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劉展灝上堂清潔課

2016/5/4 — 9:39

資料圖片:劉展灝,標準工時委員會資方代表

資料圖片:劉展灝,標準工時委員會資方代表

昨天上網,看到標準工時委員會資方代表劉展灝先生以吾等清潔和洗碗工人「時薪有五十元」作論據來反對標準工時立法,認為吾人有議價能力。我真的覺得好笑。

首先,政治上工人集體談判權已經取消多時,吾等工人根本沒有議價能力,即使工會領袖如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也對很多議題無可奈何。

至於五十元時薪請不到清潔洗碗工,我想給他上一堂清潔行業課。

廣告

首先,洗碗工可以升到五十元時薪,原因有數端,最重要是他們嚴格來說是和一般清潔工人不同,多是由食肆老闆直接聘請,即工資可隨僱主需要增減。食肆很少會外判予清潔公司,通常由侍應生或洗碗工兼顧。而我們今天在勞工處和報紙,依然發現很多清潔招聘只達最低工資,原因之一是大部分工人都不是中環地區洗碗工。

我城物業,工廠大廈、種種住宅、各類型商廈、商場,千差萬別。但縱使各種物業要求不同,他們也有一共通點,就是每份標書都規定了工人數目,僱主從每個工人抽取利潤,每月清潔費用固定,工人工資起碼一年才調整一次。此之所以,中環區洗碗工人薪金可以漲得那麼快,而物業工人則到現在仍捱最低工資。即使是合約規定了工人工資的港鐵沿線,廁所工也是每日工作八小時,每月只有 8,500 元。

廣告

另一個因素是交通問題。中環是全行業人工最高的,除了因為金融中心要求較高外,另一個原因是交通費。荃灣、沙田等區域,滿佈公共屋邨,較多低下階層居住,所以請人容易。中環則連豪宅也不見,住九龍新界前往上班,未計算時間,交通費動輒二三十元一日,還有吃飯全香港最貴,起碼四至五十元一頓午飯,兩項計算起來比荃灣貴一大截,所以中環一個外牆清潔工人可達 16,000 ,而荃灣則只有 11,000 。

至於商店清潔,例如錶行,大部分合約時間也是跟隨租約,和物業一樣,所有合約清潔費用金額固定,通常每天早上開門前清潔一次。難道劉先生的店鋪全不用外判清潔工人,要售貨員兼顧?

所謂的五十元時薪請不到人,相關招聘我大部分見過,多數是數小時的兼職。洗碗工作不是說笑,數小時坐矮凳子,腰痛不在話下,還不一定有冷氣,夏天穿上圍裙,熱上加熱。而且,區區四五小時,即每天只不過二百多元,加上前面提及的交通因素,才請人困難。正如 NGO 請功課輔導班導師,人工一百元 1 小時,但每天只給你教個半小時,假期跟隨學校,一個月可以二千也沒有。

回到標準工時,我們爭取立法,針對的工種是文職而非清潔,多數是斯文工作才要無償加班。根據勞工處各行業空缺排行榜,文員求職者人數排行第二,求職者和空缺數目比例為 1:2 ,但清潔工人,則為 1:13 。理論上 1:2 即一個人可以有兩個空缺選擇,但不可能全部都交通方便,而且每個人履歷也不同,僱主是會挑選的。如果真的有議價能力,文員是第二低。我不明白劉先生以我的行業立論,是何原因?

文職工作之所以比清潔多人應徵,是因為即使中環區清潔工人比一些文員高,但大部分還是比文職低,而文員聽起來是高尚職業,社會地位較高。通常朋友間第一次認識,都會問你職業,一聽到清潔二字,會從心底裡看不起你。職業無分貴賤是騙人的,所以這麼多人寧願做無償加班的文員被剝削,都不做倒垃圾的清潔工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