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警察的一些話

2017/2/23 — 17:31

資料圖片:撐警集會

資料圖片:撐警集會

【文:我是公關仔】

我唔識做警察,但我知咩叫team work。Team work唔係一個肢體做得唔好就只係咩都幫佢補鑊,幫佢遮掩過錯就叫好。

好嘅管理,除咗知人善任,仲要嚴正指出團隊嘅過錯,俾佢知道佢做嘅事唔單止影響佢自己,仲有成個團隊。當然我同意團隊係整體,係需要士氣。但盲目地撐做錯事的人,其實是abuse了做正事、負責任的同事。慢慢,本來做得好的同事都會問:「我做得咁辛苦,做錯事嘅人嘅鑊都要我補,要我俾人鬧,咁我同佢一樣都得啦。」好嘅同事慢慢都會受到壞嘅影響,又或者忍到最後頂唔順要say goodbye,實行割蓆唔撈。

廣告

團隊就會因為呢啲包庇而變成一盤散沙,各懷鬼胎:呢個覺得犯錯無責任,次次阿頭都會攪返掂架啦我做咩有咩所謂、果個覺得佢做錯事都同工同酬我駛咩咁勤力、呢個覺得我無做錯做咩連我都俾人鬧心深不忿、果個又覺得同袍做咩唔同我企同一陣線,覺得同事有問題......呢呢路路,攪到個個上下二心,非常忐忑。

好嘅管理層無疑要穩定軍心,但需要是非黑白獎罰分明嘅制度同管治,立定界線,讓團隊中每個人知進退,明辨權責,先可以讓人有尊嚴、尊注、專心做事。好就要讚,錯就要認,然後團隊上下一同承擔責任,呢啲先叫管理。

廣告

如果我係警察高層,雖然痛心同袍入獄,但錯咗就係錯咗,會帶領團隊承認責任,承諾團隊嚴守紀律,維護公義,務求讓市民對警察重拾信心。讓警察執勤時得到市民尊重信任,呢啲先係長遠重整士氣。需記住,返到警局你寵到佢哋上天又點,佢一出街要對住700萬唔信任佢哋嘅市民,無壓力就有鬼啦!至於七警,的確可以按團隊精神幫佢哋,但幫佢哋好多辦法,包括求情,提供出獄得支緩咩都好;依家咁盲撐佢,第日七警出到嚟,你覺得佢可以風風光光抬起頭做人咩?恐怕佢地要孭多一條分化警隊、令警民關係更惡化呢條坐監都補救唔到嘅千古罪名而已。

尋日嘅集會,如果無高層默許,點會攪到咁大。明白警察同袍嘅怨氣要渲洩,亦知道近年好多人對警察唔禮貌;但只顧短期班同事唔燥底,而不理長遠管治理念,情況就如只升職加薪留人但唔改善工作環境問題,員工可能一時三刻想要甜頭留低,但好快佢哋又要面對相同工作問題。一次困難緊咬緊牙關衝得過,但長期一而再、再而三嘅困難係會消磨人嘅意志士氣,結果一係走,一係再扭計要多啲jetso。長貧難顧,你俾得幾多次? 一次執勤唔好話市民鬧唔鬧佢,只係一個不信任嘅目光好未,長期做野都俾市民投以不信任目光,咩都話要律師在場或者公開先講,警察士氣唔影響咩?呢啲咪就係消磨意志囉!長遠嚟講,呢啲消除怒氣大會,其實係火水放火大會嚟咋!

我仍然相信香港有好警察。警方如果覺得市民針對警察,應該先要問問自己的團隊,到底出了什麼亂子讓市民如此的不信任、不願意與警方合作。而不是單單說針對針對針對、壓力壓力壓力,君不見全天下的打工作都是在壓力下工作的嗎?若果真的在壓力下工作,蓄意傷害他人身體都無錯,那麼,若果有一天有市民放工後忍不住警察查身份證而拖人入後巷打,請問警方會否遊行要求放過這位打人的市民?

「有理通行天下,無理寸步難行。」

醒下啦,警方高層。

作者簡介:公關仔,份工返日頭唔係返夜晚,但往往都係今日返工聽日先收工。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