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愈靜

林愈靜

IT男,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者。個人blog是:http://poemsays.blogspot.hk/

2015/1/16 - 4:02

移民香港有多吸引?

新的施政報告特別提到移民政策。有人擔心以後自己身邊同事都是講普通話的。

其實今時今日的香港,對於真正的人才還有多少吸引力呢?

我是優才計劃推出後第一批申請來港的移民(2006年公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我即刻準備材料申請,于2008年獲批來港面見),就個人經驗談談移民政策對內地的影響,當然我的取樣未必具代表性。

廣告

首先,在政治動蕩,高壓,經濟危如累卵,環境一團糟糕的內地,今時今日,我的同事朋友中,尚有經濟實力或者技術能力者,以前從沒考慮過移民的人,都開始考慮移民了。移民在國內已經不是一個話題那麼簡單,已經變成很多人主動積極去面對的問題。

其次,香港對內地是頗具吸引力的移民城市,因為距離不遠,同聲同氣(如果是廣東地區講粵語的人,就更適合)有一國兩制,有法制,人權,自由,是國際都市,商機多,工作機會多。

但是,真正從中國內地移民香港的人,大都是循投資移民計劃(約佔九成),技術移民:內地生留港計劃和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即:先有公司聘請),優才計劃入境的(先審批後搵工),可謂少之又少。以下是部份優才計劃數據:

資料:http://www.immd.gov.hk/publications/a_report_2012/tc/appendice/appendices-05.htm

資料:http://www.immd.gov.hk/publications/a_report_2012/tc/appendice/appendices-05.htm

我個人分析主要是以下原因:

1.推廣問題,我剛才點進去看到優才計劃的頁面,看到的例子一個瑞典的設計師,中國大陸的是李冰冰。事實上,優才計劃剛推出時新聞上引用的例子是朗朗。這給人一種印象是這個計劃是給名人明星運動員等準備的(即:所謂『成就計分制』),只有仔細閱讀計劃詳情才能發現其實有個綜合計分制是為普通技術人才準備。(來源

2.移民心態。大部分移民香港的人之所以選擇香港,其實是想獲得香港身份,然後繼續在國內賺錢,並沒有真心想在港生活。其實移民其它國家的中國移民也有大致的心態。眾所周知現在中國是個冒險樂園。已經發財的人移民只不過是想資產獲得保障,然後再返來搵多點退休。離開中國這塊樂土,未必就能發揮『所長』,這也是為何選擇投資移民的人數是最多的。

3.香港對技術人才還有吸引力嗎?

我本人是做IT的,有一些同齡朋友,工作經年,想創業的,到香港考察過後放棄了移民香港,這也是事實,香港如今的確不是個適合創業公司的地方。無論是資源成本還是政府政策,都沒有任何優勢,IT創業方面甚至不如內地(當然內地有更大的問題)。他們會選擇加拿大或者美國。甚至有一些已經循技術移民移居香港的IT人,找到赴美的工作就放棄香港。在港這三年,我也有介紹過國內的同事來港(甚至有些公司可以幫助解決工作簽證)但他們選擇放棄,有的是因為離不開內地,有的則是因為不喜歡香港,壓力太大。

所以就我個人所知,因為個人興趣主動移民香港的,不會很多。如果狼英目的在於用內地人置換香港人(趕走香港人),技術移民方面可能主要還是靠引入內地人才計劃上做文章,吸引一些安排好的人來港。正如沈旭輝博士先前所言,香港人移民走了,內地有海外工作經歷教育背景的人會填上(而不是留給香港人做向上流動)。任何移民計劃的審批大權都在政府手上。如果有一天身邊的同事大部分都講普通話,最大的可能是身邊的公司都變成了中資公司。那時的香港,可能已經是一個普通的擁擠而嘈雜的中國城市。不再是國際城市。

香港的未來?

我本人是因為喜歡香港,下定決心要離開內地來港定居才申請移民的。但獲批後遇到金融海嘯,沒找到工作,延期兩年後才找到工作正式來港定居。從計分制來看,政府推出這些計劃的確是想技術人才真正來港定居(最好再生多幾個小孩來應對人口老化)而不是取得身份後再其它地方發展。但以我個人體驗而言,定居香港何其不易。而且自我來港三年來,看到的是各方面日益變差的香港。和內地相比,優勢已經越來越少。

雖然已經工作了十幾年,有一點存款,但比之香港樓價,真可謂杯水車薪,再加上為非永居人設定的double SSD,所以,我完全沒考慮過買樓。我和太太到港後租樓住,三年漲了三次租,每次一成左右,最近一次甚至超過一成(人工卻從來沒有這麼穩定的加過),業主企的很硬,不加就搬走,我唯有捱貴租。我兩個女兒在香港出世,我如一個普通香港人一樣關注她們的成長和教育,也曾帶著女兒interview了十幾家幼稚園,如今香港的教育制度之畸形已經到了何等地步,可以看最近播出的《鏗鏘集》(做不完的家課)。

樓價貴,房租貴,教育制度畸形,普通人向上流動可能性降低。

然後就是佔中運動。雖然一代人的覺醒激動人心,但政府的無恥對民眾的無視,香港渺茫的民主前景,都令人心寒。然後就是官商勾結,司法獨立受壓,廉署聲譽每況愈下。香港的日常生活因為梁特的『積極與內地融合』而大受影響(水貨問題造成的商業模式單一化)。

我愛香港,雨傘運動中,也盡我所能做了我該做的。但我個人在如今的香港看不到任何未來(買樓安居,創業等),也是為了女兒的教育,雨傘運動後,我已經決定離開香港,從內地『逃』到香港,現在要繼續逃下去,這種凄惶之感,是文字無法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