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會逼我趕時間 輪椅學生的日常

2017/4/3 — 11:33

3 月初,申訴專員公署發表調查報告,批評政府為傷殘人士提供的「特別交通服務」如復康巴士等供應嚴重不足。單是去年已有 7,322 宗電召復康巴士落空。運輸署曾回應申訴專員稱,如提高復康巴士數量,會引發更多需求及更多傷殘者出門,故增加供應亦不會令輪候人數大減。

復康巴士服務對傷殘人士如何重要?上述報道出街後不久,我約了輪椅學生 Andrew 見面。

初見面,我覺得 Andrew 份人「好趕」。我們在商場找食肆吃飯,他雙手不停轉動車輪,輪椅風馳電掣,穿梭於人群中。跟在後面的我,唯有加快步伐,卻走得氣喘喘。

廣告

後來在葵芳港鐵站月台上,他的輪椅又在高速飛馳,終於趕在列車抵達前,我們成功由月台一端走到另一盡頭。「這邊會快一點。」他解釋,由於待會在南昌站下車,而那個站的升降機設於車尾,因此預先在這裡上車可以省點時間。

匆匆忙忙,但其實他當日並不趕時間。「不過我們傷殘人士平日出入,一定要比一般人預早一點,有時甚至要兩倍時間。所以通常寧願行快一點。」這種爭分奪秒的習慣,Andrew已養成多年,只因日常交通問題一直纏繞他和許多傷殘人士。

廣告

「是社會逼到我們這樣的。」

復康巴像生命線

今年讀中六、正在考 DSE 的 Andrew,是成骨不全症(玻璃骨)患者,下肢特別脆弱,出生至今經歷十多次骨折,進出手術室已視作等閒。他六歲開始坐輪椅,每天用雙手轉動車輪出入,久而久之,手臂肌肉因而練得特別結實。

Andrew 為人外向,嗜好眾多,也喜歡四圍走,平日出街和我一樣,大多使用港鐵等公共交通工具。但若要去一些較偏遠的地方,例如到醫院複診,港鐵無法直達,他就靠復康巴士提供點對點服務。

復康巴士是香港政府資助、由香港復康會營辦的「特別交通服務」,為未能使用公共交通的殘疾人士提供無障礙交通服務。2017 年資料顯示,營運中的復康巴士有 156輛,每年平均總載客量超過 80萬人次。

街上,我們不時看到復康巴士的蹤影。

Andrew 每個月大約使用復康巴士 3 至 4 次,他喜歡這服務。「復康巴士價錢公道,司機又專業,有時下雨,他們拿著傘,寧願遮我們也不遮自己。」他重視這種貼心的關懷。「復康巴士服務,令我們用得有尊嚴。」

他說,自己傷殘情況不太嚴重,未算過於倚賴復康巴士,但對有些嚴重傷殘人士來說,這服務就像是「生命線」。出出入入就靠它。

資料圖片:復康巴士服務(圖片來源:勞工及福利局網站)

資料圖片:復康巴士服務(圖片來源:勞工及福利局網站)

 

早一年預約坐巴士

但最大問題是,如申訴專員報告所指,復康巴士服務絕對是供不應求。「真是要搶,要鬥快。」Andrew 形容,每次去完醫院,約好複診日期,他就要馬上預約下次的復康巴士。「但十次有六次都預約不了。」遇上繁忙時間,機會更微。有些跟他身體情況相近的朋友,甚至要早十三個月預約復康巴士。

若無法預約復康巴士,就唯有坐的士。不過,對傷殘人士來說,的士除了價錢較昂貴,還有許多問題。譬如電動輪椅由於體積龐大,根本上不了的士;而手動輪椅即使可以放在車尾廂,但的士司機卻不一定願意幫忙。

Andrew 難忘一次被拒載的經歷:「那次在深水埗一個的士站截車,司機瞥了我一眼,開了車門。我大聲問他可否落一落車幫我,他完全黑面,一副不情願的模樣,還叫我截下一部,然後開車走了。」

那刻他無奈又憤怒。「我明白,如果有輪椅,的士哥哥就要搬上搬落,用多許多時間。但是我乘的士是付足錢的,的士司機也有責任幫助我們傷殘人士。這是每一個人的權利。」望見的士遠去的背影,他氣上心頭,馬上抄下車牌號碼,致電運輸處投訴。

他自覺完全不被尊重。這件事令 Andrew 思考,傷殘人士的生活尊嚴,究竟在哪裡?

「雖然我們生出來是這樣,但我們都有我們的尊嚴去生活。我們不應該要看別人的面色生活。」

「你可以想像我有多無助」

不難想像,以上事例只是冰山一角。Andrew 形容,表面上,香港社會看似為傷殘人士提供許多設施,政府官員也常把「無障礙社會」掛在口邊,但這不代表他們生活真的沒有障礙。他舉例,每個港鐵站只有少數出口可供輪椅人士使用,而這些出口的位置,亦通常是最偏遠的一個;又例如,部分港鐵站出口沒有升降機連接,只設舊式的「樓梯機」,操作需時,且要靠職員人手啟動。道理上是「無障礙」,但實情是費時失事。

有次 Andrew 要到九龍灣某大專院校面試,由於之前未去過,特別提早一小時出發。怎料踏出地鐵站,他才發現有許多梯級,如要通往目的地,只能靠一部「樓梯機」上落。

「當我在天橋上面,望住部樓梯機,龜速般移動,望望手錶,又快要遲到,你可以想像我有多無助。」那次面試,Andrew 本做足準備功夫,卻因一部「樓梯機」令他最終遲到。猶幸考官最後接納他的解釋,面試繼續進行,Andrew 才鬆一口氣。

「我覺得責任不是在我們傷殘人士身上,而是政府。他們設計得不完善,令到我們傷殘人士受影響。」他續道。「嬲就一定嬲,但又無得嬲。只希望社會進步一點。」

只求活得有尊嚴

這刻,我完全明白為何 Andrew 平日出入,老是匆匆忙忙。

「我們比正常人要用更多時間、精力花在交通上。」他始終堅持要追上健全者的腳步,過正常生活。「若不事前計劃行程,行快一點,就會跟社會脫軌。」

他更加期望,政府可以真正施以援手,而不是一邊聲稱「建設無障礙社會」,一邊拒絕增加復康巴士服務。「最好叫政府官員坐一日輪椅,預約不了復康巴士,要用公共交通工具到金鐘『門常開』上班,我肯定他們會瓜瓜嘈。現在因為他們不是坐輪椅,才不覺得有問題。」

為了讓更多人明白傷殘人士日常,Andrew 最近還在社交媒體開設專頁「四個轆,走天涯」,分享日常生活點滴。

「要讓更多人認識我們。我們不是怪物,只是需要特殊幫助的一班人。我們要爭取的,就是活得有尊嚴。」

輪椅學生 Andrew

輪椅學生 Andre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