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示威時爆粗有無問題?

2015/10/7 — 9:50

由於有示威者轉到沙田站,港鐵大堂亦有十多港鐵職員駐守。

由於有示威者轉到沙田站,港鐵大堂亦有十多港鐵職員駐守。

早前,因港鐵職員不准許一名攜帶古箏的女學生乘搭,引起坊間非議。上週六,過千名網民響應網絡號召,集體攜帶樂器到大圍站,一邊奏着樂器,一邊抗議港鐵的執法行動。與此同時,有部份反水貨客的示威者到場抗議,批評港鐵執法不公,只敢抓違規港人,卻「放生」水貨客。

抗議期間,有兩名示威者因發現車廂內有人疑似攜帶大型行李,擋着車門不准列車駛走,並要求港鐵職員即時進內量度行李尺寸。事件被乘客拍下放上互聯網,從片段中所見,示威者曾跟乘客發生肢體碰撞,擾攘了近十分鐘,車內其他乘客的旅程也因而受阻。

今次禁止乘客攜帶大型樂器進入港鐵的解決方法,其實並不困難。港鐵大可參考其他地方的經驗,例如容許乘客本人、所屬樂團或學校申請豁免,或者規定攜帶大型樂器者,需付兩人車費。事件本屬小事一樁,鬧大原因是有本土派乘機打擊水貨客,營造港鐵執法不公的形象,乘客攜帶大型樂器能否獲得豁免,似乎不是他們的關注重點。雖然這樣說會得罪人,但部份本土派的內在邏輯,跟黃子華在棟篤笑中提到的「魚蛋論」十分相似:「他的魚蛋比我多汁,我要你整走他的魚蛋汁」。

廣告

事實上,在示威過後不久,本土派在網上也遭到其他人的抨擊,認為他們「騎劫」了人家舉辦的活動。他們在示威中的言行舉止,以及阻礙列車車門關閉的行為,也遭到另一些網民的非議。然而,純粹從宣傳和政治策略上來說,今次本土派的「騎劫」一如既往,確實有更強的吸睛效果,更易引起輿論關注。畢竟,傳媒某程度上是一盤嗜血的生意,善於製造肢體和言語衝突畫面的人,自然更易惹來媒體報導。

之不過,本土派在示威中的過激行為,其實很有機會違反香港現行法例。所有集會人士理應注意自己的言行,否則有機會因而承擔法律後果。不少人或許認為,在示威或集會期間辱罵他人,或使用粗言穢語,是一種言論或表達自由,並不違法。其實,根據香港法例第 245 章《公安條例》第 17B(2) 條:「任何人在公眾地方作出喧嘩或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使用恐嚇性、辱罵性或侮辱性的言詞,或派發或展示任何載有此等言詞的文稿,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上述行為相當可能會導致社會安寧破壞」,即屬違反〈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一經定罪,最高刑罰是第二級罰款(即 HKD5,000 ),或監禁 12 個月。

廣告

說起示威期間辱罵他人的法律問題,便想起昨天屯門裁判法院審理的案件。這單案件的兩名被告,便是在今年三月的「光復屯門」反水貨客行動中,辱罵一名疑似內地旅客,令她的四歲女兒受驚大哭,因而被控〈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除此之外,是次部份示威者在港鐵範圍內的言行,也有機會觸犯《港鐵附例》第 28H 條〈粗言穢語〉的 (1a) 條:「不得使用任何威脅性、粗穢、淫褻或使人反感的言語,或鬧事、行為不檢、行為不雅或作出使人反感的行為」或(1d)條:「不得騷擾任何人,或故意對他人的舒適及方便造成干擾」。

最後但不得不提的,是現在部份抗爭者或示威者,宣稱自己擁有「公民逮捕權」。所謂「公民逮捕權」,是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 221 章第 101 條 (2) 的規定,「任何人可無需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不過有一點大家需要注意,「公民逮捕權」只適用於涉及屬「可逮捕的罪行 (arrestable offence) 」。根據香港法例第 1 章《釋義及通則條例》第 3 條〈詞語和詞句的釋義〉:「“可逮捕的罪行”是指由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或根據法例對犯罪人士可處超過 12 個月監禁的罪行,亦包括犯任何這類罪行的企圖」。基本上來說,「公民逮捕權」只適用於對方干犯性質相對嚴重的犯罪行為,不是某個人攜帶的行李不合港鐵附例規定,你也可以假「公民逮捕權」自行執法。另外,逮捕期間雖可根據第 101(A) 條行使武力將對方制服的話,但閣下也有機會因武力使用不當,而被控普通襲擊罪 (battery) 。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