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神病康復者的污名化 基層與弱勢社群慘遭同樣困境

2017/2/27 — 13:12

背景圖片來源:容海恩 Facebook 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容海恩 Facebook 片段截圖

【文:羅厚璟(註冊社工)、馮檢基(民協中常委)】

對精神病復康者的觀感與實況

近日新民黨容海恩稱被判住院令(應該是入院令,精神健康條例第45條)的精神病患者,「大部份都係有暴力傾向」。這說法很以偏概全,亦只是她個人觀感,似乎沒有實質數據支持。一般而言,香港報章引述精神科專科醫生的資料,只有少數精神病人有暴力傾向,約佔5%。而根據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指出,只有3-5%的個案與暴力行為相關。因此,絕大部份有精神健康問題的人,並不會比任何人暴力,甚至沒有暴力的問題。

廣告

所以,容海恩的言論,既無助於推動精神健康教育,更做成不必要的誤解,甚至令一般巿民無法忘記精神病的傷害性,使公眾排斥、標籤與污名化持續。

無助解決露宿者與劏房的問題

廣告

本月初,多名議員到露宿者臨時收容中心、劏房及深水埗通州街天橋,了解弱勢社群情況。有媒體報導,新民黨容海恩在車程中擔心會沾上木蝨,問及沾上木蝨衣服的處理方法,也有問如帶返屋企怎算等對話。事情是真是假也好,要關心露宿者與劏房問題,去探訪看看關心了,部份尊貴議員與政府長期也是很離地。現在,社署單身租金津貼約$1800元,這津貼只夠租住木蝨滿布的籠屋或床位,甚至近來劏房豪宅化,津貼都不夠租住。

結果部份人可能住過收容中心,也住過劏房或籠屋,最後也要回歸天橋露宿。如房屋政策不增加單身人士配額,社署不提升一個合理的租準安排,議員去幾多次探訪也是枉然的,民協與區議會在深水埗區推動無家者友善議案,實務地為這由來已久的問題尋找解決辦法。

群育學校事件與智障學校慘遭同一待遇

去年2016年5月,7名建制派屯門區議員(包括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聯署反對群育學校東灣莫羅瑞華學校遷址至屯門山景邨,最終事件經民主派揭露後,立法會最終順利通過撥款興建,但至今該7名建制區議員仍沒有就事作出合理的回應或者道歉。

同樣地,屯門區匡智晨崗與晨曦學校共用校舍,因校舍面積過小,基本教學和輔助設施欠缺,兩校連操場、特別室以至禮堂也需要共用,多年來校方與我們一起爭取要求重置校舍或者臨時在三聖一所空置校舍前劉伍英學校上課,也因為有建制派屯門區議員反對,仍然受到阻延!與東涌108區建特殊學校與宿舍一樣,地區阻力已經拖足十多年以上了,近來才見曙光。但我們不會氣餒,堅持繼續爭取,終會成功的。

做好政策 正視社會需要

當大家說社會要共融的時候,事實上是否還有對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童心存歧視呢?為何社區裡容不下一所特殊學校?社區人士與區議員應該真心了解學童的需要,帶頭建立良好的學校與鄰舍關係,而不是高調反對。另外,要為露宿者無家者重拾生活尊嚴與自信,落區看看或者說兩句就能做到嗎?政府應推動釋放區內空間,增設街友宿舍,提供支援,長遠興建更多公營房屋解決住屋問題。

再者,對精神病康復者說接納,容議員可能誤解精神病=復發=暴力=傷害,政府缺乏一個互相關懷社區的承擔,用院舍化服務模式去把康復者與社區某程度上分開起來,縱使有設立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但設立7年以來十八區仍然有6間中心未有會址,可悲的是有個案輔導需要在快餐店內進行,而個案社工亦背負著平均超過80名個案實在吃力及難以滿足服務需要!故此,合宜的精神健康教育去改變一般人士對精神病與精神健康是必須的,學習適當相處,持續融入社區。建立共融的社會,拒絕污名化,支援弱勢社群,爭取改善政策。我們要繼續做,不能讓它只成為一句口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