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統一執業試】陳景生批衍生利益衝突 律師會或改倡設定必答試題

2016/2/15 — 12:45

資料圖片:陳景生(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陳景生(RTHK片段截圖)

香港律師會早前宣布由2021年起,學生如要取得實習律師資格,須在該會統籌的統一執業試(普通執業考試,CEE)考取合格成績,毋須應考本港三所法律學院舉辦的法律專業文憑(PCLL)考試。香港大律師公會法律教育委員會主席、資深大律師陳景生今於《明報》撰文,指此舉會產生潛在利益衝突,擔心考試會變成控制律師入行人數、窒礙競爭的手段。他又指,律師會在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研究完成前,偷步宣布事在必行CEE的決定,令人以為米已成炊,使人遺憾。

不過,《南華早報》今報道,香港律師會對推出統一執業試的態度已軟化,改為要求各間大學讓香港律師會可以設計必答的試題。

律師會會長熊運信於《南華早報》專訪中表示,律師會建議可在PCLL考試中最少5個科目如財產法,設計試題,而律師會設計的試題,需設為必答題。熊運信解釋,有些僱主反映,很難請到備有僱主所需技巧的人,熊表示:「我不是批評大學的教學內容,但因為試卷上的差異,各大學其實是就不同範圍作出考核。」

廣告

陳景生於《明報》撰文指,目前3間PCLL課程提供機構都會委派同一外部考官,以確保課程及論文標準相若,「沒有證據顯示,3間提供PCLL課程的機構之中,有任何一間的標準特別低」。

至於熊運信表示,法律學院收取學費,同時又主持PCLL課程考試,有利益衝突。陳景生回應指,「大律師公會認為這顯然是無的放矢」,因為教授課程的機構同時是執行考試的機構,在所有學校和大學課程其實甚為普遍。就算改由律師會舉辦CEE的話,亦會向考生收費。

廣告

陳景生指,若將誰可入行的決定權,完全交付該行業的現有成員,「業內人士與要入行人士之間就會出現明顯的利益衝突」。陳景生解釋,律師會理事會與很多其他專業機構,如醫務委員會不同,前者只是由律師組成,沒其他人士在內。「所以,建議由律師會設定及評核考試自然而然會引起關注,憂慮考試會成為控制律師入行人數、窒礙競爭的手段」。

陳景生強調,怎樣改變考試制度取決於多個因素,而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目前正在進行法律教育的綜合研究,CEE肯定是要研究內容之一。有關研究已展開,律師會卻認為這時候適合公布CEE,令大律師公會關注。他認為律師會偷步公布,令人遺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