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私有產權的邊界

2016/4/25 — 17:06

粉嶺馬屎埔一塊農地今日有收地行動,其間被指是恆基派出的近百名保安人員出動抬走留守者。期間有居民手拖著小朋友在旁守候。(攝:朝雲)

粉嶺馬屎埔一塊農地今日有收地行動,其間被指是恆基派出的近百名保安人員出動抬走留守者。期間有居民手拖著小朋友在旁守候。(攝:朝雲)

【文:朝雲】

記得初到馬寶寶幫忙,筆者和大多港人一樣,都是私有產權的信徒。曾向村民進言,港人篤信私有產權,應避重就輕,強調程序的不法為宜。筆者仍印象深刻,卓佳佳不置可否的默然。

後來閱世更深,才明白有錢就是任性,就是屈機。當一切都可量化,可用金錢來買賣,有錢人永遠玩晒。

廣告

左翼與自由主義一直爭論,私有產權是否符合公義?回顧歷史,早於羅馬法已有條文保護私有產權。羅馬以農立國,人民胼手胝足,躬耕自食,搶走人家辛勞的收獲,當然不對。私有產權的確可以保障公義。

廣告

然而當一切生產資料(如土地),都可私有和壟斷,擁有者藉此滾動財富,致令富者阡陌,貧者無依,私有產權就失去正義。

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早提過一著名例子:三小孩爭一樂器,三人都各有理由,說樂器應歸自己所有。一說樂器是自己做的;二說只有自己能演奏;三說自己沒有樂器。

留意資本主義不一定支持第一原則,因為第一個小孩未能物盡其用。資本主義也不會絕對地擁護私有產權,不少經濟學者便支持遺產稅。

資本主義強調能者多得,而非多勞多得(靠腦搵食的人,收入可遠超工廠工人)。能者擁有更多財富,有車有樓有遊艇搞明星等,筆者從不嫉妒。但不等於社會物品,皆可無止境地任人私有。人民有賴土地而生。

是故漢娜‧鄂蘭區分「財產」和「資產」:前者為個人努力所得;後者就是買入生產資料(如土地)換取的暴利。前者應竭力維護,後者需大力節制。因為後者的利益,並非純粹靠擁有者而來,而是社會的共同財富。

筆者當然明白,大部分港人依然會無條件地擁護私有產權--請繼續供樓,你們要接受現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