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細味大坑東.西

2015/11/24 — 20:17

麗宮

麗宮

【文:譚國僑】

在石硤尾工作三十年,有時都忘了放慢節奏細味這個舊區的一點一滴,趁帶辦事處新同事認識社區,趁機懷緬一下,當上同事的導遊兼新相機模特兒。

廣告

第一站:大坑東二號遊樂場「大涼亭」

走進大坑東二號遊樂場,第一眼就看到一個大涼亭,這個「大」並非一般的「大」,而是一個可以容納幾十個成年人一起避暑、避雨的地方,石簷下只有一張圍著涼亭圓心主力柱的的石長椅,空間十分「闊落」。記得小學時,當時這裡還叫「九龍仔大坑東徙置區」——就是我住的寮屋區,我跟好朋友就是常來這裡玩,我曾在這個涼亭度過多個快樂的下午,更曾試過在這裡睡了一整個下午的覺呢!這個涼亭就這樣「屹立」大坑東超過半世紀,見證著旁邊的大坑渠由明渠變地下暗渠,就是因為這條大渠將大坑分東西兩邊,大坑東、大坑西才得以命名。

廣告

第二站:由大坑西地標「大坑西新邨」鐵牌走進上海理髮店 (文首圖片)

大坑西邨每個入口都豎有標誌性的鐵牌,經歷多個寒暑,上面的螺絲已經為白色的牌添上銹跡。這個吸引不少人來拍照的名牌,對上就是「麗宮髮屋」的招牌,這間舊式理髮店在民興樓一樓,推門進入「麗宮髮屋」,一如所料,還是幾十年不變的播著鄧麗君,在「襟裳岬」「愛人 我的愛…」歌聲中,跟老闆黃生閒聊起來,年過七十的黃生一邊幫街坊剪髮一邊憶述:「民興樓是大坑西邨第一座入伙(1965年),我這裡1976年開業,眼力體能都差了,但能繼續自給自足我很開心。」他笑言這裡「搵石頭扔都扔不到人」,現時每天經他「處理」的頭有十多個,全都是老街坊熟客。經營39年,黃生的鋪頭由開業以來都沒大轉變,尤其十年前政府開始提及重建大坑西後,他更沒打算再花錢裝修。看到「洗剪吹」價目60元,我決定下次來試試他手勢。

第三站:南山邨商場

70年代落成的南山邨商場主要照顧邨內需要,隨著街坊老的老、搬的搬,不少商鋪已因生意淡薄而結業,還在營業的也得轉型。與商場差不多同期開業的「合昌隆」糧油雜貨店,由以賣米、油、醬料為主,一天客人「糴米」幾百斤,演變一個月才賣出幾百斤米(哈,其實已經很好成績),現時八成貸賣零食飲料,主要做城大學生和街坊生意。老闆細劉生子承父業,他告訴我合昌隆舊鋪在大坑東徙置區第一座,如由搬鋪前計,已營業近60年。在劉生店內聊著,由於當日氣溫達攝氏30度,加上店內有點「翳焗」,我拿出手帕邊抹汗邊問劉生有沒有考慮過裝冷氣,他說:「皮費(支出)大,我們這些都熱慣,有時客人來到都話熱,我說『雪櫃熱,無計』」說罷他把風扇轉到我方向吹。

走上商場二樓,找個地方下午茶,進入擴充至幾個鋪位的「品香樓」,與同事各點了一個輕食下午茶——芝士夾心西多士、招牌凍朱古力,說真的「招牌」朱古力很香濃但在我看來沒甚麼特別,只是多了一團忌廉,但這些都深得學生喜愛,在浸大、城大學生心中媲美著名「米芝蓮」食府。

看著這區一直變老,經歷了大小轉變,惟獨人情味不變。大坑東、西,南山邨都是老邨,尤其大坑西已超越半世紀,所有設施都脫節、老化(沒升降機等),老人家都希望重建,但改善地區的同時最好整邨安置,保留人際網絡這「社會資本」。

後記:本文取名〈細味大坑東.西〉當中除包含了「大坑東」、「大坑西」外,亦是細味這裡當中的「東西」之意,沒有咬文嚼字,文筆不特別好,只是希望親筆為這個社區糴米、上海飛髮鋪等老店做些記錄,當然還有很多未能盡錄。讀者如果有興趣了解這個社區,不妨親身來感受一下。

 

作者簡介:為民協副主席兼創黨成員,1985年首任區議會議員,曾任深水埗區議會主席,在石硤尾區從事社區工作三十年,對大坑東、大坑西及南山村有特別感情。1978年,時任浸會大學(當時仍是浸會學院)學生會社會服務委員會主席很有服務社會的「抱負」,天天到南山邨幫小朋友補習,在走廊小組式補三四小朋友,枱櫈也是街坊屋內搬出來,如「赤腳醫生」一補就是幾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