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粗口歌與反抗的起點

2015/5/8 — 16:26

血汗攻闖,youtube 片段截圖

血汗攻闖,youtube 片段截圖

【文:PSY】

不明白,講粗口為何軒然大波;不了解,講粗口者為何指責別人講粗口。講或不講粗口,從來只是一個偽命題,真正的問題是,為何講粗口?講粗口的背景是甚麼?講粗口又代表了甚麼。

中產價值一直壟斷的教育界

廣告

粗口作為一種流行於基層市民的次文化,一向也被中產階層所抗拒。尤其是青少年次文化從來也被「家長」、主流等等的價值所抗拒,源於它對抗父母長輩,偏離成人社群(例如,所謂的律師及家長聯盟,正代表了中產結合家長式的文化)所要求的道德規範,及其語言的潔癖。

此外,這種主流文化的反撲在教育界更為明顯,由於香港教育界一直由中產階層的老師及學者所壟斷,而香港的中產家長出於「關心」子女的成長,深怕學生學壞,尤其當學生在校園講粗口,更容易觸動他們保守的神經。

廣告

講粗口,更是理所當然地被主流(及自以為高雅)文化所排斥,並使用各種的方法打壓。

講粗口,反抗的精神

基於這樣的背景,大學生們講粗口更能令人理解,由於大學生已開始踏進成人的世界,但又未完全成為成人,仍帶有反抗成人的世界的理想及熱情。所以,他們講粗口或唱粗口是一種對主流中產價值及家長的不滿。基於這樣的不滿,建制派及中產家長的打壓是必然的,他們不理解學生們的用意及其背景,以為學生們應該好像自己一樣跟隨「中產的主流文化」才是對他們的最好,不明白大學生們對時局的不滿,也不理解講粗口能作為一種發洩的方法。

不單如此,粗口歌作為一種反抗的文化更是表達對政府、警察的不滿。在後雨傘革命的失落,大學生是最受影響的一群,由發起罷課到學聯的世紀談判,至現在的退聯潮,也是以大學生作為主體,不難想像他們是對前途最無奈的一群。粗口作為一種反抗的方法及符號,理所當然地成為大學生宣洩不滿的渠道,更是他們在對抗政府的行動後,最能形容現狀的言語。況且,面對政府及警察的暴力,大學生不講粗口,更算不上關心社會政治的知識分子。

自己講粗口,卻叫人不要講

最諷刺的地方是,一方面反對大學生說粗口歌或講粗口,另一方面卻在城市論壇大講粗口,更直接教唆別人在論壇上講粗口,豈不是一個可笑的矛盾嗎?

大學生固然是中學生的榜樣,但親中團體,甚麼家長大聯盟,豈不更是他們的榜樣嗎?自己的父母,社會上的專業人士,不是對中學生來說更有影響?與中學生(他們的子女)不是有更直接的接觸?家長不是比大學生更應成為中學生的榜樣,不應以辱罵及粗口的形式表達不滿?

換言之,真正影響到學生的價值觀,並不是講粗口或唱粗口歌,而是成年人在社會上對待異見的態度,及他們對年青人有否展現出包含的胸襟,更重要是,有否以雙重標準對待自己及別人。

 

 

原題為〈粗口歌,反抗的起點〉

作者簡介:通識科老師,左翼基督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