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喬治巴代伊的一封回信

2016/4/13 — 20:46

香港人面對的一大難題,是住屋問題。香港政府經常被人指責沒有做好房屋工作。(圖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訪觀塘區)

香港人面對的一大難題,是住屋問題。香港政府經常被人指責沒有做好房屋工作。(圖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訪觀塘區)

【文:白先生】

巴代伊先生:

當看到你說你打算「移居香港」,我愕然良久。先不說其他問題,這個問題你得慎重考慮!(題外話:你給我寄信我很開心,但這實在不合規矩。上次莎士比亞已經給余光中寫信了,不管你這次寄信給我是有意無意,在我這地方都會被扣上「抄」的污名!這樣吧,你下次寄信前先上網花些時間查查資料,補上參考書目資料,安全多了,千萬不要覺得浪費時間!)

廣告

言歸正傳,香港雖然是國際大都會,之前還被評選為「最適宜居住的城市」,但你小心不要被光鮮的外表騙了!這城市的「禁忌」是一大特色,自我閹割的人不計其數,當中的佼佼者雖「不成人形」,但在我們城市的出鏡率特別高,說話聲音特別大,唯恐其他人不明白他們心虛的狀態。我真的怕你在這種無形且巨大的壓力衝擊下脫「聖」還「俗」!

在我繼續介紹下去之前,請允許我騰出筆墨表達我對你細緻洞察能力的敬佩。你在《愛德華妲夫人》一書中提到的「性禁忌」與「死亡禁忌」充分地、預言般地概括了現在香港的情況,而《情色論》裏為這兩個禁忌的出現所提供的說法也相當具有說服力——它們意味著擺脫「累積資源從而使自己生存」(用我們的話即「揾食」)的狀態!(介紹你聽一首好聽的歌,名為《獅子山下》,我們對這歌背後的「獅子山精神」堅信不移,但可惜有些人誤解這精神,為「揾食」,不惜蒙受自我閹割之苦,爭著戴上「勤奮實幹」之帽!)

廣告

首先談談「性禁忌」吧。香港仍是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談「性」色變是正常不過的事。我身邊很多人對「萬惡淫為首」、儒家的「禮」皆有不同程度的曲解,往往採取「嘴上說不要」的方式對待「性」,明哲保身而避而不談的同時,精神上自行處決了自己。這不,早前有學生於街頭交媾,如此符合人性的行為卻被「精神太監」們奚落、恥笑,壓力重重。作為朋友的我,我真擔心你來港後,若承受不了逾越「性禁忌」的代價,該如何是好?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諒解:香港還是個「揾食」為首要目的的城市,各種性行為還真是耽誤了工作,若不「無痕」地進行,這可真會給你的老闆、同學一個不好好工作的印象!到時候誰還敢雇傭你?誰還敢與你合作?你又如何「揾食」生存呢?說句心底話,我真建議你移居一些工作效率比較高的地方(這些地方往往對性採取比較開放的態度),像丹麥呀、意大利呀、德國呀、法國呀、挪威呀這些。何必屈身香港呢?

還有「死亡禁忌」。在我們這個如此注重「揾食」的城市,「死亡禁忌」不再只是對談及有關「死亡」話題時的禁忌,更涵括至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瞞你說,這就是政府總結香港「文化多元」的主體。你感覺奇怪了吧——香港如何把「死亡」多元化處理?對,確有其事,這是真的,不是假的。一切有能間接導致死亡(或稱「阻礙揾食」)的都是我們對「死亡」的禁忌。例如「亂說話」:同學間亂說話便產生敵意,師生或上、下級間亂說話便淪為「不會起碼的尊重」一類,親子間亂說話便批為「不孝」,這都會潛在地令你失去很多機遇;「亂做事」:殺、盜、虐、搶、打,這都會令你蒙上法律上的制裁;「亂消耗」:浪費食物、浪費錢財,一經被發現,你將被社會予以慘痛的道德鞭打!還有「亂做作業」:寫一些「超越八股」的作品(或作業),這都會…哦,不,可能老師還是會給你一個千篇一律的欣賞性評價!「揾食」嘛,原則是個什麼玩意?話說回來,如果你是一個官員就不能一概而論了,那可沒這麼多「禁忌」,例如:你可以光明正大地說一些荒謬的話、侮辱別人的話,甚至「俚語」,可以站在高牆一邊像「慈母」一樣(沒有「亂」)打人,還可以(沒有「亂」)花錢買些「大白象」。有時候家裡老人家問你要錢,你大可先問問老人家「你自己現在有多少家產呢?」,再通過你淵博的會計知識考慮給多少錢。只可惜你不是官員…

你別以為香港地小,禁忌才多,容易踩「地雷」;有些地方大,「地雷」看似沒那麼密,但它們會追蹤!你可要小心別「被自殺」、「被過境」嘍!

我心底裏也明白你堂堂才子對中國文化研究程度之深,被文化精髓所震撼、吸引也是人之常情。但可惜我們這個地方,分數比較迷人,更是遮人蔽目。我們好不容易才弄明白「君龜臣『神』」背後的意涵,便馬上遊行示威罵「狗官」,其後卻被某人告知官員之所以還能笑容滿面,是歸功於我們予之「狗官」一美名。挪開充棟的教科書,查一薄薄的史書才發現漢高祖曾讚諸將「功狗」。原來此「狗」非彼「狗」也!痛輸一著。

你看,在我們這裡,「讀書」害人!(中共應記香港政府班子一功。為何?因為他們成功「赤化」香港。何以見得?毛澤東說嘛:「現在的課程就是多,害死人…讀書不能讀得太多…讀多了就要走向反面。」)

我的朋友,你真要考慮清楚。移居香港,你若逾越了哪些禁忌,所付出的代價真不可估量。如果你最後還是決定來,我還是給你一些溫馨提示吧:在飲食方面,你可能上街看到的明明是「雞蛋」,被商家胡說一通就會成了「寶物」,貴得要命;如果你要在小吃攤檔吃一串魚蛋,你要說「老闆,有沒有魚肉丸子」;有些東西明明是假的,被胡說一通卻便能成真的了…住宿方面嘛,政府挺周到,天橋底還有設有特別的按摩設備,公園長椅還有瑜伽設備…

祝一切安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