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維護醫業高尚的傳統

2016/4/5 — 12:1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除了與課堂有關的筆記,我很少認真收好醫學院派給我的文件。但有一張紫色的紙張,從我在三年前開學的第一天收到,至今仍妥妥當當貼好在書桌前。在舍堂裡一些讀醫同學的房間案頭,也釘著這一張紙。

上面第一行寫著「Declaration of Geneva」,下面一行是「Medical Vow」。頁面上字數不多,但很重要,全部都是醫護人員最基本應守的道德操守。三年來,儘管真正接觸到病人的機會不多,我總會偶然間想起那幾句誓言。

最近中國大陸爆發「黑心疫苗」事件。過去的「黑心XX」事件一浪接一浪,我雖然已經領教過部分中國商人的自私與他們「為求金錢不擇手段」的無恥,但作為半隻腳踏進醫護領域的醫學生,我不能接受自己用一種蔑視、置身事外的態度看待整件事件,尤其是無辜受罪的嬰孩。錯不在他們,他們與父母不應該承受這樣的後果。

廣告

但最令我心痛且憤怒的,是大陸醫生竟然可以為政治、為「面子」而忽略疫苗異常反應的個案。有線新聞一段報道指出,原來大陸的國家衛生部早於十年前已頒佈指引,規定連醫生也沒權診斷病人的病情是否與疫苗接種有關。短片中病人的父親口述道:「醫生一聽我們說打疫苗,說話就變風⋯⋯不想說話。」這是如何可怕的情景--是醫生怕惹禍上身有口難言,還是整個社會風氣腐敗的後果?(相關鏈結

我沒有足夠的醫學知識判定究竟影片裡的病人是否真受疫苗異常反應所害,出現腦部受損、失去言語功能等病徵,但就我個人的common sense和道德標準來看,這份規定一定有違醫生的專業操守。《日內瓦宣言》裡多條誓言都明確說明,維護病人的福祉是醫生的職責,也是醫生的義務,僅列舉數條如下:

廣告

-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I will not permit considerations of religion, nationality, race, party politics or social standing to intervene between my duty and my patient.

-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的顧念。
The health and life of my patient will be my first consideration.

其實不需要公約,不需要發誓;作為醫生,或者是管理全國公共衛生的部門官員,就是憑著一點人性,都不應該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而放棄是非道德觀吧?更何況接種者對疫苗過敏或者出現異常反應,本來就無可避免,用得着削足適履,煞有其事地禁止醫護人員履行職責?

簡單搜尋過香港衞生署藥物辦公室的網站,在香港病人若出現藥物不良反應,醫生應該呈報予政府的。香港的醫療體制沒有「大陸化」的空間,願我們每年的醫學生都能重視與不忘醫者的責任,不要把我們在開學第一天莊重讀過的宣言拋諸腦後,繼續保護醫生的專業。

I will maintain by all the means in my power, the honor and the noble traditions of the medical profession.

《日內瓦宣言》譯文取自《維基文庫》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