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突破 MeToo 事件令人最心痛的,是 Sloth

2018/11/27 — 14:15

最近有關善樂的紛爭仍是基督教界熱門話題,但本人卻不想討論太多。及至今日,本人有機會參與網台節目時,重新稍為跟進突破機構的 MeToo 事件。相關事件的詳情,能參閱《端傳媒》的報道,以及今日本人與其他主持一同進行的節目

完成整個節目,大抵最讓我深刻的,是齋 Sir 談到的 Sloth:怠惰。怠惰一詞與「懶惰」稍有不同,「懶惰」普遍有「懶散」之意,但「怠惰」則更深刻的,代表一種「明明有緊要事要做卻不做」的平庸之惡 — 這是一種「蓄意的」、「處心積慮」的放縱。機構在每一次的回應中,均顯出這種「怠惰」。

首先,堂堂大機構以機構名義,會面口頭所作出的種種承諾,竟然只是空口說白話,敷衍當事人,零主動跟進、零主動聯絡當事人。每次當受害人逼不得已的進行行動,例如被傳媒訪問、要進行聯署,才「死死地氣」出嚟「勉強」應付一下你。這種態度,是對受害人的極不尊重,是性騷擾事件本身的二次傷害。而,這種「怠惰」基因,出現得最多的,其實是香港政府,不是嗎?因循、少做少錯唔做唔錯,逼得你走投無路出絕招(例如報上傳媒之類),才勉強「擠牙膏式」給你少少回應,到頭來又賴番你「你做乜搞大佢啫」(耶教機構仲衰多兩錢重,話你唔憐憫弟兄姊妹……)。此情此境,活脫脫就是政府的翻版。何解好學唔學,學埋中國文化啲咁嘅衰嘢?唉!

廣告

當然乍聽一面說詞,難以明白全貌,甚至可能突破有關機構能有完全另一種說詞。我個人而言,也很希望能有一個平台讓彼此去申述,透過媒體,讓真理越辯越明,更加還當事人(不論受害人抑或機構都好)一個公道。

坦白說,今年是基督教動蕩的一年,先有善樂事件、又有突破 MeToo 醜聞事件。令我失望的,是基督教在今次 MeToo 事件中,完全未能痛改前非、「Learn a Lesson」,只是一如既往地「臭屎密冚」(講緊我寫嘢都寫咗 4-5 年,果真是一點改善都無……)唔好再同我講乜嘢「教會都是罪人」、「教會邊有完美」。我知呀、我真係知!但個問題是起碼要「知錯能改」先得㗎。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個重點是喺個「改」字度,你唔「改」、個「善」是唔會「大」嘅!教會很多時,只如下面的打油詩:

廣告

講你又唔聽
聽你又唔明
明你又唔做
做你又做錯
錯你又唔認
認你又唔改
改你又唔服
唔服又唔講

咁唔得㗎 :"(

(標題由編輯改擬,原題為〈談論突破 MeToo 事件有感:最心痛的、是 Slot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