業(小野)邀請下,闖上香港藝術發展獎的頒獎台上,向台下高官和建制派議員講出當時罷工工友心聲,並高呼「希望大家可以團結,香港工人可以團結」。(圖:網上片段截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