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港畔的「香港故事」】香港通訊發展五十年 書信、電話和網絡

2015/6/29 — 13:55

一次,我和友人到京都工作,順道旅遊。旅程最後那天,我們計劃一早到伏見稻荷大社,下午再參觀清水寺。但我生性嗜睡,就是起不了床。她獨自去了,留字給我,約我午後在前一夜一起待過的鴨川畔相會,再續原來行程。

廣告

她寫道,由兩時半等到三時,碰面不了就各自玩吧。人在異地,我倆沒有可通手提電話,也沒有可用的任何網絡。我們像在玩遊戲:那橫過鴨川的橋上人來人往,偶爾一架貨車駛過,就把熟悉的臉孔遮掉。而限時之內,我們要找到彼此。

當看見站在對街的她一頭黑髮飄揚,我笑了。我倆彷彿歷劫千萬,然後抓着了稍瞬即逝的緣分。

廣告

原來沒有了手提電話、沒有了網絡,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這麼不同。

在手提電話、網絡未普及之前,香港市民是怎樣通訊的呢?

當然是靠書信往來。香港郵政在《南京條約》簽定前的一八四一年成立。首所郵政局位處聖約翰座堂附近之山崗上,在同年十一月啟用。當時,華人稱其為書信館。初時使用郵戳,直至一八六二年,郵政局始發行郵票。九七回歸之前,郵票多印上英女皇或其他英皇室成員頭像。香港的郵筒和英國的,都一樣是紅色。六十年代,香港的郵政服務已經甚具規模。以一九六五年為例,至年底本地人口約三百七十萬,那年共有逾一億一千萬封信件經郵政局寄出,平均每人該年寄出超過三十封信件!

七、八十年代,香港人口持續增長,對郵政服務的需求有增無減。一九七五,郵政局處理了接近二億七千萬封信件;一九八五年,則處理了逾五億六千萬封書信。

除了書信,電話也在這數十年間普及起來。早在一八七七年,貝爾取得電話專利後一年,香港便引進電話服務。於一九二五年,香港電話公司取得本地電話網絡五十年專營權,後至一九七五年,再續二十年專營權。一九六八年,合共接近三十五萬條固網電話線在香港運作。同樣地,七、八十年代間,該數字持續增長:一九七五年,逾八十三萬條固網電話線運作;八十年代末,一九八九年,已達二百三十萬條電話線運作。十年間,運作電話線翻近三倍。

而自一九八一年,香港電話公司已決定在香港鋪設光纖。其後三十年,互聯網發展迅速。政府統計處始於九十年代末陸續提供有關互聯網的統計資料,二零零零年,客戶經寬頻數據用量約為三千兆兆比特;二零一三年,有關數據用量已達二百五十萬兆位元組,一兆位元組等於一千吉位元組。按政府「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統計資料,二零一五年,住戶寬頻普及率達 83.4%。

現在,我們已不止乖乖地坐在電腦前上網,而是手執智能手機,隨處打卡,任意在網絡存取資訊,並活躍於種種社交媒體。人與人的關係既在現實世界、也在虛擬世界展開。有時候,我們都不搞不清哪個世界更加真確。

理所當然地,書信和固網電話的增長放緩。一九九五年,郵政局處理了約十一億封信件,香港共有三百二十萬條固網電話線運作;二零一三年,信件還是在十二億封上下,運作電話線平穩地增至四百萬條。

五十年間,香港市民的通訊方式經歷了不少改變。是怎樣的改變也好,反正我們已經無法回頭。如果可以,我想約妳再玩一次,重歷我們的遊戲—改在維港畔吧,關掉手機,明天同樣時間,讓我們試着碰面。

--

≪維港乾了≫

日期:11- 26.07.2015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票價: $160 - $280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7963764788400/

網上訂票  www.urbtix.hk

節目查詢  3103 5900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