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私營基層醫療形同虛設 港府應適度推展公私合營

2018/5/14 — 13:56

圖片來源:醫院管理局

圖片來源:醫院管理局

【文:黎子駿】

本港公營普通科以及專科門診服務供不應求的情況極度嚴重,中文大學2017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只有14%需要專科門診服務的長者可於4星期之內獲得服務,嚴重低於西方發達國家的約九成,情況可謂強差人意。然而,客觀的人口數據以及流行病學研究結果均指出未來二十年本港類似狀況只可能加劇而不可能紓緩。當中因由包括人口老化,慢性病發病率增加,以及公營醫療人手持續短缺等。政府早前推出的自願醫保計劃蒼白無力,乏善足陳,排除高風險池,對長遠醫療融資缺乏最起碼的承擔,計劃形同虛設,令公眾失望之極。

融資制度不改,問題郤依然存在。事實上,慢性病病人,如高血壓和糖尿病患者,較少向私營診所求診,因為涉及長期的財政重擔以及資訊不對稱(醫生可能處方不必要的藥物或其他服務)。反觀公營診所受政府及公眾監督,且近乎免費,對這些病人而言,可以免郤長遠的財政壓力,又可獲得優質的醫療服務,實在是不二之選。現時雖有一些計劃津貼到公營診所求診的糖尿病患者到私家診所獲取服務,但因為處方的藥物等只能跟隨醫管局的指引,不可自由處方,無利可圖,故私家診所參與度非常低。故此,在沒有社會健康保險制度的情況下,公營診所繼續被迫接收大量需要長期服務的病人,瀕臨崩潰,而私營市場則繼續只醫傷風感冒小兒科圖利,未能為這些病人肩負起基層醫療的責任。

廣告

基層醫療是病人和醫療制度的第一個接觸點,大量研究數據已經指出優質的基層醫療可減低入院和死亡的風險。因此,既然政府在市民醫療保險方面磋跎十多年歲月終告失敗(以現時推出方案而言),應該另闢蹊徑,以求為上述這些病人提供優質服務之餘,又可減輕公營診所壓力。我早前曾於眾新聞撰文簡略評價以慢性病醫療卷(針對病患而非年齡的措施)資助病人到私營診所之優劣之處,而其中的隱憂包括私營診所因為無利可圖而不願參與,以及醫療處方未達標準化以致濫收費用。這些問題,我認為以公私合營的方式可妥善解決,並能有效將病人由公營疏導至公私合營診所,以下是初步的構想。

現時社區中的私家診所絶大部分是由一至兩位醫生經營,規模極小,本來就有很多局限,例如很難開設夜診,以及未能提供各類需要不同設備的檢測,亦因為上述有關慢性病患的原因,使得很多病人轉至急症室以及公營診所求診。有見及此,政府應該在社區覓地(或舖),提供一處具相當面積的地點作為一所社區綜合診所,設備以及租金由政府支付或資助,經營方面則可以由私營醫療集團競投。然而營運方必須遵循一些條款,使診所除了可以賺取盈利,更可達到真正的基層醫療的效果。首先,一般傷風感冒或其他較輕微的病症可以容許自由定價,跟現時私營市場類似,但是營運方必須確保慢性病的治療、處方及收費達致標準化及透明化,例如向醫管局指引看齊,並必須接受政府的慢性病醫療卷或其他補助制度。此外,必須提供夜診甚至24小時診症服務,以疏導一些有能力於私營市場求診郤因區內沒有夜診服務而轉往急症室的市民。這些診所亦應該盡力配合政府的公共衞生措施,例如大型的篩查計劃,疫苖接種,以及健康講座等等。最後,診所必須定期接受當局質量評測,例如病人滿意度和診症量等方面的表現。

廣告

上述的公私合營建議有不少好處。第一,由於具一定規模,以及質量受公眾監察,服務會比單獨執業的私家醫生診所更有吸引力,若慢性病病人受醫療卷補助,應可吸引一大部分病人由公營診所甚至急症室轉而往公私合營診所求診,大幅減輕公營部門壓力。第二,比起單獨執業,這種模式能更有效率地利用現時私營市場的醫護人員,提供到更多只有一兩位醫生的話提供不了的服務,達致規模經濟(economies of scale)。第三,由於營運方面屬私營醫療集團主理,面對市場競爭,在維持成本效益和質素上有持續的積極動力。

雖然僅為初步的構想,可是上述建議在政治層面上比繼續強推近乎自欺欺人的自願性醫保實在輕易得多。因為自願性醫保涉及多方持份者,如保險界、服務提供者、以及病人團體等的角力,而慢性醫療卷和公私合營診所的實現主要視乎政府當局的財政承擔以及魄力,在私營市場醫生的立場來說,更是多了一項就業的選擇,長遠更可提升私營服務的聲譽。當然,這項建議只聚焦基層醫療及門診服務,並未觸及住院及其他服務,政府應詳加考慮,為本港醫療服務注入公私合營的新元素,提升整體醫療體系的水平。

 

作者簡介:香港中文大學賽馬會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哲學博士候選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