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9/6/3 - 16:11

維園燭光中必須要有你

三十年前的零晨開始,開著電視和收音機,槍聲哭叫聲、雜亂奔跑的腳步聲,似遠又近,一個人獨坐在流淚,一千個沒有答案的問號充斥在黑暗中,電視畫面的火花像地獄的火舌噬著我,任我哭盡也回不到人間。

當時我在旅行社工作,接待外國遊客,原本密密麻麻的更表一下子全部取消,旅遊業跌入冰河時間,老闆說放假吧,反正大家也沒心思工作。

然後是一連串集會、抗議、悼念的日子,熱心的朋友常聚在一起,抄寫任何可找到的內地地址,把新聞影印寄出去,希望突破新聞封鎖。

廣告

三十年過去,重看當天的無線新聞報導。

香港紀念六四的象徵意義無可取替,經濟壓力和苦無寸進的民主進程,新生代對六四的看法令近年參加燭光晚會的人數下降,令人心痛。

若當權者說屠城換來三十年安穩發展,當年香港一百萬人上街、號召罷課罷市,萬眾一心同樣換來專政的畏懼,在回歸後仍不敢大肆破壞香港的自由。今天,逃犯條例的刀刃已擺在面前,關心我城的人在這些大是大非的政治事件中,必須要站出來,齊心才能有議價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