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紅線,是假結婚人士的吉祥物

2018/9/14 — 17:35

沙田大會堂婚姻註冊處外的雕塑「盟」(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沙田大會堂婚姻註冊處外的雕塑「盟」(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倫智偉(註冊社工)】

近日,特首公開表示談論香港應否自行審批單程證,是「踩紅線」。筆者相信這等於變相和曲線地說,打擊「假結婚」是束手無策,甚至是叫香港人接受這種束手無策的合理性。

假結婚

廣告

這是虛假申述和宣誓,是刑事罪行,意圖明顯是一方要借家庭團聚為由,以達至有在港定居的資格。筆者之所以關心假結婚問題,原因這涉及青少年犯罪問題,而非一國兩制的政治環境:以去年一宗案件由例,被捕的 84 名港人中,近 80% 假結婚時是介乎 20 至 25 歲,由此可知假結婚的對象多是青年人。

假結婚的影響和遺害

廣告

對廿歲出頭的青年人來說,假結婚原本是一宗偏門的商業交易,但在「紅線論」之下,假結婚更會變成低風險默許之舉,有如新界鄉村僭建天台燒炮仗燒煙花一樣,根本無人干涉和介入!

其次,就個人層面影響方面,如下:第一,香港假結婚青年日後打算「真結婚」,但若找不到對方,又或對方定居香港的申請目的未達,就不能辦理離婚手續了;第二,日後子女,法律上是私生子,日後分開的話,女方不能申請贍養費,男方又難以申請撫養權等等。

宏觀層面方面,這擾亂了政府有關部門對人口的預測和人口政策制訂;再說,來港者不是為家庭團聚,那究竟他們來港定居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動機不明,這或多或少對香港社會是一種潛在威脅。

接受紅線的荒謬

打開某報紙,不難找到一堆明示暗示聘用假結婚對象的招聘廣告;再實體一點,有時候在本地婚姻註冊處出現沒有親友在場見證的「二人婚禮」,明眼人便會意識到一些蹊蹺。

要刑事調查假結婚,有一定的困難:涉事者會避免遺留協議物證,而用放蛇行動亦耗時費力。所以,若香港政府取得單程證最終審批權,打擊假結婚就可有效地進行。

以婚姻邏輯審批以夫妻團聚為由的定居申請

若單程證審批權在手,香港政府便可立即參考外國移民措拖。第一,申請人要證明他們夫妻二人已有「婚姻關係」。證明的方法絕不是靠一紙婚書,而是一些生活上的實體物件,例如是夫妻婚前婚後的生活相片、家庭成員的書面擔保;一位內地男子,與一名香港女子居民結婚,那他們要證明二人在申請期間,長時間住在一起,即是要證明他們其中一方經常進出內地和香港。這是一些合乎婚姻邏輯的事情,對「真結婚」的申請人來說,一點也不苛刻!

除了具體文件和物件,政府部門也要個別約見夫妻申請者,查問他們對配偶的認識,例如向男方查問女方平日用什麼牌子的衞生巾洗頭水等等。答不出,當然有可疑;有可疑,就當然要拒絕或延遲通過審批。這些生活細節問題,也可能考起了「真夫妻」,但對他們來說,只不過繼續如舊生活,日後再作「考核」;但對「假夫妻」來說,就大大增加了他們的難度和成本!

再者,在有了審批權後,香港政府大可以實施「暫時居留權」,即是說,夫妻申請者儘管獲批居港,但他們二人必須共同生活約干年,才能獲得永久居民身份。當然,怎樣才算是「共同生活」,可能還有很多具體政策,例如由入境處職員定期或突擊進行家訪,查看有關的家居用品等等。

審批權以外的折衷方法

不想觸及「紅線」,怎麼辦?很難說,因為香港人根本不知道所謂「紅線」是什麼!紅線誰訂誰放?紅線何時開始存在?紅線顏色有多強烈?一概不知。筆者只知,這條紅線,成為了假結婚人士的吉祥物,保佑了他們計劃不會被識破。

最理想的情況,是由香港一方掌握審批權;其次是,香港和內地同時擁有審批權,有機制來處理兩地政府有不同審批決定的申請個案。

再其次的是,就算香港政府掌握審批權無望,也未必只有坐以待斃,總會有一些行政措拖能收短期效果,例如要申請人的第三者親友宣誓作證二人的關係,增加整體犯案的風險。

結語

政府有關部門,即入境處和警方,應加強執法,堵截假結婚集團;另外,一些主張香港政府要有單程證審批權的立法會議員,也請不要光喊口號,倒也要設法制訂一些短期的止血措拖。事實上,4 至 5 萬元的假結婚酬勞,對廿歲出頭的青年人是相當誘惑,非立即止血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