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粒粒皆辛苦」

2016/9/22 — 0:1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周思中(本地農夫)】

講多兩句。官就話搵地起樓係粒粒皆辛苦,鄉(抑或黑,唔好意思我分唔清)就話棕地車場有社會功能。怎能不握腕?

廣告

話說圖中的紅火蟻「難」,是早兩日割完禾,打穀時給咬的。種米給自己吃,有剩就賣點給朋友,不用污染泥土的化肥農藥,也不用長程運輸,算是社會功能對不?問題是,荒地就是多蟻丘,我們借水稻田隔離的荒地打穀和暫時安放割下的稻桿,馬上便惹來大量紅火蟻來散步。拿起一把稻桿,便註定要給咬幾口。每刻都在想,若痛就縮手放下,何以完成工作?種嘢就是這樣,要顆粒入倉,就唔可怕痛,哽咽更是無謂。從某個角度看,頗為悲壯。

連打三日,打到星期二中午,好彩終於打完,然後晚上便下雨。能夠顆粒入倉,天公還算造美。粒粒皆辛苦,梗架啦,最緊要係有得繼續種,越來越多人種,越來越多地復耕。唔是起樓,唔是棕土。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原題為〈[真重口味,慎入]粒粒皆辛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