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精神病患者就業的兩難

2016/5/20 — 16:1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近年,政府開始鼓勵無障礙聘用,企業如聘請一個殘疾人士,會有數萬元獎勵。然而,單單「鼓勵獎賞」,是否足夠?至於殘疾人士所遭遇的現實困難,我想政府未必可以真正的了解。本文不是批評政策,指點江山,而是希望朝野了解殘疾人士面對的現實困難。

首先,大部分企業都在求職者填的表格內,有一長期病患的欄目,其中多數包括精神病。眾所周知,有精神病者,保險公司不予投保,而法例規定,企業聘員工,必須購買勞工保險。企業要求應徵者申報有否殘疾,實保障自己,因如僱員隱瞞而因工受傷,保險有權不賠,公司亦可能賠上隨時數萬,甚至數百萬醫療費用。申報殘疾,會否聘用,不卜可知。而申請政府職位,雖聲明會優先聘用殘疾人士,但如果申請時填上,九成九不會請你,不予錄取,可以有千萬個「其他理由」。蘋果日報便曾報導,有殘疾人士百試百不用,一不申報立刻錄用。政府政策是帶頭聘用殘疾人士,強調為平等機會僱主,但落實時卻帶頭歧視。在上者也許有這個良好願望,可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考官陽奉陰違。

也許,精神病患者可以隱瞞殘疾而不報,但對不起,申請大企業職位,必要驗明正身,不可能逃過檢測法眼,而且,要求申請的工作不是甚麼經理主任,而是食物鏈最底層的保安員。再者,很多患者住在中途宿舍,現在任何工作都要有住址證明,一看地址,便知道你有沒有精神病。

廣告

當然,不是所有保安公司都會入職前驗身,但應用枚舉歸納法,我見過的有一半如此。

醫生處方的精神藥物,大部分都會令人手軟腳軟,要當物流運輸工人,較為困難,而最少要求申報病歷的,相信只有清潔行業。

廣告

的而且確,清潔行業,幾乎間間公司皆欠缺人手,而且不止病歷,連刑事記錄也不會問。問題是,最低工資立法前,清潔公司開出的價錢只是三四千元,即使九七前後,經濟最蓬勃之時,也是如此,過份一點的,二千也有。但非政府組織,還要加上一面「接納等於關懷」錦旗予他們。經濟學者在立法以先,提出殘疾人士應該不包括入最低工資,謂會令他們失業云云,但立法後,殘疾者失業率卻沒有上升。現實是,學者分析時,有用過最基礎的供求定律嗎?

不止政府,醫生社工也主張精神病患者就業,融入社會,自力更生,更希望病人多點社交活動,以保持開朗心境,對病情有所幫助。然而,上段已經提到就業之困難,進入企業之障礙。而且,工作所面對的各種問題,隨時會令病情加深。

患者就業,其實是一把雙刃劍,有好有壞。任何工作,皆有壓力,清潔也不例外。普通人面對壓力不懂處理,也會出現情緒問題,何況本身已經有問題的患者?

清潔行業,普遍十個小時工作,加上有時候和親友聯誼,還有交通時間各樣,叫病人睡多久呢?蔡東豪先生便分享過,普通人要睡黃金八小時,精神病患者更甚,他們睡不夠,是會病發爆幻覺的,而蔡先生也直言,不是一倒在床便能呼呼大睡,大部分人,不論有否精神病,都起碼翻來翻去半小時才入眠。叫精神病患者就業,實有得有失。

事實證明,想幫助殘疾人士就業,單單靠鼓勵,並不足夠,政府應該考慮勞工保險要顧及精神病患者。而台灣是立法強制企業達到一定規模時,要聘請若干比例殘疾人士。不過,如果香港立法,商界立刻會舉腳反對,學者又會用研究說會影響生產力,提出干預市場為萬惡。事實上,我提到的數千工資,已經非常幸運,庇護工場的病友,只有區區數百元。我不否定有充滿愛心的良心企業家聘請病友,但這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們有多少間?數十間?數百間?事實上,全香港有超過九十萬間公司,即使有一千間良心企業,也只佔九百分之一。而叫患者就業,對病情實有好有壞,是雙刃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