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立法會議員補一補通識(上)

2015/3/12 — 11:59

新民黨圖片

新民黨圖片

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下文稱葉太)早前在《南華早報》撰文,直指中學通識科在各方面的不是。筆者為澄清當中的誤解,希望透過通識科所常用的思考方法一一回應,以正視聽,也好讓葉太更了解通識科的真正內容及工作。

通識科發展不符教育局原意? 葉太在文中以參考書書商及補習社的生意成行成市作例,論證通識科在推行上與原意不符,甚至認為市場上充斥誤導學生的教科書,亦跟通識科的「開放態度及細緻慎密思考」理念有所衡突。葉太之言,看來是認為通識科是以上現象的主因,需為此全權負責。但若果葉太偶爾逛街路經書局,或旺角街頭,書商及補習社大行其道的現象,並非單單出現在通識科;在自由市場及考評文化等因素下,不同參考書及補習名師充斥市面,可說是全球皆見的必然現象。通識科的情況只是教育市場化下的其中一例,若以此把責任問題推向通識科甚至教育局,論證未免粗疏,欠深入及多角度分析,實有偏頗不公之嫌。

廣告

通識科側重本地政治及議題? 葉太有關「通識科考評重政治」的觀點,其實已在坊間有不少討論,「通識之父」陳岡博士更曾撰文分析(抗爭是學習通識的成果? 探討「通識科偏重政治」的深層原因),而筆者都就此有所反駁(從前線的觀點看-一名年輕教師對通識之父的回應),兩篇都可在《明報觀點版》找得到,還望葉太跟進回應,而非根據來源不明的持分者意見立論;此舉在通識科是犯上「論據不足」又或「偽託權威」的問題。

為方便葉太理解,筆者在此簡單羅列數個問題讓大家思考:一、所謂政治議題,理應如何界定?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或少數族裔的共融政策,又可否理解為政治議題?二、有什麼社會議題,可以避免政治觀點或討論存在?三、本地議題的內容,又是否只限於本地,還是可以包括中國、全球化等討論?希望葉太在思考過以上問題後,可對通識科有更透徹的分析。

廣告

通識教材及課堂內容有偏頗? 葉太引用港大教授的文章,以伊斯蘭教為例,指出通識科參考書的偏頗之處,又批評通識科每當涉及政治,課堂都難免偏頗。以上批評,除了在邏輯上有太多不當預設,更可說是對一眾前線通識教師的極大侮辱;葉太看來認為,前線教師在面對偏頗教材時,不單難以覺察,甚至依書直說,致使教學及課堂未能做到「開放態度」及「慎密思考」等通識科核心精神。但事實上,通識指引明文要求教材必須保持平衡中立,以使學生能夠做到「多角度」及「正反兩面」思考,一眾前線教師在備課時更因此費煞思量,為平衡課堂討論苦心準備。以上情況皆可從往年教協的「通識科問卷調查結果」可見,還望葉太在批評時,有充份的數據支持,而非以不相干的研究結果,上綱上線地抹黑前線教師。

通識科是為了銜接大學通識? 看到葉太這最終結論,筆者實在忍俊不禁;通識科課程指引所列明的「課程宗旨」,從無一項為「建立學生銜接大學通識教育」,即使是「與基礎教育及專上教育的銜接」部分,也只提及「大專程度的不同課程」,而非針對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因此,葉太對通識科及大學通識的理解,可說是存在根本的謬誤。而葉太在末段提到,大學通識及中學通識科的教學方法有異,則是學生能力及課程宗旨不同之故;要向中學生直接教授《論語》及《可蘭經》,根本是既不合理,又不可行之舉,改以議題探究模式,可說是建立基本思維框架的常用策略,獲學界廣泛認可。葉太視之為「學生在淺薄的知識基礎上產生偏執狹隘的想法」,又有何學術理論或研究結果支持?

葉太在文中最後提到:「通識科教育若不幸所托非人,隨時適得其反。」筆者實在體會甚深,也在此寄語所有關心或有志於通識科者,在批判或建議時,不妨先了解前線經驗,輔以理論及研究結果作出確當考證,而非依賴故亂湊合的觀點,意圖蒙騙讀者。如此一來,這種偽批判恐怕會為通識、為社會都帶來不少弊處。


文:a彤@教育工作關注組,90後哲學生,有幸任教通識,正努力摸索平衡公民教育與考試評核的教學方法。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