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音大包圍

2016/12/28 — 18:57

作者配圖

作者配圖

教會近十年出現一個我稱之為「福音大包圍」的現象。

所謂「福音大包圍」,就是教會務求透過最多、最廣的途徑,讓人接觸福音——福音電影、福音單張、福音茶座、印有「耶穌愛你」的環保袋、福音性的主題公園等等,林林總總,多不勝數。「福音大包圍」的另一特徵是公式樣板化的福音。由於「福音大包圍」務求將「福音」依附到不同的載體之中,所以,福音往往因此被壓縮為一種罐頭式的「福音公式」,好讓製造者容易將福音附加在其上。

我要說,「福音大包圍」的動機本是好,它的邏輯也看似正確——地球上多生產一種福音產品,人類接觸福音的機會理論上就會提高一點。問題是:人們接觸千萬個福音罐頭,是否等同接觸一個福音呢?

廣告

更嚴重的是:「福音大包圍」往往會帶來適得其反的後果。本來是要叫人接受福音,倒卻叫人拒絕福音。教會製造過多表面而大量的福音罐頭,不單叫人不明白福音的本義,更反倒造成社會人士對基督信仰的誤解與反感。所謂 “I've got nothing against God, it's His Fan Club I can't stand” 大概就是基於這個原因。如此,「福音」、「教會」、「基督徒」逐漸成為貶義詞——當然,這是一種錯誤的偏見——但是,這偏見卻源於膚淺、表面、海量的福音產品。「福音大包圍」造成社會的「福音疲勞」(evangelical fatigue)。

更更嚴重的是:教會往往無法察覺教外人的「福音疲勞」。教會的得救見證往往只會強化並證明「福音大包圍」的成功——但是,教會卻無法從得救見證中看見其餘大多數人對「福音大包圍」之反感。當下年輕人對教會的抗拒,正源於此。諷刺的是,教會卻誤判這現象為「年輕人的世俗化」。然後,面對如斯挫敗,教會不但沒有醒覺,反倒加倍「福音大包圍」的力度作為解救。最後,教會的「福音事工」變成一個巨型的資本遊戲。

廣告

此刻,我已隱約聽見有人心裡咒罵我:「豈有此理!黑暗總不接受光!難道教會要因着世人的『福音疲勞』就不傳福音嗎?」絕對不是。福音依然是教會的首要關注。不過,福音從來都不只是名講員三十分鐘的講道,也不只是罐頭式的三福四律,更不是公式化的佈道程序。若然福音是宣告耶穌基督對人類的重要性,這關乎人類的福音必須是個別的、具體的、處境的:

福音是個別的——教會的佈道不能再依賴量產化的聚會主義,而是回歸信徒與未信者的生命交流。教會一日依賴名講員的佈道會,教會就無法建立傳揚生命的見證羣體。

福音是具體的——教會要停止使用所有表面的福音罐頭。福音罐頭其實不是福音的部分或樣本,它是令人對福音誤解的錯誤表達。福音罐頭在這世代只會適得其反。

福音是處境的——既然福音宣告耶穌基督對這一代人的意義,那麼,面對這個年頭的香港,我要說,教會的社會性,教會在社會的立足點,正是教會在這世代福音的起點。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IGTelegram

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