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葉健民教授的小三神學前言

2016/8/22 — 10:23

Dear 葉教授,

本來應該坐下來好好的準備明天的「小三神學」講座,但是看了你的文章,還是要坐下來先寫幾句回應。可能是因為作為一個「小三」,對於疑似「大婆」的神學,的確會特別敏感。

請問你在批判什麼人嗎?點解我好似睇唔明嘅?除了三兩個「受害者」講多兩句之外,市面上悄無聲息,大家都不敢說什麼,究竟誰是「大學完全淪陷論」的發言人呢?究竟是誰「動輒無限上綱、以情害理」,「損害我們賴以成功的制度資產」呢?我真的很想請教你所指的是誰?

廣告

其實你所形容的大學已經很恐怖,無論是「完全」沉淪,「部份」沉淪,抑或是「小小」沉淪,都已經是十分沉淪呀!真的很值得每一位大學教授的關注,救救危在旦夕的「年輕」學者吧!

唉!我做了14年副教授才夠膽申請做正教授,並不是因為覺得自己終於「有料到」,而是因為我若沒有這個教授的地位,我連申請 extension beyond retirement 的入場券都沒有,很快就要「被退休」,所以才硬着頭皮攞條命去博,現在終於升到職,可以邊緣回望當中我所感受到的。我所看到的壓迫,不論你叫它做什麼壓迫也好,都和政治很有關係,是性別政治,年齡歧視、階級鬥爭,種族政治抑或「政治」的政治,人為抑或是制度的,總之就是令到想在制度中生存的人,感到實實在在的壓迫。

廣告

你的文章,令我有點 disturbed,所以我很想知你心中的讀者是誰?你要維護的是什麼?「學術圈作為一個道德社群,建基於學者們對創造知識、追求卓越的共同渴望,同行彼此間的學術素養相互評價(peer review),是維繫這個群組的關鍵。」

這個我們所認識的「道德社群」現在的狀況是怎樣? 我們對創造知識、追求卓越的心正在受着什麼蠶食?大家不是都心裏有數嗎?雖然有我站出來見證「逆市升職」,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我們「賴以成功的制度」並不是「完全」沉淪呢?你是說你的學校還是我的學校,亦或是所有的學校呢?其實我們可以用什麼方法來量度一個制度沉淪的深度呢?當有人說這個制度是「完全沉淪」又或者有人認為「任何人事任命皆為政治服務」,他/她其實想表達的是什麼呢?

如果你能這麼清楚看見陳文敏所受到的是「徹徹底底的政治壓迫」,你又怎樣面對受到政治壓迫的人,始終無法沉冤得雪的這個現實?陳文敏事件暴露出來的制度問題,我們是不是可以一下子就忘記了?還是真的可以把它當做一個獨立的事件,然後我們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呢?

在未有任何人和單位承認當中的錯誤之前,這個制度是不是依然這麼值得大家尊重,這麼值得大家去為它護航?還是要更加認真的去作出批判,讓大家可以提高醒覺?

你的文章,嚇了我一跳,發覺完全不是我想像中的你,可能有一些事情是你沒有說清楚,又或者我真的是誤會了,請指正!你這樣做,當中一定有很重要的理由,願聞其詳!

式凝。

(前兩天路過 Faculty of Law, 非常驚訝這張海報竟然還在這裏!必要留念。今天或明天,都是要以此為主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