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前線警務人員:你所面對最可怕的武力,其實是憤怒

2019/7/20 — 9:13

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

7.14 沙田新城市廣場

【文:梁錦華(一個基督徒)】

各位參與前線警務工作的朋友:

相信對於你們、以至大部分香港人而言,上星期日晚上沙田新城市廣場以至周邊地區的警民衝突場面,仍然心有餘悸。警民爭執肉搏淌血,途人驚嚇慌無去路,在場每個人都受苦,卻沒有一個是贏家,最荒謬的莫過於此。我相信即或持不同立場的普羅市民都有同一憤慨:在上位的管治者可以無為無治到這個程度,竟然可以任由所有人替她/他們的「完全失敗」去承擔苦果?我不同意警方當日進入商場的舉措,但不等於我樂見任何人受傷,包括每一個示威者或警務人員。我衷心希望每一位當日受傷的都可以儘快康復。

廣告

當日最震撼的其中一個片段,是一位警員在制服一名示威者時被咬斷手指節。彼此衝突傷害至這種程度,大家都深深憂慮,這種傷害會否繼續提升?我想指出的是,引致這位警員嚴重受傷的,並不是所謂武器例如鐵枝、磚頭、雨傘,而是牙齒。你明白我的意思:在衝突中你所要面對最可怕的武力,其實不是甚麼武器,而是憤怒。一個充滿憤怒的人,即或沒有任何武裝,所帶來的傷害可以是難以想像的。

究竟是誰將這一個又一個充滿憤怒的人,帶到你執法工作的前線來?

廣告

是那些每次走出來重複「強烈譴責暴徒」的人,將憤怒的民眾帶到你的面前。你和我都有這些經驗:在學校裡跟同學爭執打架,惡形惡相的訓導主任斥責你犯了校規,不問情由就警告嚴懲,你不會覺得公道,只會感到憤怒。你以為教育工作者是講道理勸化,卻發現訓導主任只想處理你而非真正處理問題。同一情況,只要有老師肯願意問你一句「為甚麼」、願意探究一下前因後果,即或受罰,你都會心服而尊重,這才是真正的權威。但那些不斷重複「強烈譴責暴徒」的人從不敢問「為甚麼」,因為他們自己就是問題的禍根、憤怒的源頭。

亦是那些不斷強調「現行機制行之有效」的人,將憤怒的民眾帶到你的面前。或者你自己或身邊朋友都有過這種遭遇:業主立案法團要審議一個天價的大廈維修支出,你一個小業主,對工程承辦商合約、承辦商與法團成員的關係提出疑問,豈料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指你擾亂會議,十幾個紋身大漢聲稱是管理公司人員圍堵呼喝你,你不甘被逼要成為人肉提款機,然後法團主席贈你一句:「你不滿可以去信法團投訴。」你知道這個機制「向來行之有效地」好像碎紙機般將所有投訴都一一化掉。當你聽到「行之有效」四個字,你不會覺得寬心,而是倍加憤怒。

然後,這些充滿憤怒的人來到你面前,和你對峙。

我希望你明白,他們的憤怒是有針對性的,他們沒有胡亂尋找建築物或商舖縱火搶掠,他們不會無差別地在街頭、在民居甚至遊樂場放置土製炸彈,他們從來沒有將汽油彈投進政見立場不同者的車裡以置人於死地。真正暴徒的模樣,在香港成長的人從來都銘記於心。當人說今天的示威者是暴徒,我會形容他們其實是充滿憤怒;但他們的憤怒是有對象的,他們的憤怒所針對的是那些製造和維持不公平制度的人,他們的憤怒所針對的是那些不問原因情由就指責他們犯法違紀的人。而各位在前線執行職務的每一位警員,其實不必然、也不需要成為這種憤怒的承受對象。

我理解過去多次的警民衝擊,已經在你們和示威者的心裡烙下對彼此的反感與成見,消解放下談何容易?我只希望你們明白,大家所面對最可怕的武力,其實是那顆充滿憤怒的心。憤怒可以令任何人,不論是全副武裝、抑或手無寸鐵的,成為最具破壞力和殺傷力的人。我們或者沒有能力疏解彼此深層的矛盾,但在示威現場劍拔弩張之際,你選擇放下揮動的警棍去緩和彼此高漲的情緒、你嘗試不衝口而出咒罵或諷刺性的說話去克制憤怒的升溫、你主動疏導對方離場去表達無人期望肉搏撕殺的信息,這都是一念之間的選擇。而你所選擇的,可以是為自己製造可怕的戰場和敵人、也可以是要令自己和伙伴可以平安歸家以慰家人之憂心。這之間的選擇,我相信你還是可以明白、可以為自己抉擇的。

最後,要留心那些鼓動你以仇恨和憤怒的心去行動和執勤的聲音,無論這些聲音是來自對方還是身邊伙伴,這都是魔鬼的聲音,因為憤怒要將你變成可怕的人,又將你置於最可怕兇險的境地。祝願每一位前線警務人員和每一位示威者都能克勝憤怒,願上帝護佑我們免於邪惡和傷害,賜我們平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