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大學生會向校長發公開信 要求立即研究修例 廢除特首任校監制度

2015/10/7 — 21:57

圖片來源: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HKUST Students' Union

圖片來源: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HKUST Students' Union

科技大學學生會向校長陳繁昌發出公開信,鄭重要求校長立即成立工作小組,研究修改《大學條例》,廢除行政長官必然出任大學校監之制度,指有鑑於港大副校長任命事件,修例一事已是刻不容緩,並建議小組納入學生成員。

學生會指,五月初時已曾去信校長,表達修例的訴求,當時校長的回覆是"The matter raised therein will be looked into."。但經歷陳文敏事件後,學生會相信修例一事已刻不容緩,相關的研究工作必須盡快展開。

以下為公開信全文:

廣告


【修改大學條例迫在眉睫 杜絕政權黑手侵凌學界】—— 致陳繁昌校長公開信

陳繁昌校長大鑒:
校長平日必定為大學事務疲於奔命,故感謝校長撥冗閱讀此信。吾等眼見近日政權操控學界日益猖獗,皆極為關注,故特此來信,昐能與校長一同探討高教制度改革事宜,以守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之根本。

相信校長近日定有留意港大陳文敏風波,其作為港大校長馬斐森帶領的物色委員會之推薦人選,亦得不計其數的資深法律界人仕支持,故作為副校推薦人選本應極具參考價值。但校委會在建制人仕把持下,竟史無前例地將轄下的物色委員會之推薦人選否決。而否決過後,校委會中的政權代理人徹首徹尾藏在制度以內,以保密協議為藉口拒絕交代否決理由,時至今天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只有一句「以港大長遠利益作考慮」公開回應,整個決定黑箱作業不言而喻。唯一讓人聯想決定成因,只有政治力量從中作梗,左右大學的內部事務,令院校自主岌岌可危。

《大學條例》列明行政長官為各資助院校的必然校監,並可動用條例賦予的權力直接委任若干數目的大學校董,變相令院校的最高權力機關充斥政權的代理人,容讓政權藉著把持大學的命脈,在背後操控大學運作。這在是次陳文敏事件可見一斑,藉安插下來的政治力量排拒某種政治背景的人仕擔任大學高層。

從歷史看來,便發現《大學條例》是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產物,為殖民時維穩的工具。港英時期校監一職由港督擔任,作為宗主國的權力象徵,故手握大權。但時至主權移交的今天,高教制度近乎沒變,只有校監一職改由行政長官擔任,令大學的權力核心繼續由政權壟斷,高教制度仍舊保留原有的殖民色彩。近年,行政長官更頻頻安插富有政治色彩的人仕進入大學校董會,當中接近三成是現任或前任的人大或政協委員,令人猜想他們為履行政治任務而任之。故必須設立機制令當權者與院校的行政保持距離,及重新審視和修改現有制度的權力分配,以保院校之獨立性。

資助大學受社會監察故然理所當然,但這與行政長官可直接委任大學校董作監察並無必然性。校董會的社會人仕亦非只有由行政長官委任,亦可透過其他途徑產生。相反,現時行政長官擔任大學的必然校監,難起監察作用,因行政長官行使校監的權力時,毫不受師生及公眾監察,缺乏透明度。而現有制度更衍生出監察角色的校董會主導大學運作之反常現象,誠如這次港大陳文敏事件。換言之,現有制度難向社會交代大學的運作,未能收預期之效,故現時高教制度顯然存在值得完善的地方。

高等學界同氣連枝,各大院校都是命運共同體。雖然這次事件發生在彼校薄扶林,但處於同一高教制度下,我校絕不能置身事外。因現時慘遭毒手是香港大學,但他日難保其他院校相繼落得同樣下場。亦恐怕這事件只是政治干預學界的第一槍,若我們怠於亡羊補牢,各大院校之自由堡壘勢必相繼淪陷。故高等學界務必馬上展開修改《大學條例》的工作。

五月初時,本會曾去信校長,倡議廢除行政長官必然擔任大學校監之制度及修改《大學條例》,當時校長的回覆是"The matter raised therein will be looked into."。但學界經歷陳文敏事件後,修改《大學條例》事宜已刻不容緩,不能怠慢,務必盡快展開研究修例的工作。故此,本會鄭重要求校長立即提請成立工作小組,研究修改《大學條例》,而小組當中必須包括學生成員,以彰顯學生的聲音,以及員生共治校園的精神。

校長的領導才能及學術地位固然無容置疑,科大亦在校長的帶領下學術成就斐然。但昐校長能在高等學界危急存亡之秋恪守學者的風骨,為高等學界好好把關。專此函達,順頌
教安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2015年10月7日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