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碼頭罷工兩周年 — HIT公關騷 工人憤怒

2015/3/27 — 14:30

資料圖片:2013年碼頭罷工,圖:職工盟(HKCTU)

資料圖片:2013年碼頭罷工,圖:職工盟(HKCTU)

臨近葵涌貨櫃碼頭工潮兩週年的3月初,各大傳媒開始出現關於貨櫃碼頭的報道,內容不是指碼頭是個充滿兄弟溫情、多勞多得的地方,就是指碼頭工作並不特別辛勞,考牌容易,連嬌小女性都可以勝任。看到這些報道,碼頭業職工會總幹事洪俊毅稱,很多工友感到「好嬲」,質疑「玩呢啲公關show,咁點解唔真真正正做好職業安全呢?」至於罷工行動後,工人可罕有地連續兩年加薪,順利爭取工作環境和待遇有所改善,洪坦言是延續罷工的剩餘力量,成功爭取的,都是建基於工人罷工時所造成的壓力,令公司必須回應工人訴求。

本月9日,最少10份本地報章都有報道「首名持牌女吊機手」畢業後加入碼頭、輕鬆在8周入考取3個機手牌照的故事,報道更特意形容她「身形嬌小、聲線柔弱」,塑造碼頭工作十分輕鬆的畫面。

廣告

洪俊毅相信,黃集團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欲一次過淡化2013年碼頭罷工時那種「黑暗帝國」形象,而且由於HIT員工開始老化,相信希望藉公關工程吸引年輕人入行。他指,目前得知HIT有4個傳媒宣傳計劃,在無綫有兩個電視節目、路訊通一個職安節目,以及一個報章故事。工會質疑,HIT與其投放資源「搞公關show」,為何不做好工時規劃、人手編制、職業安全,「你一更24小時,點吸引年輕人入行啫!」又指即使有年輕人肯入行,他們在得知實況後都會很快辭職。

他又指,報道中該名叫Jenet的女員工,其實不是機手,而是見習管理層。對於報道提及她「考牌時亦經歷8小時在吊機工作的生活,長時間從20米高處向下望,吊起貨櫃,令她感到腰痠骨痛」,洪感到不滿,表示「呢個好明顯係一個問題啦!妳唔係日日做喎,咁嗰啲(工友)日日做12嗰鐘,條腰咪玩完囉!」

廣告

他亦無奈笑指,Jenet受訪時拍照的駕駛倉是「銀色閃令令」的,其實只是放在地上的「示範單位」,根本沒有連接任何機器;但真正的駕駛倉裡面其實貼滿膠紙和膠袋,因為裡面的冷氣機滴水,甚至可能令機器短路,十分危險,而且十分污穢,「係完全唔閃令令,只有黑忟忟」。他表示,工友看到報道後都很生氣,質疑「上年死咗4個工友,你而家玩呢啲公關show,咁點解唔真真正正做好職業安全呢?搞呢啲有鬼用咩!」

本月9日,多份本地報章都有報道「首名持牌女吊機手」畢業後加入碼頭、輕鬆在8周入考取3個機手牌照的故事,當中《都市日報》以頭版報道。(原圖:都市日報網上版截圖)

本月9日,多份本地報章都有報道「首名持牌女吊機手」畢業後加入碼頭、輕鬆在8周入考取3個機手牌照的故事,當中《都市日報》以頭版報道。(原圖:都市日報網上版截圖)

工友待遇改善方面,洪俊毅指出,自罷工後碼頭曾加薪兩次,除了第一次的9.8%,去年在底薪和獎金合共亦加了10.1%;工作環境方面,休息、洗滌、如廁等設施有改善,食飯時間工友可以自行選擇,無薪停機食飯1小時,或不停機食飯15分鐘但有「meal錢」。此外,工會亦逼使HIT公布「惡劣天氣下工作指引」,即八號風球或黑色暴雨一定停機,並有車接送工友離開;而去年的一次八號風球懸掛前,工友都可以離開工作地點。

對於這些工作環境改善,他表示:

「工友待遇好咗,職安公司都著緊咗,但(去年)有4單嚴重工業意外,我哋都覺得係多嘅... 至於薪酬,我哋都係延續緊罷工喺股剩餘力量,會繼續做,嚟緊都要睇今年加人工係點樣,但我哋好相信,爭取到咁多嘢,包括兩年加薪,喺碼頭係好罕見,連續兩年加薪以前冇出現過;設施嘅更換、惡劣天氣下工作指引等呢啲嘅成功爭取,其實都係建基於嗰時罷工所造成嘅工人壓力,令老細或者外判,其實都擔心碼頭穩定,而必須要回應呢啲合理訴求,所以我哋先會咁順利。」

至於工作環境仍有不足的情況,工會最近較關注起重機械的駕駛室設計,以及機手工時問題;亦有關注不同外判公司的待遇差別情況。此外,有很多工友反映,新設獎金制度的計算方程式太複雜,工會正在觀察;同時有工友提出,希望福利待遇可以開始向「公司工」看齊,例如年尾花紅或獎金。

被問到罷工後有否秋後算帳情況,洪俊毅指,碼頭對於運用僱主權力較肆意,「炒人係好簡單,亦都好亂嚟... 簡單嚟講碼頭對於勞工法例嘅執行唔係好文明」,但不認為仍有針對罷工的情況。

洪俊毅表示,真正的駕駛倉並非如報道中般「閃令令」,而是十分污糟,而且滴水。(圖:碼頭工會提供)

洪俊毅表示,真正的駕駛倉並非如報道中般「閃令令」,而是十分污糟,而且滴水。(圖:碼頭工會提供)

洪俊毅表示,真正的駕駛倉並非如報道中般「閃令令」,而是十分污糟,而且滴水。(圖:碼頭工會提供)

洪俊毅表示,真正的駕駛倉並非如報道中般「閃令令」,而是十分污糟,而且滴水。(圖:碼頭工會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