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籠裡籠外

2015/8/28 — 13:25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這兩年我到學校講talk,講動物權益,對我來說是很輕鬆也很得心應手的事。自己在動物工作上的經歷很多,有講不完的動人動聽的故事。不論大、中、小學,學生的反應都很正面。但我也不是沒有壓力的,最大的壓力來自老師、校長,而他們最大的壓力則來自學生的家長。

每講到一些很敏感的話題,例如:流浪狗是不會無故咬人的,流浪動物是應該餵飼的,漁護署捉流浪動物去人道毀滅是野蠻落後的,寵物店是不應該買賣動物的,又或野豬有權自由自在在城市活動的……這些有違社會規範、離經叛道的說法,進入老師校長們的耳中,無論我說得多有道理,他們都難免落得有點尷尬。

我明白學校的確是有他的難處與顧忌,畢竟除了學習知識之外,學校是教人循規蹈矩的地方(大學例外),要拆毀一些社會既定的錯誤觀念不是一兩個talk可以做到的。最擔心的當然是家長的投訴。我設想學生將我所講的回家跟家長說,在沒有「前文後理」的背景資料下,家長很可能會認為我「教壞細路」,繼而投訴學校也就無辜了。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步步為營,適可而止,如履薄冰的,有時會感到隔靴搔癢,不是味兒。

廣告

終於機會來了。上星期到一個社區中心進行「小班教學」,對象是幾十個小學同學。負責的社區主任比我還「勇敢」,早在講座前已為參加者分成小組,由年輕的義工導師事前做了briefing (落定藥),設計好了不同的展板,製作了道具,解釋了講座的意義。這次講座的主題是城市裡被剝削的動物,而我們決定集中講私人繁殖的黑暗。我先解釋了寵物店所出售的動物的來源就是私人繁殖,然後講了一些繁殖場裡的「真狗真事」,展示了很多「驚心動魄」的相片。他們年紀都很小,即使完全明白我所講的,但都只限於表面吧。 於是我們把一早準備好的「模擬狗籠」,讓小朋友去體驗動物暗無天日的慘況。小朋友都是自願參與的,有些抱著貪玩的心態,但當中有些是很認真想去感受一下的。

於是小朋友三個人一組的爬進了籠。那一刻我真的有擔心過,萬一有家長跑進來看見自己子女爬進狗籠怎辦? 會投訴我嗎?但看到小朋友的踴躍,我不管了。

廣告

也慶幸自己當時有勇氣堅持。

大部分的小朋友坐不到五分鐘就叫苦了,說很悶,籠很窄,想離開了。我跟他們說,動物要被困在一個更髒更小的籠,不是五分鐘,是一年、三年、五年,為的就是要生BB供應給寵物店……直到他們不能再生,沒有利用價值,然後被遺棄,然後死。

我要他們在籠裡安靜,因為狗在籠內是不能吠叫的,否則會被虐打,會被割聲帶。我又向他們說了「花花的故事」── 一隻在繁殖場內斷了前手還要繼續生的松鼠狗的故事,她住的籠細小到她要把咀伸出籠外呼吸…… 如此,我相信這些小朋友都會明白甚麼叫私人繁殖了。

我的目的很單純,我不期望他們會明白甚麼是動物權益,我只想讓他們從真心出發──己所不欲,勿施於動物。人和動物,也不應被困在籠子裡的。我當時問小朋友,誰可以答應我,這一生人絕不會買動物,結果,所有小朋友都舉了手,很肯定的告訴我,永遠都不會買!我很肯定,當中一定有小朋友會告訴家長當天的經歷,而感恩是,我還未收到投訴。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 facebook page

原刊於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