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區規劃街市怎可缺席

2017/2/8 — 12:48

資料圖片:天盛街市,圖片來源,領展

資料圖片:天盛街市,圖片來源,領展

與親朋好友歡度新年後,總要面對荷包輕了、脂肪多了的局面。中國人重視新年,團年飯桌上的菜式多寓意吉祥,譬如「發財好市」、「年年有餘」。記得去年我應港台邀請,下廚弄了一道「猴年蝦碌GOGOGO」(香辣年糕蝦),也是大獲好評。當時我在天水圍的街市買菜,不少街坊都問我: 「阿田,幾時先有政府街市呀?」

天水圍與元朗人口同樣約為三十萬,後者有五個食環街市,天水圍卻一個公眾街市都沒有,僅有的六個街市有五個屬於領展,區內百物騰貴的新聞屢見不鮮,居民跨區到元朗買菜的抱怨不絕於耳。我多年向政府爭取在天水圍興建公眾街市,惜徒勞無功。最近特首在《施政報告》建議,在洪水橋新發展區的交通樞紐興建新公眾街市,希望這個街市將來能夠「輻射服務」天水圍,實在匪夷所思。

洪水橋新發展區最快2024 年落成,將來會容納超過二十萬人口。根據政府「輻射服務」的邏輯,新公眾街市將要服務洪、天共五十萬人口,沒有五餅二魚的奇蹟恐怕不能成事。政府聲稱在天水圍難覓地建街市,卻解釋不了為何天水圍的公眾街市規劃不及其他地區,甚至要用別區的新街市一併回應五十萬人口的需求。然而,覓地再難也得迎難而上,否則就是遇難即退。

廣告

食衞局十年前檢討公眾街市政策,規劃署其後修訂《規劃標準》,在決定是否增建公眾街市時,刪除以人口為基礎的標準(即每55 至65 戶家庭設有一個公眾街市檔位,或每10,000 人設有約40 至45 個檔位),加入一籃子考慮因素,包括人口組合、社區需要、附近私營街市及新鮮糧食零售店的數目等,希望更謹慎運用資源。現時社會有聲音要求回復以人口為基礎的規劃標準,倘採用這個準則,人口達三十萬的天水圍其實欠了五個設有三百檔的公眾街市。

我和政府討論街市政策時,有兩點總是不吐不快。第一,政府常強調「食環街市的物價不一定比較便宜」,其實引入競爭令區內物價下降,只是簡單道理。第二,政府常憂慮新街市倘人流不足、空置率高,便會浪費資源,這視乎政府有沒有決心改革公眾街市的管理模式(如我多次提出成立法定組織)。

廣告

民生無小事,公眾街市更是百姓的大事。物價高固然是迫切問題,更令我反思社區規劃。居民礙於負擔能力、選擇有限,每天迫車跨區買菜,每天抱怨社區缺東少西。我一直提倡「就近就業」,其實「就近買餸」也同樣重要。無法安居,還可建立與社區的連繫和感情嗎?

原刊於《明報》副刊時代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