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應該點點點系列(一)我係社工,我紋身

2016/9/15 — 12:26

社工復興運動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製圖

當大眾對於社工有種印象
當大眾認為社工不應紋身食煙講粗口
當大眾認為社工應該點點點

其實社工應該係點?

社工應該點點點系列 《一》
我係社工,我紋身

*************************
名字:小明
服務:註冊社工,未屬於任何field 
紋身數目:6

出處:

廣告

印度新德里‭ ‬ / 尼泊爾加德滿都 / 緬甸浦甘 / 柬埔寨暹粒 / 泰國曼谷 / 台灣台北

關於刺青:

廣告

我沒有覺得刺青不良,雖然社會風氣如是,覺得有刺青就是不正經,例如和長輩飲茶食飯,去飲宴長輩就叫我「加返件衫啦」。我沒理會,這是我的手,不需要遮遮掩掩。

記得小時候常看「邁阿密刺青客」,對於刺青早已著迷,客人走入studio就跟紋身師說著他們的故事,例如要一個刺青紀念逝去的親人、寵物、紀念日等。刺身師與客人之間的關係不止於行入去,比張圖,紋完收工。而是先分享溝通背後的故事,了解客人的喜好意願,再慢慢設計,用心去做好一件事,畢竟這些事是一輩子的。

初中時已經一直想要自己的刺青,直到二十歲才去刺第一個青。我早已break norms,刺青代表我的感覺與故事,紀念一些人和事,一輩子好好記著,我很喜歡。

身上有六個刺青,在六個不同國家刺,每到喜歡一地都會上門尋找不同的師傅,參觀他們的工作室與作品。記得在緬甸與暹粒刺那個青,工作室沒有空調,師傅都不太會說英語,要其他客人代為翻譯,室內簡陋,有烏蠅蚊子,師傅也沒有用電腦繪圖,是用原子筆在我的手上畫的。只是我一直覺得有緣喜歡便刺下,沒緣不必勉強,後會有期。

第一個刺青在台灣,是”reunion加兩個三角形”,紀念逝去的外婆,相信總有天會團圓。

第二個在泰國,是”time will tell”‭, ‬紀念自己所堅持的事,時間總會證明一切。

第三個在尼泊爾,是”see you soon”,那天剛由西藏去尼泊爾,就收到一個消息,友人在台灣一場大火燒死了,才十九歲,人生無常,世事變化,來來去去,有時候不必太傷心,事情總會好起來,就好好紀念而且see you soon‭, ‬很快再見。

第四個在暹粒,是”兩個三角形,成一個‭漏斗 (‬唔識打,即是沙子會留,倒轉又再留‭)‬內有星星、月亮和太陽,再加一句‭ ‬practice thoughtout the days”,相信每天都是一種練習,讓大家成為更好的人,漏斗代表時間,星星月亮太陽是日日夜夜。於日子時間裡,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第五個在緬甸,是”stay strong‭ ‬加一棵樹”,那時已經旅行了好一段日子,大概半年,遇到困難每每都要自身克服,日常生活,陌生國度,語言不通,寂寞與孤寂,但相信自己可以走下去也stay strong,是一個鼓勵自己的刺青。

第六個在印度,是”五個星球圍著中間一隻眼”,大概是我們都住在孤獨星球裡,土星、木星、地球、太陽與月亮,而世界廣闊又大,好應外出一番看人和事。中間那隻眼可說成看世界,又是”I see you”的一種意思,途中遇上太多人,也一直尋找與惦記愛的人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感覺,也有屬於自己想紀念的事情,有些人會寫日記、有些會儲特別東西、有些會拍照,我喜歡刺青。那是我紀錄生活的一種模式,不必標籤沒有好與壞,不必因為本身屬何職業而太緊張,社工都是人,任何職業都是人。

自由發揮,take it easy,這事情的確無傷大雅。

 

社工復興運動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