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福機構真的沒有肥上瘦下嗎?

2017/6/21 — 12:19

資料圖片 l Kenter Leung@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資料圖片 l Kenter [email protected]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背景

職工盟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工會)發現,社福機構肥上瘦下,機構主管級薪酬不單跟上公務員相關職位,部分更能收取大額花紅,惟前線社工卻無同樣待遇;另一方面,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認為小型機構主管工資,未達公務員職系社會工作主任水平,中型和大型機構主管的工資,則與公務員相等職位相若;而社會福利署(社署)則指出,社福機構最高三層員工的薪酬,加上附帶福利後,與公務員的薪酬福利相若。工會說肥上瘦下,刻薄前線同工;社聯和社署說沒有肥上,高層員工薪水合理。我們在下文會探究肥上瘦下的情況,並指出五個「整筆撥款」的畸型之處。

廣告

現時撥款制度

 自2001年政府推行「整筆撥款」制度,社署根據當時各服務單位的人手編制,將每個職級和人數的薪酬中位數計算成為單位的撥款標準,社福機構將其屬下的單位的標準撥款加上總部的認可撥款,便成為機構每年的總撥款額。「整筆撥款」制度的核心不是撥款額,而是機構如何處理整筆撥款的絕大彈性,即機構既可以不依據服務單位的人手編制,亦可以不跟隨政府的公務員薪酬標準。同時,新撥款制度是容許機構累積儲備,儲備額則規定不多於該年資助開支的25%,而超出了25%就要退還給政府。與公務員總薪級表脫鈎後,機構高中層和前線同工的薪酬水平是怎樣訂呢?把多了出來的儲備,以現金形式派發又是否合理呢?

廣告

畸型撥款制度下之必然產物

根據工會表示,在2014-15年度社福機構高層薪酬情況是:在60間機構中,有15間機構的高層獲發大額現金津貼,每年4萬至40萬元不等,多間機構總幹事薪酬高於社署同等職級員工。工會質疑有關做法濫用公帑、違反政府撥款原則,批評社署監管不力及涉嫌縱容涉事機構。

第一畸:封頂與25%儲備上限安排之矛盾 

社福機構應否設立「分紅制」?「分紅」這個概念原自商業機構,是當商業機構該年盈利大增,公司為鼓勵員工的積極性和員工的生產力而撥出部份盈利作為員工的分紅。在討論社福機構應否和如何分花紅時,我們就要問機構是否有能力賺錢呢?特別是政府的「資助」服務根本不鼓勵及不容許機構透過服務賺錢,況且我們的服務使用者絕大部份是基層市民,服務能賺錢簡直是天謊夜談!所以機構如果要有盈餘,首先要減少員工人數,跟著就是削減員工的薪酬福利;而絕大部份機構都會在儲備超過25%才考慮分紅。這就是「整筆撥款」制度的畸型之處,就是撥款封頂與25%儲備上限安排。因為撥款封頂,機構就要向同工開刀節流,但之後又把「超額」的儲備,當作津貼分給同工,這種「又要慳,慳完又唔想嘥」的想法,絕對在2001年之前沒有發生的。

第二畸:以分紅轉移薪酬低於水平之現實

第二個畸型的地方,就是分紅本身。我們不相信機構有利用社會服務作牟利事業;所以,邏輯上應該是有機構理解同工一直處於低薪水平,同工的起薪點和增薪點均遠低於社會署同工水平的現實,故一遇到有超額儲備,就以分紅發放的形式,以圖拉近距離,或圖補償同工,或圖安撫同工。

社聯焦點放在機構高層

社聯邀請了香港人力資源管理學會,按社福機構年度收入劃分為小型、中型、大型三級。調查發現,小型機構高層主管的全年實質工資中位數為71.8萬元,中型為97.4萬元,大型為131.3萬元,並對比與公務員相關職位的工資水平,發現只得小型機構主管實質工資較少,中型和大型機構主管的工資,與公務員相關職位相若。社聯採用中位數數據,故未有指出極端例子。

第三畸:社福界消失的薪酬職級表

 「整筆撥款」制度第三個畸型之處,就是高層主管薪金水平欠缺依據。為何要邀請人力資源管理學會進行調查工作呢?2001年以前,你想知道社福機構任何一位同工的薪金,只要知道他的職級和年資,就能按公務員薪級表計算出來。這不用委託專家,普通人也可從網上查出警務處長、局長、政治助理、前線消防員等等的薪金。要查要問要研究,就是因為社福機構同工薪金水平,無劃一標準可依。當然,沒有劃一標準,就會出現同工不同酬,薪酬水平就會有訂得過高或過低的情況了。上文指出的不幸是高層薪水過高;但更不幸的是低層前線薪水過低!

第四畸:前線同工之薪酬長期被瘦身

第四個畸型的地方,當然就是肥上瘦下了。社聯用了中位數數據,說高層薪金符合公務員相關職位水平;但不要忘記,不用調查我們也知道大部份機構的前線同工的起薪點,已較相關職級的公務員少了一截,而且增薪幅度亦絕對比公務員大落後,所以,就算沒有「肥上」,都明顯有「瘦下」吧;況且,撇開不看中位數,若看個別機構高層薪金數據,一定會發現「肥上」的情況。

社署回應協助個別機構解畫?

社署回應:現時每年獲得社會署1,000萬以上資助,同時資助額佔機構收入一半以上的機構,才需要向社署提交高層薪酬的報告;機構最高三層員工的薪酬,加上附帶福利後,機構與公務員的薪酬福利相若。

第五畸:突然冒起的房津計算

第五個畸型,是社署的角色。社會署辯稱社福機構高層的薪酬連附帶福利,與公務員同等職位相若。我們知道公務員的附帶福利是包括醫療、房屋、子女升學津貼等,但可惜自六七十年代有資助制度開始,政府只是向機構資助員工的薪酬和公積金,其他附帶福利不予資助,所以機構高層的附帶福利只是透過「整筆撥款」的機構彈性,剝削前線員工的資源才能達至。今天社會署不去指出原委,反而協助高層解畫,我們真的不了解社署的角色,「整筆撥款」要讓社福機構有彈性地調配資源,減輕政府對機構的財務干預;可是,若要保證每一間社福機構將公帑用得其所,社會署反而要比以前用更多資源去監察機構的財務和人力資源的運作。現在,越需監管的時候,社署反而不著力監管,費解。

總結

我們欣賞有工會指出肥上瘦下和它源自「整筆撥款」制度的不堪;如果社聯認為現時機構高層的薪酬福利與同職級公務員大致相若或是合理,那就請社聯促請各機構立即將中層和基層同工的薪酬福利與同職級公務員看齊,這就是所有同工對社聯的一個合理期望;最後,對社署牽強認同機構高層薪金水平合理,我們表示失望。失望了十六年,由前社會署署長帶領的新一屆政府絕對要馬上撥亂反正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