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學有幾「科學」

2017/7/21 — 12:50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且由動物傳心開始研討

替動物傳心不道德?相信動物傳心不道德?擁護推廣動物傳心不道德?

一位陳博士發表鴻文,提出了這樣的主張

廣告

祥哥從未為他人做過動物傳心(更未從中賺過一塊錢),但卻光顧過傳心師替自己的寵物傳心,也支持這樣做。那,究竟有多不道德呢?

拜讀了這篇《無知害人害畜》,仔細了解再三思量其中的觀點,仍然覺得自己未算無知,未曾害人,更沒有害畜。相反,動物傳心術這門技藝令我更深入反思身心靈工作的本質和實踐許許多人的問題,它幫了我和朋友好多好多,幫了身邊許多動物好多好多。為甚麼陳博士和我的信念和親身經驗(未見文中提到他與傳心師交往的經驗)那麼不同呢?

廣告

先要表達個人對陳博士非常欣賞敬佩:一方面抱打不平為民除害見義勇為是絕對崇高的俠義風骨,這個世界挺身擁護發揚天地正氣的人才愈益稀少,(做這種工作無名無利,更無助於大學升遷與象牙塔前途)舉眼所見萬中無一,值得大力支持表揚;另一方文中表達豐富的專業識見與嚴謹學術研究精神造詣,提出了種種言之成理感染力不簡單的論據;示範真誠無私旳求真精神,也是搞學術的基本風範。

只是想起了幾點一向關注的大問題,有衝動執筆陳述,拋磚引玉,且向陳博士及各方高人請教。

(1) 何謂「真」「偽」?有多重要?

科學的精神據說是「求真」,分辨出「有根有據經得起考驗的」(「真」)和江湖信口開河不學無術有乖「常理」的「騙術」(「偽」)。憑這樣的心態去辦事,原則上這是冷靜可取的生活取向,一般情況大致上問題不大,究竟人生總有非常理性的一面,世事許多都可以憑客觀因素的邏輯思辨去認知。

不過,人生路上太多經驗令祥哥明白,人的腦袋始終不是設計來全面認識世間大部分的事物「真相」,而且日常生活中我們許多情根本不會先尋求100%無誤的真理証明甚至保証才去做,反而採用其他辦法去作為決定的根據,包括成效,相信權感、見証等。隨便舉例:

祈禱——目前確有「科學証據」証明祈禱是靈光的,但是全球億萬人天天在做,多少個先看過這些証據?他們可嘗等待有「真」(非「偽」)的保証才做?

哺乳——自古以來天下的慈母難道要要等到有確實可靠的証據証明母乳對母嬰有益,才去授乳?如果有人跑出來高調喊停,要全世界的媽媽必須研讀人乳的母乳有益論據才好哺乳,有多荒謬?我可以罵那些人被推廣炘禱母乳者無知誤導,個個都無知又「不道德」嗎?

(2) 誰來判定真偽?用甚麼手段?

「就算動物傳心並不標榜科學……它的對錯必然是一個科學問題,亦必須要接受科學的檢驗。」是真的嗎?為甚麼?

由甚麼時候開始,科學成為了真理的唯一標準、最終極的判官?

人類文明今天的問題,我們這種社會幾乎所有問題,歸根究柢,從一個層面來看(還有其他層面的,祥哥講了不少),正是科學迷信的問題。

科學在最近兩三代人心目中,變成了最大最可怕(因為它雄霸主宰一切)的宗教,世人不管做甚麼都把它祭上來,要求全世界懾服——你不科學,就「証明」你是假的、無理的,不值得尊重、要批鬥打倒消滅的,你做什麼都是邪惡害人的騙局!

夠悲慘未?未。更悽慘的恐怕還是大眾往往運用它的名義來作為政治武器,排斥打壓異己:西醫和西方製藥工業正是這樣,例如澳洲美國意大利好快就會實行新法例,不打免疫針要坐牢了,只因為免疫針是「科學」,反對是不科學。(反對免疫針的老師在內地活動要受公安關注——你猜猜是誰?)

經過了好幾十年的殖民主義教育,本地市民普遍對科學盲目崇拜,對於科學的本質無知,只是人云亦云,奉為聖旨。(祥哥文科出身,中學大學時代集中鑽研人文(humanities)科目,擅長文學批評與創作之類。畢業後深感自己的學術世界需要文理兼顧,兩條腿走路,於是三十歲「高齡」投身科學,進入當年全球一個最著名的應用語言學學院苦讀5年,得到科學的博士學位(語言學是用絕對科學而非人文的方式研究語言),所以也敢認對科學略知一二;以下的論述會失諸粗淺,但個人確信方向是夠正路的了。)

(3) 為什麼一般人心目中的科學用途非常有限

科學只是一個工具。它在某些情況下非常管用,但既非萬能,更在生命中最重要的範疇往往完全不派用場。就如溫度計可以精確報告一個地點的溫度,卻無法量度噪音或輻射,更測不出人體的血壓,有人揮舞著溫度計,高嚷世上沒有噪音這回事,講輻射講血壓全是騙人的、害人的,有這樣的道理嗎?當今之世,處處以科學唬人打壓人者正是如此。

當今一般人所理解的科學,其實是一種實証 (positive) 的手法,凡事講求証據,例如傳統「西」醫自己定位為 “evidence based medicine” ( 按証據來辦事的醫學)。現時我們社會的主流文化處處採用這種態度,政府公共政策尤其如此,因為等到有了「足夠」據証肯定尼古丁害人(尤其是後來証明二手煙有害),才開始了禁煙;因為有了「足夠」客觀証據,肯定地球變暖氣候反常等等將會帶來普世生態災難(而不是由於人民崇敬大地),各地政府才攜手搞環保;因為有了「足夠」客觀証據,肯定食肉不利健康又對破壞地球生態(而主要非由於慈悲、倫理問題),世人近年才大量棄肉茹素。大家都是完全按「科學証據」來制訂、調整公眾政策和個人行為準則。

不過問題還是在於:這些「証據」有多可靠?是由誰根據甚麼準則搞出來的?答案是所謂「慣常 (conventional) 」的科學方法,這就是一般人普遍理解的科學。那麼它又是什麼?如何搞出來的呢?

其實這一套傢伙由二三百年前開始流行,因緣際會籠罩西方文明的東西,正名為 reductionist  science(還原式科學),是由四五百年前笛卡兒、牛頓那一輩的科學家提倡的。它主要用理性分析,重視簡單的因果關係,基信念在於認為現象可以通過將其化解為各部分之组合的方法,加以理解和描述。無疑,這是一套強力好用的方法,現代的種種科技,由太空火箭到電腦,莫非按此研發出來。

不過二百年前開始,已經有科學界中人清楚看到:宇宙萬物運作,遠遠比這種科學的思想複雜,實在不可能單由此簡化的意念可以理解,於是有人提出另一套以量子物理學為本的新模式予以配合,果然漸漸成熟之後証明極為神奇好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就是由此開發出來的;現在種種以前一直被貶為怪力亂神反科學的學術及現象,例如所謂「特異功能」、「超自然現象」之類,一一可以運用量子理論去解釋清楚(詳見周兆祥《無非是有心》)。

可惜的是時下有大部分學術界的專家,看來包括陳博士在內,未曾隨時代進化進入量子紀元,仍然緊抱舊式的還原科學觀,以此為上方寶劍,對於鞭長莫及的范疇矢誓趕盡殺絕,目前社會的悲劇恰好正是在此:未有足夠用他們(還原式科學)方法理解到的,一於格殺勿論。眼前例子無數,直到「証明」吃肉不健康不環保,提倡吃素都是反學、迷信、導人入邪門的別有用心歪論;綠色人士歷來提倡靈性復興關愛大地恢復天人連結,在他們眼裡是痴人說夢(聯合國不會因此而倡議動手拯救地球生態。舊式科學未能理解卻又拒用量子科學去認知,所以順勢療法是「偽科學」。總之一切事物(包括動物傳心術)必須符合舊科學可以接受的條件拿出以他們訂的目標來解釋的証明,否則都是騙局,完全不道德。

(4) 動物傳心有何稀奇古怪?

回到眼前鬧得全城沸騰的動物傳心術,按這樣理解,道理明顯不過:明明近年有無數個案,証明人畜心念溝通確有其事(例如請聽祥哥講那些個案),外地本地傳心師、案主、還有從來不碰動物傳心的「局外人」紛紛作了大量見証,我們自居最高判官的科學家還拿著舊一套去自以為「踢爆」人家的騙局,大罵眾人不道德,多令人遺憾痛心啊。

反而祥哥稱讚身心靈工作者企圖以科學的態度去解釋(向未有緣份進入量子世界的人講只是夏蟲語冰),耶穌佛陀從來懶得吃力不討好陪人作此類無謂之爭,不過那時社會還未有舊科學霸權主義橫行。要努力進入他們狹隘過時的範式去周旋,相信非常容易五癆七傷,其實誰只要肯看看能量紀元的入門著作(例如只閱 "The Field” 一本),就甚麼都不用爭拗了。我們的科學家拒絕開放心靈,再爭辯下去只會傷和氣浪費生命。

*    *    *

話說回來,業界良莠不齊當然值得關注,消費者付出代價當然有權查明服務提供者的資歷能力,至今為止此類服務所依據的理論還有待發展出較為理想讓大眾容易理解接受的解釋(例如催眠術、靜心,也要經過幾十年才「依附」舊式科學搞出此類解釋),祥哥完全支持身心靈工作專業化、理論技藝精益求精。我們倒不宜基於從業員功力未夠或個別失誤而全盤否定一個新興行業的價值,傳媒用不正當的手法採訪報導歪曲事實更要不得,拿未追上時代的舊工具落伍思想範式去試圖否定新時代的文明發展,正是這個世代全人類幾許悲劇的本源。

這次動物傳心風波感謝有線掀起關注討論,原來涉及的不只是一個行業的問題,更是整個身心靈界受到社會理解認受的問題,更更是文明醒覺轉化的大問題。綠色運動無非是人類亙古以來最戲劇性的靈性復興 (Spiritual renaissance) ,我們能夠有機會集體活下去,全賴這個集體甦醒,恢復天人合一意識。

加油,互勉。

(立場科學版更新編按:本文不代表科學版觀點;我們歡迎各方討論。原編按為「本文觀點未合科學的嚴謹要求,但立場科學版歡迎較真之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