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綠置居」置下的三大謊言

2018/4/30 — 16:26

2017年3月,「出售綠表置居先導計劃單位」於十月二十日開始接受購買申請新聞稿附圖

2017年3月,「出售綠表置居先導計劃單位」於十月二十日開始接受購買申請新聞稿附圖

【文:何啟明(民協副主席)、李庭豐(民協總幹事)】

「安居樂業」是華人傳統思想,相信更是每一個人的願望,但這不等於「安居置業」。面對樓市熾熱,2015年政府推出綠表置居計劃」(下稱「綠置居」)將出租公屋轉為居屋,聲稱為公屋居民自置居所建立另一條路。首個綠置居項目新蒲崗景泰苑更為趨之若鶩,超額申請近18倍,政策看似為五千年的中國夢定下「置業主導」的明確方向,不過,我們認為,政府在推行「綠置居」過程中置下三大謊言,企圖為政策的魔鬼細節塗脂抹粉。

謊言1:綠置居沒有為公屋封頂

廣告

一直以來,公屋與居屋用地分開規劃,樓宇亦分開興建,兩者互不影響。去屆政府更重訂《長遠房屋策略》,報告清楚表明未來10年的建屋目標,分別會興建200,000個出租公屋單位與80,000個資助出售房屋單位。不過,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最近提出「綠置居當公屋」的言論,暗示將調整公營房屋出租和出售的比例,嚴重違背《長遠房屋策略》訂下的建屋目標!同時間,政府更刻意地透過富戶政策收緊公屋居住條件,公屋富戶在樓價已屬瘋癲程度下,被迫選擇購買錄置居單位作為住屋的出路。

不幸的是,房委會通過綠置居恆常化的政策,情況會更為嚴峻。數月前,政府向傳媒放風指深水埗東京街公屋項目(麗智邨)的6幢公屋會將其中2幢轉租為賣,直到2018年4月27日,房委會正式公布項目詳情,將綠置居增至4幢!我們還記得房屋署收回長沙灣高球場時,清楚表示該社區用地會改劃為興建公屋用途,但後來卻出爾反爾,悄悄地將該地段改以「公營房屋/綠置居」表示,明顯混淆視聽。事實上,當新建的出租單位改以綠置居方式售出後,一方面會失去日後自然流轉再編配的機會,另一方面,綠置居項目推出後,該年的公屋供應量亦會減少,結果就是限制了出租公屋的增長,政府這樣不就是為公屋封頂嗎?

廣告

謊言2:綠置居對公屋輪候沒有影響

政府宣稱綠置居「一換一」,指透過回收現有公屋居民的舊單位作分配,表面上看似沒有減少了出租單位供應,但是收回的單位需要翻新後才能重新分配。房屋署於深水埗區議會表示,單位翻新時間平均為48日,卻未有清楚交代最長的單位翻新時間;雖然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遠輝稱綠置居恆常化後的麗智邨項目會延長11日輪候時間,不過,景泰苑開售一年多,須收回857個單位至今仍有超過250個收回單位未能編配出去。

而且,綠置居的銷售是沒有地域上的限制,相反,公屋編配卻是按申請人選擇的地區配屋的。舉例而言,新界區的公屋家庭可以透過綠置居購買深水埗東京街項目的單位,但這就表示市區就會減少一個可編配的單位,此消彼長下,這樣的「一換一」會減慢市區公屋單位的編配,對市區內的劏房戶來說更會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難道這樣不會拖延公屋輪候時間嗎?

謊言3:綠置居的定價相當合理

居屋本來的目標是協助負擔不起私樓的市民置業,還鼓勵有能力的公屋居民向上流動,當成為業主後可以騰空原有單位給輪候冊人士。在80年代初期,居屋定價是按收回100%成本的原則釐定;直至1986年,房委會才全面修訂居屋售價的釐定標準,先計算出單位的市值,然後按市值扣減一個百分比訂為最終售價。2002年香港經濟處於低谷,當時居屋單位的折扣率曾調低至 60%。雖然,房委會強調綠置居定價為市值的60%是合理並且有吸引力,但由於定價與市場掛勾,政府在樓市熾熱的情況下推出綠置居項目,實際上仍然相當高昂。以景泰苑為例,面積最小的194平方呎單位,售價要94萬元,平均呎價為4,846元。考慮到地點、設計、座向、配套等市場因素,未來東京街的綠置居項目呎價更預料達8,000元,實在不是一般綠表申請人能夠負擔的售價。

更重要的是,綠置居作為居屋,有穩定社會、鞏固社會凝聚力、提高居民的社區歸屬感的作用,幫助社區發展;但市區出現平均呎價逾40,000元的「劏房豪宅盤」,這樣旳定價機制還有甚麼意義?綠置居本來就是公屋單位,鼓勵綠表申請人成為業主,實際上就是鼓吹以天價購入公屋單位,進一步剝削居民的生活質素。當我們在被地產霸權壓搾的同時,「社區發展」已逐漸變成「社區發展商」,若綠置居無法脫離市場售價,請問對誰合理?

政府放棄履行《長遠房屋策略》的承諾、收緊富戶政策等舉措,其實明顯為綠置居開路。我們認為,若政府為繼續挪用公屋資源,並且沿用脫離市民負擔能力的定價推行綠置居,無疑只會為「置業主導」的房屋政策增加助燃劑,硬迫市民上車。除了一個又一個謊言之外,綠置居究竟置了甚麼?就是置市民於不顧,更甚者,在市況逆轉的時候,會置市民於屍橫遍野的危險境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