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童話

2016/8/9 — 13:5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看到一個報道的標題,頗有意思︰「童書教講恐怖大話「化險為夷」 家長炮轟歌頌欺騙教壞細路 出版社認錯回收:版權購自內地 」有毒物品一定是內地(但故事其實是舶來品︰格林童話),欺騙一定是教壞細路(令人想起一個誠實的人告訴納粹士兵猶太人的處所),除了選舉主任還有出版主任評斷動機、誠意,道德,言論自由好像離香港很遠。

有問題的故事是這樣的︰「故事主角為廚娘格蕾特,她的主人準備請客,要求她烤兩隻雞。格蕾特烤好雞後客人仍未到,她於是到地窖喝酒,其後把兩隻雞吃光,但沒有誠實地向主人認錯。當主人磨刀準備斬雞時,客人剛好到來敲門,格蕾特開門後悄悄向對方訛稱其主人準備切其耳朵,客人聽到磨刀聲而嚇得轉身離開。格蕾特又向主人撒謊,指客人拿着兩隻雞離開,主人遂追出高呼:「留下一隻。」客人以為是叫他留下一隻耳朵,嚇得拚命跑回家。」

這故事頗原汁原味,格林童話裏的血腥、貪慾、狡詐都呈現了。

廣告

*********

但是否兒童適宜?我們或許要先問小朋友該看什麼故事?有所謂童話嗎?

廣告

我記得女兒曾經為安徒生的《人魚公主》,陷入她的情感迷官裏。為什麼人魚公主下場這麼淒慘,愛的人不知你愛他,還要永遠受苦。

幸好,安徒生說人魚公主「只需做300年的善事,經過考驗的靈魂就能不滅,不過還有方法可以縮減考驗的時間。如果我們(精靈)每天找到一個好孩子,這孩子能給他父母帶來歡樂、並值得他父母去愛的話,考驗我們的時間就會縮短。我們在房間裡穿行,孩子們是看不見的。我們對著他們可愛的舉動發出微笑,就可以在一年中又減去一年;但是如果為一個頑劣的孩子,不得不傷心地落淚的時候,每一顆眼淚都會讓考驗我們的日子增加一天。」

有希望,大人小孩子都受得了。

和朋友看格林「童話」,也驚訝它的「暴力」︰《白雪公主》的母親(不是淨版的繼母)為了自己最漂亮的慾望可以殺死自己的女兒。在《小孩子玩屠殺遊戲的故事》,天真的小孩把其他小孩當豬來劏。

兒童不就是天真無邪(因此可以天真無邪殺人、傷害人),和為了慾望不顧一切的嗎?

我就常聽見女兒要殺死人。

我也常看見女兒為了小事而大吵大鬧,不惜一切。

在我們成人眼中,這叫做不理性吧。

*********

另一種「童話」,就是有清楚的善惡報應,倫理規則穩定,兒童很快就知道什麼是規範。

可是兒童為何要墮入這些故事,正是因為他們要接受成人的規範吧。

看李長聲先生的文章,談到福澤諭吉道破桃太郎其實是壞蛋,搶「鬼」的財寶,不是為了什麼公義,只是給自己的家人,自私自利,卑劣之至。

我不是反對這種說話,只是我覺得童話故事少不了這個「以我為尊」。這點看似是叫人自私自利,但卻也是保存每個人內心構成自我的真實慾望。力量、幸福、滿足……這可是每個人的生存意志啊。

當「我」的世界被解體、被重造、被融合,我不需要童話,我要的只是論述、民族故事、倫理道德、「大我的符號存在。「我」被壓抑,但「我」仍是存在的。

你要童話世界也講道德,其實是要消滅童話世界呀。

 

撰文: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