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打社工

2016/12/25 — 17:05

王卓祺(中大資料圖片)

王卓祺(中大資料圖片)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倚天屠龍記》裡,張無忌練成乾坤大挪移,將宋青書的綿掌借力打力,打回自身。 今天,在現實的社福界環境裡,可能有人早已施展這招借力打力,以社工打社工,圖令我們社福界逐漸減聲,倡議變維穩,爭取變服從!

以社工界教授級人物著手

王卓祺教授自1989年,開始在中大社工系教書。2009年,王搖身一變,成為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2012年,他再華麗轉身,成為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

廣告

近年,王不斷在兩份中產報章,同時以中央政策組顧問和中大社工系身份撰文,維護政府政策。曾有社工系教授及校友撰文回應王的論點,王例必會展開筆戰。王的角色,可說是一位紙上輿論戰士,雖然不是專打社工界人物,但也一網打盡。

社工教授打社區工作

廣告

另一教授級人物,就是前港大社工系系主任梁祖彬教授。梁出身自社區工作;但在2003年,梁提出將「社區中心」與「家庭服務」合併,成立「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那時,就有業界的同工認為實情是梁以研究為名,欲配合政府陰乾社區發展服務,減少社工倡議性的工作。2014年,梁貴為「香港社區網絡」董事會會長,該機構就以零服務經驗的姿態,打贏其他有豐富相關服務經驗的NGOs,贏得服務合約;最近,梁作為市區更新基金主席,撤換了紅磡春園街社工隊,縱使該支社工隊獲街坊好評。

潛藏社工界廿年,還是中途立場改變?

梁的角色,較王具體。社區工作,倡議性質不少;以有社區工作背景的社工教授,為現時社區工帶來「衝擊」,影響不能小窺;以社工系教授作為新機構的「後援」,有助新機構在短時間內冒起,又間接直接打擊了其他傳統NGOs。有一個永遠沒有答案的問題:究竟這等社工界教授級人物,是中途昨非今是,還是忍辱負重地潛藏業界廿年之久?

前線工作亦是戰場

上文提及的「香港社區網絡」,以及由2010年冒起的「新家園」,它們也有提供社會服務。不過,從它們以近乎零經驗的條件,打贏有豐富經驗的NGOs對手,獲得民政事務局和區議會的服務合約,我們可看出它們也對社工界造成了打擊。打擊在於,業界面對不透明的投標制度,動輒會失去資源。

有了提供直接服務的基礎,它們便能培育社工界人物,伺機對社工界造成影響。例子可以是:今年年中,新家園服務總監連同傳媒,直接到社工註冊局遞信,投訴社工曾健超因襲警罪罪成,違反社工專業操守。

總結

有人說,從立法會功能組別和選委選舉之中,顯示了有一些專業界別,如法律界、教育界和我們的社工界等,不易赤化。越不易赤化,就越要借力打力,近日建制派律師議員,要求律政署跟進同為律師的戴耀庭違反選舉條例,便是一個例子。

我們可以對應的方法,也同樣是以「社工打社工」!要以我們在學院所學的社工價值,打輿論,打歪理,打假學術,打黑箱作業,打暗黑的投票制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