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神病患者孤立無援 政府坐視不理

2017/9/10 — 19:2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香港近日發生多宗自殺個案,開學季節更是學生自殺的高峰期。無論是什麼年紀、什麼職業,眼見生命的流逝,實在令人感到悲痛與婉惜。死者已矣,希望在生者堅強生活。而我們可以做的,是盡力阻止另一個又一個的悲劇發生。

根據流行病學研究,自殺是一個複雜的現象,受多項因素影響,當中包括精神病。根據衞生署公布的數字,本港每100名成年人有三人是抑鬱症患者;每十名長者便有一人有抑鬱症徵狀,然而超過一半抑鬱症患者沒有尋求任何精神健康服務的協助。

香港的公營醫療資源不足一直為人詬病,而投放於精神健康服務更是少之又少。2016-2017醫管局精神健康服務方面的預算開支為47.8億元。但是,現時政府單靠醫管局提供服務並不足夠,必需改變撥款模式,撥出專用款項予精神健康,提供多元化的服務。因為精神健康問題涉及不同年齡層,如學生、長者、在職人士,各有不同的需要。精神健康服務應跨越不同部門。現時政府只是着重單純提供醫院專科診療並不足夠。如無法處理學童個案,又或者隱藏在社區中沒有主動求診的病人。

廣告

抑鬱症病人首次求診要等兩年

現時全港有356名精神病科醫生,但卻需要照顧約23萬名精神病患者,平均每位醫生需要照顧超過646名病人。若按人口比例計算,本港約2.1萬人才有一名精神科醫生,比起美國及澳洲等地的6千至8千人便有一名精神科醫生,差距極大。而香港精神科新症輪候時間極長,根據醫管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顯示,2016-17年度抑鬱症病人,首次求診最長需要輪候98個星期,即接近兩年才可以看到精神科專科門診。醫管局的「個案管理計劃」,327個個案經理,每年處理約1.5萬宗個案。對比20萬名已被診斷為嚴重精神病患者,獲跟進個案不足一成。試問政府如何有效辨識及評估到有需要的病人,為他們盡早提供適切的治療呢? 

廣告

每當社會發生與精神病人不幸的事件,才會把「關心」、「明白」、「跟進」掛在口邊,卻一直未有實質的工作。上屆政府於2013年成立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到屆尾2017年4月才發表報告。報告中的

40項建議未能解決社會燃眉之急,也聊勝於無。報告提出成立常設諮詢委員會,仍「未聞樓梯響」。

如我上文所言,處理市民港精神健康問題,不單單是提供專科醫療服務。一定要深入社區,針對不同群體,並涉及宣傳教育、評估、辨識、介入治療等等多方面多層次的服務。當中必須要跨部門合作,才能有效及全面。香港地生活節奏急速,無論讀書、工作、生活都壓力甚大。精神健康問題不容忽視。

我一直提出,要求政府成立精神健康局,才能有完整的政策與完善的服務。特首林鄭月娥與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實在責無旁貸,絕不能無視香港人的精神健康問題,必須立即回應社會需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