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空談「高薪養廉」,任由「庫丁下蛋」

2016/4/4 — 11:1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香港特區政府自詡高薪養廉,實則慷納稅人之慨,據庫房以自肥,分權勢以互利,高薪厚祿勝過國家元首,缺德低能堪比奴才走狗。特首有特首私相授受,高官有高官貪得無厭。日俸萬元仍要以權謀私,香港勝在ICAC no eye see。高薪養廉?堂堂專員,操也守不住,不白養了個廉署?

香港在秦朝屬於何國領土,管他。我只知道秦朝以來,黃河長江流域這片文明故土歷代以來都是貪官多、清官少。這是皇權官場文化的基本法,香港開埠亦難倖免。英殖時代末期出了個廉政公署,好不容易鏟除舊患,澄清吏治,萬眾仰望。想不到回歸之後十數年間,黨權官場文化投胎改革開放,大鳴大放轉世大興土木,豪花儲備強推高鐵三跑,財團貪官強徵民土囤地。當中究竟有幾多利益輸送?

須知廉潔的潔字,是所謂潔身自愛。關鍵詞是「自愛」,包含道德操守、正義誠信。古代官俸微薄,貪官污吏廣開錢路,同流合污,自然家肥屋潤。清廉剛直的好官必然家徒四壁,分別就是冇自愛與有自愛。敢問特區政府那班不知自愛的高官,你受了高薪厚祿也養不到廉?是不是比「庫丁下蛋」更可恥?

廣告

庫丁,是大清皇帝國庫裏的雜役。別以為這是投閒散置的下等工,全是貝子貝勒說項保薦的。原來清朝的皇親國戚雖然爵位顯赫,實則食祿微薄。王公貴人不夠揮霍,便想到從國庫下手。大清賦稅不納穀物,規定各省上繳銀綻,國庫貯的便是銀子,負責搬運的庫丁就是他們的運財童子。庫丁都是不學無術無賴之徒,認定一兩個爵爺做靠主,保薦成功之後,所得贓銀六成獻給靠主,四成分予同黨,是頗有制度的貪污集團。

廣告

清朝雖然未有廉政公署,國庫總有嚴防虧空公款之策。庫丁進庫前先脫個精光,換上薄麻緊身庫衣。收工出庫前要叫口號、拍手,跳過十二根扁擔。叫口號,怕你口裏含銀。拍手,防你腋下夾帶。跳,叫你糞門脫穎而出:躍然不慎,擲地有銀,謂之「下蛋」。下了蛋的庫丁,斬絞流徙,無從抵賴。(何以進出國庫不秤體重?可能是更易串通作假。)

庫丁的糞門是貼身夾萬。據[清]曾樸《孽海花》描述,這藏金窟要「投名師、下苦工」,勤練一兩年自能海納百川,守口如瓶。各省鑄銀形式各異,元寶元絲居大不易,獨江西的是橢圓形狀,紋理細緻,只須包布塗蠟,三百紋銀也能安頓,一年十萬百萬亦作等閒。

本文無意以史為鑑,更不敢借古諷今,只為博諸君一燦,別無他意。「庫丁下蛋」的集體貪污事件純屬清宮掌故,與香港特區政府接二連三利益輸送醜聞如有雷同,實屬不幸中之巧合。古今中外大凡利益輸送,黑箱秘道例必迂迴曲折,污穢不堪,此為萬世不易之真理。

然而,毫無法治可言的滿清皇權時代,監守自盜者挖空糞門,一朝下蛋,立殺無赦,不可謂不嚴刑峻法。自詡依法治港的特區政府,對位高權重財雄勢大知法犯法者,每每網開一面豁免起訴,或諸多理由拒絕公開資料,是社會文明的進步、對貪腐的寬容?還是,以權謀私者智商日益提高,挖空心思,不易露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