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法會的鐘聲正為你我而敲

2015/12/23 — 12:45

立法會議事廳,資料圖片

立法會議事廳,資料圖片

立法會 2015 年的會議結束前,曾鈺成不無嘲諷地說終於有兩星期不用再聽到催魂鐘聲,而蘇錦樑在上星期五見記者時,亦說不停打鐘不是正常議會做法。當然,不消說,還有不少市民,甚至自稱泛民的議員,也不接受「點人數」的拉布策略。

當 John Donne (1573-1631) 就任倫敦聖保羅大教堂的主教時,倫敦正深受疫症困擾。正當倫敦人希望主教可以給他們一個答案或安慰時,卻發現連主教也未能倖免,抱恙了。一天,當 Donne 躺在床上休養時,他聽到窗外敲起一下下的鐘聲。他最初以為那是他的朋友為他的沉疴而敲,象徵他的將逝,但原來卻是為倫敦一條條逝去的生命而敲。

於是他就寫下了那句傳誦至今的句子:「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不要派人問為鐘聲為誰而敲;它為你而敲)

廣告

對我來說,我們也不要以為這兩星期的立法會鐘聲只是為議員而敲,因為它也是為你我而敲。

粗暴的政治和失效的議會

廣告

很多人仍然不能體諒議會的拉布策略。但拉布之所以能出現,是因為正常的反對的途徑都已被堵截:我們面對的,不是一個尋求雙贏方案和最大共識的正常政府,而是一個我行我素只懂一意孤行的 689 政府,它從來不聽任何反對意見,只會恃著那些循一個不公的制度晉身議會的建制議員為其護航,就橫衝直撞的推行惡法。

正如黃之鋒早前指出,在這樣的議會下僅僅投反對票,根本只是行禮如儀,客觀結果和建制派的支持票根本無甚分別。議會本為審議法例和監察政府,但如今,立法會明顯已失去這個效用。

在這樣的一個議會中,如何可以阻止政府強推惡法,又如何攔阻連「串流打機」和 「Cap 圖」都不知道是什麼的議員去通過這惡法呢?除了拉布,真的還有別的途徑嗎?拉布策略本身不是粗暴的政治手段;相反,拉布是種種粗暴的政治手段下催生出來的。這兩星期的「點人數」鐘聲就是在見證,如今的政治環境有多粗暴,多惡劣。

淪為舉手機器的議員和橡皮圖章的議會

用「點人數」去拉布看似威力無窮,但其實要破解也毫不為難:只要建制議員中的三十五位乖乖地坐在議事廳「出現」,無論他們睡覺又好,寫大字又好,甚至看「愛情動作片」也好,就已可以將「點人數」的「絕招」輕輕破解。

所以「點人數」能成功,就是這些不惜無恥為政府護航的議員連「出現」這最低要求也做不到。這不但代表他們連基本的工作態度也欠奉,更是他們淪為舉手機器的鐵證。一個稱職的議員,本來就應留在會議廳,聆聽、了解和發表每一個法案和條款的看法,然後在投票時作一個獨立的判斷。但若一個議員連出席會議也做不到,他又如何了解法案和按獨立判斷投票?他除了是一部在投票時按他們主子意願舉手的機器外,還可以是什麼?

一個以舉手機器議員為大多數的議會,就是一個橡皮圖章的議會。今天的立法會,就是一個橡皮圖章的議會,這兩星期的「點人數」鐘聲,就是在訴說這橡皮圖章有多可笑,多荒謬。

結語:立法會的鐘聲正為你我而敲

拉布不是疾病,而是病癥,而香港早已病入膏肓了:橫衝直撞不講道理的粗暴政治,恃著必有議員護航就強推惡法的 689 政府,連在會議廳「出現」也做不到,卻會在投票時做舉手機器的議員,和必然會通過惡法的失效議會。

是在這樣惡劣的的政治環境中,部分議員才逼得用拉布的手段去阻擋惡法通過。是在這樣惡劣的的政治環境中,立法會的喪鐘在過去兩個星期不斷被敲響。這些鐘聲就是為我們見證我們現在身處在什麼的現實之中,一個我們寧願遺忘也不願面對的醜惡現實。

所以不要再問這些鐘聲是為誰而敲。這些鐘聲,正正就是為你我而敲。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