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偷走的良知

2016/4/28 — 14:32

Landmark Cafe (資料圖片)

Landmark Cafe (資料圖片)

想起認識的某NGO界第二把交椅。姑諱其服務界別,否則蛛絲馬跡總猜得出是誰。跟他喝茶聊天,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疊企業名片,問我這位後輩是否認識誰跟誰。我一直搖頭,直至他數到一兩家企業,與其服務單位的宗旨相矛盾,我終沉不住氣,指出這家企業劣跡斑斑。他大笑說︰「誰管他,這企業給我們捐了大筆錢。」

喝口咖啡,他又續說︰「你知道我們總幹事年薪多少﹖是$50萬 —— 美金。我們機構的員工手冊有規定,不論職級,要飛12小時以上的行程,都可以坐商務客位。」

OK,國際NGO的員工福利普遍較本地NGO為高,外藉員工也能享有生活津貼。但這個數目,叫做過份。希望他只是記錯了年薪數字,我卻一字一句記在腦海內。

廣告

「下次有空再跟你吃飯,在Mandarin或者Landmark都可以,我們都慣了在這些地方見客。」跟他握手再見,我雙眼已翻到天花板,還要保持笑容,殊不容易。見大額捐款客戶去Mandarin,見我這些低層員工,隨便Starbucks都可以了吧。

(題外話︰這些NGO花錢的方式,一般捐款巿民不一定會問,也不懂得問。以為自己懂得了解捐助機構的行政成本已經曉飛。但誰料到還有一些普通人意想不到的魔鬼細節。)

廣告

這位第二把交椅先生,教我了解到,社會實在有許多人、許多機構,正正忘了何謂「莫忘初衷」。近日「炒姜」與「行李門」事件,那種粗暴與拙劣的處理手法,反映出人竟能為了利益而放棄原則、專業、良心。我終於明白董伯伯那句︰離開容易,留下更難。辭職遞信很易,守住那片剝落的天空其實更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