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大型樂器入閘 港鐵惹公憤 樂手群起批評 港樂首席:阻青年人追夢

2015/9/24 — 18:10

【18:50增寫內容及改寫標題】

接二連三發生,港鐵職員阻止學生攜帶大型樂器事件,有音樂人發起行動,控訴港鐵選擇性執法,並爭取樂手乘客的權利。香港管弦樂團首席大提琴樂手 Richard Bamping 形容做法是「阻止年青人追夢」;而香港小交響樂團的助理首席大提琴手 Laurent Perrin 直言事件令人難以置信,阻止樂器使用交通工具的做法更是「聞所未聞」。

有意響應號召的小提琴教師 Eliza 向《立場新聞》表示,不滿港鐵執法不公,屢次涉及學生,認為做法「好影響佢地學習音樂嘅情緒」;而大學修讀音樂,經常帶同低音大提琴 (Double Bass) 使用港鐵的 Viktor 則認為,大型行李規則放寬逾二十年,認為「突然執正好難做」,又直言社會支援藝術發展的配套欠奉,反問:「第日西九文化藝術區在高鐵站隔離,唔通個個都駕車入去表演咩?」

廣告

港樂首席:阻年青人追夢 小交助理首席:聞所未聞

繼古箏女生入閘遭港鐵職員攔截,大提琴的情侶亦受到干涉之後,今日《南華早報》報道,再有手持大提琴的音樂系學生被指「行李過大」。香港小交響樂團的助理首席大提琴手 Laurent Perrin 直言從未聽說世界各地有「拒絕乘客攜同樂器使用交通工具」的先例,認為港鐵做法「令人難以置信」。(This is something unheard of in any part of the world and I find it hard to believe.)

廣告

香港管弦樂團首席大提琴樂手 Richard Bamping 更曾致電港鐵熱線查詢,並 facebook 上引用回覆,指「攜帶大提琴樂手一概不受歡迎」,即使乘客願意繳付額外行李費用,港鐵都不能接受,形容做法是「阻止年青人追夢,並帶來惡劣的後遺。」(It would be an awful legacy to have discouraged a young generation from following their dreams!)

音樂人 Mavis Lung 遂在 facebook 發起「號召中西樂學生老師樂手攜帶大型樂器搭東鐵」行動,邀請樂手星期六傍晚到大圍站集會,表達對港鐵選擇性執法的不滿。

樂手:寬鬆二十年,突然執正難適從

小提琴教師 Eliza 是東鐵線的常客,有感於水貨出入對其他乘客的影響很大,認為「佢地賺錢嘅就冇事,我地小市民就被佢地趕,唔公平。其實都無人投訴樂器阻住人,又可必咄咄逼人?」近日個案的當事人都是學生,身為教師的她更是上心,直斥「港鐵咁做會好影響佢地學習音樂嘅情緒。」

「我上年都仲拎 Double Bass 搭火車去落馬洲過關,轉深圳地鐵去老街站整琴,都無事,連關員都唔 Check 我部琴。」低音大提琴手 Viktor 自讀大學開始,經常抱著大型樂器使用港鐵,但都未有受到阻攔,「最多叫我搭升降機,唔好搭電梯。」

Eliza 雖然有意出席周六的行動,但仍然未有定案,「會睇埋佢地行動性質先,有人話要係閘內玩音樂,呢啲我唔贊成。」而 Viktor 則決定不會參與,笑言:「我件野(樂器)太大,麻煩,要走走唔切」,又質疑行動作用不大。

「放鬆左最少二十年,但突然執正好難做。要同邊個反映才是問題(核心)。」Viktor 記得讀小學的時候,同學已經背著大提琴使用港鐵,但一直都暢通無阻,如今突然收緊要求,令人難以適從,「香港政府大支持文化藝術,但另一邊廂又好多阻撓,第日西九文化藝術區在高鐵站隔離,唔通個個都駕車入去表演咩?」

Eliza 同意,認為港鐵應該制定乘客攜帶樂器的指引,並建議可參考航空公司的做法,「買多張飛或申請上車証件,而唔係不受歡迎咁趕你。」Viktor 則引用同樣是港鐵管理的瑞典斯德哥爾摩地鐵指引,反問同樣的營運者,為何人家有清晰的條文保障,而香港則要趕絕,直言:「現在我想要的是解決方法,不是一個 no 字就大曬。」

瑞典斯德哥爾摩地鐵「This may bring on the trip」一頁的指引:

Bags, bags and other luggage

You always take your hand luggage on the bus or train. As hand count so that you can effortlessly carry yourself, such as grocery bags, suitcases and musical instrument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