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會科學家和玄學家 只是以不同方式解釋世界

2017/1/30 — 3:57

竹籤及籤文(資料圖片;9old9。 @ wikipedia)

竹籤及籤文(資料圖片;9old9。 @ wikipedia)

年初一専程與老伴驅車往元朗錦上路跟老友葉漢良拜年,一來行大運,二來完成老伴心願。她常嘆世事紛亂,心神不寧,每與隱世近廿年向來潛龍不用遺世而立又怡然自得氣定神閒的高人鬍鬚葉談話,都會有種安寧舒懷的感覺。這種「隔離飯香」的心態我明白,汝安則為之,這個年頭,又有什麼比心安更重要?

葉漢良精通玄學,專硏紫微斗數,師承王亭之(談錫永),但早已青出於藍,自成一家。傳統坊間的江湖術士只會以什麼孤版絕學招徠,穿鑿附會,其實大都知識貧乏,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當然更沒有受過正規的學術尤其是社會科學的訓練,但即使「術數大師」年年預測年年錯,在互相拉攏關係的大眾傳媒吹捧下,因着資訊不對稱,無知無助的大眾仍然趨之若鶩,教這些江湖術士個個撈到盤滿砵滿,家肥屋潤。以平常心視之,差不多主義的中國傳統文化當然只能造就這些民間心理治療師,為備受世事困擾的普羅大眾「消災解厄」。有需求自有供應,連搞「革命獨立」也要乞靈關公和耶和華,便不難明白,江湖術士一如什麼教主國師皇上,其實都有社會實際功能(Social Practical Function),基本上都是維穩力量,揾食而已,毋須深怪。

我不信玄學,但同意葉漢良所言,從知識論的角度考慮,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知識系統,不可相提並論。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對於不認識的學問,不能先驗地全面否定,只能存而不論。何況每個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其實都有限制(Limitation),有一定盲點(Blind Spot)。作為辯証唯物主義的信徒,知識其實受到以可實證的經驗主義為基礎的科學理性局限,自從容格(Carl G. Yung)為人類心理學開拓新領域後,不能不承認人作為社會動物(Social Being),不一定全是理性的,官感世界以外的另類空間對人類心理和行為的影響,是個未知數,當然值得探究。

廣告

科學也好,玄學亦罷,其實都是企圖為世道人生尋找可以依據和預測的規律。葉漢良讀文學出身,知識涉獵甚廣,博通古今,自成體糸,將星象變易與歷史文化興衰結合,也能看出一些脈絡來。他說自去年起是一個甲子的循環,只要了解六十年前中國社會歷史的變化(五十年代末期大陸開始三反五反),不難為今天的亂象找到一些端倪和驚人的異同。他去年成功預測兩大黑天鵝英國脫歐和特朗普上台,都是基於同一觀察,就是不可相信大多數人迷信的表象,事物往往表裡不一,結果出現出人意表的黑天鵝,而魍魅魍魎當道,牛鬼蛇神亂舞,正是社會歷史的循環,早有定數。未來的世道,亂是必然,更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做人只能知所進退,趨吉避凶。命相天注定,妹仔終其一生也只能做妹仔,成不了大器,以為有主子欽定,權力亢奮,自我膨脹,上帝上身,言行必定越逾本份,到頭來招禍上身,得不償失。

我與葉漢良道不同,分析結果卻是不謀而合。社會科學家和玄學家只是以不同方式解釋世界,但問題是要改變世界。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