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簡易香港史】黑化港督德輔與第一次股災

2016/10/27 — 11:40

香港初期的運氣,其實也不算特別好,但是跌跌撞撞,總是平安過來。

即使軒尼詩不受洋人歡迎,還是算有不少增長。一個初生的殖民地,算是變得欣欣向榮。但是,人有三衰六旺,香港也有運氣倒霉的時候。就是德輔上任之後,德輔在軒尼詩離任後,在一八八七年就職。

他是年輕時被老豆迫當教士,他不肯被老豆控制人生,老豆大怒,不肯付錢他讀書。德辭就輟學不讀,沒有讀成學位。形成了叛逆的性格。

廣告

這也使他成為一個個熱血抗爭者,即使年輕時在南美洲的圭亞那任公職,他還是不顧身份,為過那些殖民地版欺負的底層發聲。為他們的不當待遇行使公義,大唱今天我,但是根本沒有人認真理會他,最後覺得他很煩,便把燉其冬菇,放逐荒島。

其實也不算很荒,就是外面的聖露西亞。條友被放逐也不甘心,繼續幫圭亞那的勞工抗爭。英國佬終於肯放他去調查那處的勞動情況。

廣告

怎料卻慘遭別人篤灰,圭亞那那邊的萬惡資本家早就做足準備,去到調查時,勞工們的勞動情況良好。德輔反而被人說成是誇大事實的搞事廢青,百口莫辯。

中伏的他,性情開始大變,走向黑化,連運氣也非常黑。在他上任後,他就要面對香港的房屋問題,面對之前的天災,那時候香港的房屋問題已很嚴重, 為了解決這問題。

德輔開始引入外來地產投資,成為了「置地」,這也開啟了香港地產霸權時代。香港第一家證券交易所,也在此時成立,當時叫「香港股票經紀協會」,不像現在一樣天天在賭場玩。偏偏在當黑的在,香港一成立股市,就立即出現丁蟹,不,出現股災。

因為國際銀價不久之後暴跌,三年之內暴跌了三成以上。華商很多都使用銀元,這使他們週轉不轉,導致他們要拋出股票套現,個市就爆了。股票不僅沒有帶來財富,反而這樣一爆,使大家有心理陰影。

在德輔帶衰下,香港人很快就享受了第一次股災。德輔所主理的香港政府,種族歧視也越來越嚴重,也越來越腐敗,例如庫房的首席書記阿爾費斯,私吞了相當於現在幾百萬元的公款。

這件事的嚴重性在於,盜款者是港府高官,郵政局的匯兌主任巴拉達斯也盜用了公款,貪污和侵吞公款,成為了香港的常態。德輛因為出身低級殖民地人員,在官場久了,心理又受創,結果縱容了很多下屬亂來。

雖然如此,但德輔也有做對的事。他一上任,就設立了陪審員制度。雖然香港人不用當兵,但陪審員卻像是香港版的兵役。因為當陪審員是不能自由行動,甚至要在法院過夜。差不多等於被軟禁,所以是一件苦差事。

除此之外,他也建立了山頂纜車。之後,德輔終於離任退休。香港的惡運是否停止,否極泰來了呢?錯了,剛好相反。

【文:鄭立】

【圖:多利】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