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音派左翼

2015/9/21 — 19:25

我是福音派的。

重覆十次:「我是福音派的。我是福音派的。我是福音派的......」

不過,記得十多年前,當我決志信主的時候,從來都沒有人告訴我正要參加一個福音派教會。最少,幫我做陪談的那位人兄拿着「四律」叫我跟着讀的時候,他沒有明明說清楚,我決志後就會成為「福音派信徒」——大概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一點。我想,香港教會的信徒,大多如此。

廣告

「福音派」(Evangelicalism)這字眼出現於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美國。是的,嚴格來說,福音派運動在教會歷史中佔着不足一百年的歷史。當然,毫無疑問,福音派信仰卻是植根於耶穌基督的福音、保羅神學、宗教改革的新教信仰、清教徒運動、十八世紀敬虔主義運動、美國大覺醒運動等等。不過,對於以上福音派信仰的歷史基礎,我想,真正認識的福音派信徒確實不多。最少,我在神學院教授教會歷史時,要留待最後一課才有機會提及二十世紀福音派運動的興起。因此,福音派信徒認識福音派信仰往往是一個回溯的過程。我們都在不認識何謂「福音派」的情況下成為了福音派信徒。這是另一種的 credo ut intelligam — 先相信,後認識。誠然,公平一點說,任何宗派認信大概都是如此。

因此,很弔詭的是,認識福音派信仰,往往只能從認識其他基督宗派信仰開始。一條魚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生活在水中,直到牠到了一個沒有水的環境,牠才能首次察覺到何謂「水」。八年前,神學院畢業,我離開香港到達德國,認識一些歐洲成長的基督徒、神學生和牧師。那時候,我才真正認識自己所信的福音派信仰——我發現,原來在地球上有另一班同樣認信耶穌基督為救主的基督徒存在,而他們的信仰方式與我並非完全相同。這對我來說實在是非常寶貴的經驗,它讓我首次從一個「沒有水」的角度認識自己成長的信仰,並且對此有更深的體會和反省。

廣告

前陣子,一位我在德國認識的神學同道來港探訪,他在北京家庭教會信主,然後到德國讀神學,現在回到北京。傾談之間,友人笑說道:「我是福音派左翼!」我想了一想,覺得這字眼甚是妙,對他說:「我也是!」我想,所謂「福音派左翼」,大概就是一個信奉福音派信仰而又願意反省福音派信仰的人——不是離棄,而是在耶穌基督的福音亮光下,站在一個客觀的位置作信仰反省的人。滕近輝牧師作為福音派的屬靈領袖,他有時候直接稱呼「福音派信仰」為「福音信仰」。我想,就此而言,站在滕牧師的蔭庇下,我會說:「嗯,我是信福音(派)的。」

或者,更好的表達是:「我是信耶穌的。」

 


(歡迎轉載; 原載於《時代論壇》 「時代.粉紅」專欄)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