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總工會:羅致光是社福界劉江華

2016/5/3 — 15:28

羅致光(右,2014施政報告記者會中,資料圖片)

羅致光(右,2014施政報告記者會中,資料圖片)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正當我們社福界的朋友組成了「全民撐退保社福聯盟」,並計劃在5月2日發起「18區萬人寫信撐退保」街頭宣傳運動的時候,前社福界立法局議員羅致光在《明報》撰文〈退休保障:平等與公平〉,內容行文與政府猿出一轍。身穿社工學者袍的羅致光博士,越來越與社福界分道揚鑣了。又或者是,他早已遠離我們社福界,不只離地,更是升上高牆上。

「一筆過撥款」

廣告

先不論全民退保,且由十六年前開始說起。2000年,政府強推社福界「一筆過撥款」,當時「捍衛社會福利大聯盟」認為「一筆過撥款」模式不可接受,要求政府立即擱置推行,不應只談資助模式;接著,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發起遊行和集會,07年還發動大罷工,反對「一筆過撥款」。難得社福界眾志成城,團結力爭保障社會服務的質素時,時任社福界立法會議員的羅致光有什麼立場呢?羅致光最終接受一筆過撥款的資助模式,在立法會中投下贊成的一票。羅致光強調,任何撥款機制都要尊重合約精神,資助金額必須足夠讓機構履行現時僱員合約的薪酬及福利,以及確保服務質素;好了,請問羅致光,十六年以來的情況是什麼呢?現時不少社福機構用低於起薪點聘請同工,你如何能確保社會服務人力和服務質素的穩定性?業界出現同工不同酬,而今天羅致光說政府退保方案公平可取,實在諷刺極了。當他在2014年獲頒金紫荊星章,他可曾想過這年以來,「一筆過撥款」對社福界遺害有多深呢?他又可曾想過有沒有撥亂反正的可能呢?明顯地,社會服務以人為本,羅致光不同意。

最低工資

廣告

對於一個社工來說,保障基層巿民及弱勢群體的權益,是我們基本的使命;但偏偏羅致光就是反對社會設立最低工資。他預言:香港倘實施最低工資,將出現「小店結業,集團當道」的後果。他反對最低工資的論點,看來是很有學者的風範;事實上,如果連這點學者論述也沒有,他便和「廿蚊張」張宇人沒有分別了。就是披上了社工學者袍,他有幸未有得到如廿蚊張的討厭和批評。其實,經濟學家自有他的觀點,市場學家也自有他的觀點,但一個社工學者也應該有著社會工作價值的觀點。若然要夾雜著市場主義、親政府立場的意見,那倒不用要社工學者走出來說話吧!明顯地,社福界認為社會政策要顧及基層市民,羅致光不同意。

院舍券

最新近的例子是「長者院舍照顧服務券計劃」。「劍橋事件」,大家也印象猶新;私營安老院服務的參差,直接受害的是誰呢?這個事實不用多談了。私院與社福機構扯不上關係,但業界卻有關注,只因關乎長者福利和長者晚年的尊嚴。近日社福界關注私院的服務質素,政府無法有效監管私營安老院,導致有私營院舎質素良莠不齊,故促請政府應擱置將於九月推行的「院舍券」計劃。不過,出任安老事務委員會成員羅致光又有何意見和立場呢?羅致光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大力推動「院舍券」。當我們社福界覺得社會服務私營化存在極大的問題時,羅致光就認為將政府資源流向私人市場,就能保證社會服務的質素,在他眼中,劍橋事件,只是個別情況而已;可是,事實是,輪候資助院舎需時30個月之久,據報有五千長者在輪候期間死去,但私營院舎入住率長期維持不足七成,直接一句就是長者不相信私營安老院的質素,甚至是寧死也不想入住私營安老院。明顯地,社福界認為社會服務私營化會導致民不聊生,羅致光又不同意。

至於全民退保,在此我們懶得闡述羅致光的觀點,因為他的觀點和政府沒有兩樣。1995年,周永新與羅致光競逐社福界立法局議員,最後羅致光勝出,不多不少與他具民主黨背景有關;今天,「周永新退保方案」被政府唾棄,而羅致光主張「有經濟需要方案」時,他的重要背景已不是泛民,更不是社福界,而是親政府背景。

結語

從以上「一筆過撥款」、「最低工資」、「院舍券」的事情上,大家可以了解到羅致光表面上雖然是註冊社工和港大社工系教授,但他在重大社會政策的訂定工作上,他是徹頭徹尾一位市場主義推崇者,更像是一位親政府人士。明顯地,他已放下社工價值,變成了一個社福界劉江華了。

對社福界劉江華,我們不予寄望。我們社福界,這刻更要團結,更要多聽資訊,人家放棄社工價值,我們偏要執著和堅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