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企怪談:社企大哥、大姐在哪?

2016/9/12 — 15:56

資料圖:銀杏館中的員工都是長者,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資料圖:銀杏館中的員工都是長者,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文:趙立基】

社企銀杏館位於饒宗頤文化博物館的分店,因不獲續牌, 在前一陣子引起社會的一些關注。香港作為極度資本主義的國際金融的商業社會,商企不獲續租似乎不值得傳媒界的甚麼關注。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我們依循市場的自我調節,值租的地方自然有需求,那麽隨之然也會加租,這不就是我們所說的甚麼經濟學說「隱形的殺手」嗎?

廣告

所謂社會企業是「以營商手法,去解决社會問題」,為何這間提供長者工作機會的社企餐館又會得到社會之關注和垂涎呢?

社會企業是運用商業模式去改善社會問題的方法,同時也創造經濟效益及就業機會。近年來社會企業在國際間成爲其中一種熱潮,進一步推進政府公共政策思維及方法。不少國家地方政府更透過政策方針,鼓勵各界成立更多以解决社會問題爲核心的社會企業,利用營商手法自給自足提供相關貨品或服務,減輕對政府經濟的依賴,從而達至社會發展及和諧的目的。在亞洲地區,南韓現時有690間社會企業;新加坡則有170間社會企業, 而香港社會企業的發展有多於十年之久,現時大約有多於500間正提供服務及商品的社會企業,部份提供就業機會予弱勢社群,當中包括殘障人仕、單親媽媽及長者等,提供已多於六至七千個職位。雖然社企佔香港的GDP仍微不足道,但卻對改善民生起了相當的功用。

廣告

對於銀杏館續租一事,有人認為社會企業既是以營商方法去處理社會問題,自然地也須遵守商業及市場的遊戲規則,不應因營運虧損或續不到約而「呼天搶地」及「怨天尤人」吧!事實上,很多中小企同樣不也是面對同樣挑戰嗎?這點當然言之有理,但卻不可忽略社會企業的特性,尤其對社會上的影響及架構上對資本主義的改寫。

有一位大學教授在發生此事後曾問筆者,為什麼香港社企界有那麼多能人異士及街知巷聞的社企組織都不發一言,以促進社會的討論及了解社企的使命呢?筆者只能一笑道,可能這些「社企達人」、「社企之神」、「社企大哥大姐」是絕對尊重的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汰弱留強、賺到盡,更何况他們的專責,祗倡導甚麽社會創新,實務操作的社企又與他們何幹呢?

可是,筆者仍記得社企發展的本質是因上一世紀70年代,福利國家的不濟及商業社會的無窮盈利引致很多的社會問題。不少人都不禁質疑靠政府力量及所謂「市場自我調節」根本不

能有效解決社會上種種的問題和需要,反之更引動了公民社會的覺醒,人民乃可透過自己的方法處理自身的問題,根本不需单依靠政府及所謂市場調節等。社會企業及公民力量在千喚萬喚下就在這土壤下應運而生。

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教授認為資本主義應該有兩種層面:第一是營運及盈利、第二是著重人性及社會發展,不過現時的資本主義極不成熟,只著眼於賺到盡,卻忽略關注社會發展及人道的另一面。他更說再沉重,再不利的遊戲規則其實都可以打破,縱然只從一己之力出發,影響力卻一樣可以無窮無大 ( 陳怡伶,2015)。

今日「銀杏館」一事已可說完滿解決,他們已獲兩名有心人以低於市價在太古及油麻地獲得租約。油麻地的新餐館主打懷舊中菜及冰室並提供廉價的餸餐於平民百姓,並提供更多職位於長者。這次的商業行為不正正就是那些社企達人常吹捧的共享價值及社會效益嗎?

筆者總相信人間有情,一些營商的人士仍可以將心比心,關心社會,願意賺少一點錢去支持別人做有意義的事,而當中油麻地的業主和其小東就可能是當中的表表者。

 

參考:

陳怡玲(2015):〈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 一個人的影响力,沒有極限〉,《Cheers雜誌》,第164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