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神病康復者未能出院的原因

2016/5/27 — 19:06

資料圖片: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Chong Fat /Wikipedia)

資料圖片: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Chong Fat /Wikipedia)

自港英時代,平等機會委員會成立,在朝野各有心人努力下,電視廣告、宣傳單張、簡單淺白版醫療報告,各式各樣,務求洗脫精神病患者污名,去除歧視。近年,更提出無障礙聘用,僱主聘請殘疾人士,可得到數萬元獎勵。然而,社會對精神病誤解,依然存在,這可在零五年至今十一年來精神病院舍宿位無寸進看得到。

以「鬼地方」形容精神病院,實不為過。無論病人醫護,皆希望患者早日出院。病人想再呼吸自由空氣,醫生一天隨時看上百個病人,患者康復出院,可減輕工作量。病人住院要兩三天看一次,出院可以八九個星期才覆診一次。護士更不用說,與病人比例,起碼 1:10 。但為何有些病人康復後還未能出院呢?

其實,每年住院與出院病人數字相若,有些年度甚至是出院人數高於住院,然而,如果單純看前面數字下判斷,並不科學,因每個人住院時間都不同,而且有些病人是一年內入院兩次,甚至三四次。如果單純以出入人次計,應該醫院可以有空無一人的真空期。

廣告

根據 2016 年財政預算案,宿位和 2005 年比較,都是只得三千多個,有病友等超過一年也等不到。

全世界也充滿歧視,尤以華人社會為甚,即使是台灣,發生隨機殺人的小燈泡事件後,也出現濫抓病人強制就醫,出名關懷弱勢的台灣也如此,何況香港?屯門群育學校事件,建制派區議員聯署反對,他們是居民選出,背後沒有民意支持,打死我也不信。露宿者被食環署夜晚在住處洗地,也是區議員給予政府壓力。對街友和學習有問題學生也抗拒,更何況他們認為有可能拿刀砍他們的精神病患者?

廣告

的而且確,大部分康復者可以回家,不能回家的當然是進入宿舍,但宿位多年來沒有寸進,導致康復者因無家可歸而要滯留醫院,過囚犯不如的生活。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個家庭都有其不同原因,見得最多的,是害怕病友出院後拿刀把他們砍殺。有醫生曾苦勸家屬多次,他們仍不肯把病友帶回家。更離譜的,是留下病友後,一去不回(諷刺的是病人去世後不久便出現)。有的是害怕把鄰居嚇怕而留下病人。

連親人也害怕患者,叫社會大眾接受,難度可想而知。

也不是所有家屬都冷酷無情,麻木不仁的,但很多患者不能工作,需要照顧。香港是全世界工時最長的地方,綜援對大部分人來說,杯水車薪。而且,會遭到社會白眼。家屬為口奔馳,被逼把患者放在醫院,等候宿舍。政府就標準工時討論,只是緩兵之計。

傳媒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通常發生傷人或兇殺案,電視新聞總是強調疑兇有沒有精神病記錄,事實上,每年有過萬宗暴力罪案,有證據證明犯人大部分有精神病嗎?普通人不理解而污名化還可以原諒,但一些資深傳媒人如屈穎妍也認為患者危及整個社會,就是罪無可恕。他們難道不了解自己的影響力嗎?

做成今天這個局面,是由上述多個原因形成。朝野有心人的去污名化,在二十年來都是失敗的,連家屬也不能掃除恐懼,何況是街外人?不止找宿舍位置困難,即使是私人執業的精神科醫生也難以找到鋪位。事實上,全香港有十幾萬患者,住院的佔一成,交通方便,四通八達,而且患者是殘疾人士,申請乘車優惠,每程交通費才兩元,不住在你們附近,每天也會在街道碰面。你們這麼害怕,不如不出街上班。患者有宿位,一個月才不過二千元,但住政府醫院的成本是一日 1940 元,社會付出的是三十倍,是所有納稅人買單,醫療赤字就是這樣做成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