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利膨脹 香港之禍

2016/7/5 — 14:01

香港維港(資料圖片)

香港維港(資料圖片)

上個月,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發表最新一年國際商業競爭排名,香港重奪冠軍寶座。IMD解釋本港奪冠原因為:營商環境良好,奉行低稅率及簡單稅制,鼓勵創業,資金自由進出。可惜近年本港卻大肆增加各種不利營商及創業之舉措:由全民退休保障,到最高工時,同時增闢之花樣繁多的新衙門(如創科局、競委會、銷監局)及肆意無理膨脹公權(金管局計劃經濟式控制樓價、證監會權力過濫),皆成為本港經濟自由的新羈絆。本文且只由社會福利這個角度去探討其水平高低對經濟及民生的影響。

低福利高效率 本港傲視寰宇

最新的較全面國際福利開支數據只去到2013年,本文就以此為基礎作分析。首先對照福利佔國內生產值(下稱「福產比」);香港於競爭力奪冠可能與其極低的福利開支有關,與經合組織(OECD)列國相較大比數拋離【圖一】;一般來說,低福利能鼓勵全民自我增值,將「自私基因」發揮得淋漓盡致,因而製造出全民利商、從商的氣氛。當然,香港完善的法律制度,優越的地理環境等等亦貢獻甚巨!

廣告

綜觀其他低福利國度,韓國及以色列亦如香港般於近年享受蓬勃的經濟發展;相反,高福利比例榜首國家如法國及比利時等卻經濟停滯不前。

圖一:香港社會福利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比例在已發展國家中最低

廣告

福產比之外,福利佔政府收入比例亦有指標作用,但是有趣的是,高政府福利開支卻可與不高的福產比並存(如日本、愛爾蘭、瑞士)【圖二】,因為只要國家奉行小政府原則,就算大部分公共開支均花在福利上,福利佔經濟總量的比例仍可企於較低水平。當然,能夠兩項比例階低(如香港、韓國、以色列),則代表更多的社會資源能夠投入其他更長線或整體社會回報更大的投資上。

圖二:各國社會福利占政府收入比例對比

除了福利政策以外,另一影響一個國家之福產比的重要因素應是其年齡依靠率,即該國老幼人口對少壯人口之比例。不出奇地,越多老幼人口需要照顧,則國家之福產比亦越高【圖三右上角】。不過,最令人驚奇的必數以色列:其在高依靠率之下仍能控制福利於遠低於大部分國家的水平,足見其財政紀律之高超!在以色列的另一個極端則是垂垂暮爾的奧地利——她的福產比大大高於經合組織常規,如果人口老化持續,未來奧國恐怕只有在加稅及削福利之間二擇其一,透支未來繁榮的後果,只有由下一代埋單。

圖三:社會福利占國內生產總值比例與年齡依靠率的關系

年齡依靠率 =15歲以下和65歲以上人口數除以15至65歲人口數

香港可幸在比較群中處於福產比較低的位置,但是在未來人口老化的大趨勢下,亦必會隨著圖中虛線逐步向右上角移動。

 

高福利 =低增長?

高福利養懶人似乎已是老生常談,但是本文既有客觀數據在手,就不妨乘機測試此一說法:數據顯示,「低福產比雙雄」之香港及韓國均在過去三十多年創出驕人的經濟增長【圖四左上角】,相反,圖中右下角則為「高福產比之霸」瑞典及法國佔據:

圖四:福產比越高,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越低

如要更客觀地撇除人口增長這一因素,以相對人均經濟增長比率來看,香港及韓國仍然獨佔鰲頭,在低福利支出之際,仍能達到大大高於整體平均的經濟增長(即Y軸值大於零,見【圖五】)。

圖五 : 福產比越高,則相對經濟增長步伐越低

*((國內生產總值/人口)/(OECD 生產總值/OECD 人口))^(1/(年份差))-1

 

高福利 =高失業?

經濟增長的另一面就是失業率,低增長時期多同時出現高失業率。因此,不難由上文之「高社福開支導致低經濟增長」引伸出「高福利導致高失業率」此一結論。實際上,由1980年至2014年間失業率的變化可見到福產比低的國家一般享有較低的失業率增長【圖六】,而高福產比國度普遍承受了較大的失業問題:

圖六:各國社會福利支出與失業率的關系

需要特別指出,香港在進入廿一世紀後的今天,竟然能以最低的福產比環境下同時達到比高增長期之八十年代更低的失業率,實在於已發展經濟體系中絕無僅有!

香港亟需警惕福利主義泛濫

雖然本港仍然在世界排名中位列前茅,但是福利開支已如脫韁野馬,進入失控狀態:由1990至2015年間,整體經濟總值大約上升了2.9倍,然而福利開支卻暴漲了11.9倍之巨【圖七】!此慷他人之慨的現象在回歸前3-4年特別顯著,大概是為了營造一個歌舞昇平的大團圓結局吧;第二次福利大膨脹期則發生於2012年之後,除了低民望政府欲大肆派糖來收買人心,似乎別無他因——特別是過去數年本港在環球經濟疲弱之下仍然強勁增長,更無必要胡亂大灑金錢!

圖七: 香港國內生產總值被社會福利支出大大拋離

圖八: 香港社會福利佔政府支出比例日漸高漲

由【圖八】清晰可見,九十年代的福利膨脹主要緣於福利開支大幅跑贏整體政府支出,但是過去三數年的福利膨脹則發生於政府開支比例(因強勁經濟增長而)下跌的情況下福利支出持續破頂大升所造成。如此下去,香港的競爭力只會每況愈下!唯一能夠避免本埠重蹈西歐債台高築式社會主義覆轍的方法,似乎只有將香港持之有恆的謹慎理財原則憲制化(即:寫入基本法),將政府開支封頂於某個生產總值百分點之下。

只有在更堅固的憲制基礎上,本港引以為傲的獅子山精神才能繼續發揚光大,市民辛辛苦苦累積下來的財政儲備亦得以不被慷他人之慨的短視政客花費殆盡。

 

筆者特別鳴謝香港浸會大學學生謝東越協助收集及整理本文相關的數據及圖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