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綜援不夠生活誰得益?

2017/1/20 — 15:59

資料圖片:社會福利署

資料圖片:社會福利署

自有綜援至今,社會,尤其是基層,不斷瀰漫著一股仇恨情緒,謂制度養懶人,受援者偷偷工作,因是「黑工」而價低肯幹,把吾等市場做爛。每有詐騙個案,必咬牙切齒,判刑時頻呼活該。然而,鄙人覺得正正因為彼等會偷偷工作,我們才應該令他們加至有足夠生活金額。

根據統計處數據, 2015 年三人家庭受援者每月可拿到不過萬二,現在即使三人同為全職基層,拿最低工資,也必過兩萬七。拿綜援而偷偷兼職,價錢應該相差無幾,甚至更少。所以要拿綜援,實因受助單位以家庭計,如果成員中有一兩個小孩,而父母其一申報工作,隨時把援助砍掉,得不償失,低收入家庭津貼又申請困難,故彼等鋌而走險,干犯刑法。

綜援者因不能戶口出糧等因素,叫價必然較低。他們不同非法入境者,聘請者不用負刑責。競爭之下,自然連帶我們工資也被拖累。如果令他們有足夠金錢生活,不會出來把市場做爛。用經濟學語言說,供給減少令價格,即我們人工上升。請各位回憶最低工資立法前的超低工資,這個就是原因之一。當然,現在有些清潔工過萬,但只有最低工資價錢,仍舉目可見。人類語言就是物以罕為貴,愈少人爭奪工作,我們愈值錢。

廣告

綜援養懶人是假命題。之前已提到,三個成年人工作,是綜援金一倍以上,而他們偷偷工作,負擔風險除了刑事檢控外,還有兩點,就是工業意外得不到賠償和老闆欠薪不敢追,因為他們斷不可能上警局自首詐騙綜援,一旦罪成,過往案例除坐牢外,還要把以往發出金額歸還,所以,如果有足夠金錢,他們絕不會冒這個風險。

從數據著眼, 15 歲以下受助人數,從零四至 14 年,由超過 12 萬人,下跌至 6 萬人左右,而領取失業綜援個案比例,同時期也下跌了一半。吾人可以相信十年之間,他們是因為孩子長大成人出來工作,而放棄領取,因為前述三個成人工作所得,起碼是綜援金額一倍以上。要補充是,數據雖然以 15 歲作分界線,但數字以十年計,換句話說,已隱含超過十五歲仍升學畢業後工作人數。當然,每個家庭情況不同,在下只是粗線條分析。而如果父母為殘疾人士,子女亦會工作,因為殘疾者可轉為拿傷殘津貼,不用入息審查。

廣告

是的,社會不乏趣怪人士,也許加至三人兩萬一個月,仍然有人鋌而走險當「黑工」賺更多,但一個心智正常的人,如果有足夠收入,是不會冒前述干犯刑法、工傷不獲賠和欠薪不能追風險。是的,綜援者很多事,如買眼鏡也可以拿錢,但斷不可能一星期一副,一個月洗一次牙。

前面提到,他們偷偷工作會壓低我們工資,僱主工傷不用賠,欠薪不怕追,財閥則可以得到壓低價錢勞動力,保險公司更可以少了索償個案。今天基層口誅筆伐財團,地產霸權,反而批鬥最烈,仇恨最深者,是和他們有共同利益的綜援人士。任何一本政治學書籍,用最多的詞語,相信是利益,從利己著眼,基層應該和老闆站在對立面。功能組別,應該是整個政府,向商界傾斜是常識中的常識,吾等批鬥窮人,反對加綜援,無異於守住商界財富。

香港利得稅仍然是累進,即有錢人所交稅款,佔比例較窮人高。事實上,不少基層包括我,從未交過利得稅。當然,「地產稅」這種隱形銷售稅是存在,但貨物定價權也在商家之手。鬥窮人即對剝削者肥上澆油。我真不懂解釋香港基層這個物種。反而有交稅中產,很少聽到仇恨言論。現實真比小說更荒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